分类目录归档:未分类

神经质是怎样发生的

关于神经质发生的原因,多数情况是由于在伤寒、流感、产褥感染、化脓性鼻窦炎手术及其他各种躯体性疾病之后,才出现所谓神经衰弱症状。但也很难说这就是它的真实原因。或者说这只是一种诱因,是一种机遇性原因。一般认为,伤寒后有的身体较弱的可能变强。但是,有的人相反也会变弱,而出现神经衰弱现象。

这种所谓身体变弱的,实际上并不是弱,而是患了神经质。例如伤寒病患者,经过长时间病苦的磨练,在病愈后的恢复期,仍会带有神经质的气质。倘能及时注重养生,注意身体健康,就会忘记以前神经质的痛苦,身体逐步健康起来。也就是说,当你彻底进入痛苦之中,犹如俗说:“身入深山不见山”那样,就会忘记以前的痛苦。这是属于身体由弱变强的类型。与此相反,有的以前身体虽然健康,倘若伤寒后未能及时充分恢复,与原来相比,暂时还会处在身体衰弱即神经衰弱的状态。如果这时或因突击学习骑自行车,或因彻夜沉缅于阅读有趣的小说,总之,只要遇有急切而又激烈的疲劳,在这种时候出现恶心,或发生心悸加剧,或头痛眩晕等现象,这都是难免的。但这并不是病。而是自己勉为其难,勉强为之的结果。这只是一种暂时的现象。

倘若是在平常身体健康的时候,这种情况一两天就能恢复。如果是病后身体衰弱的时候,它的恢复就须要一个较长的阶段。但若仅仅如此,并未发生其他什么情况,也未曾介意的话,过后也就忘掉了。如果仍是神经质似地怀疑心脏是否出现了故障,大脑是否出现了毛病,似乎已完全驯服于恐惧心理的时候,这就是患了神经质。从此以后,无论是清晨或夜晚,都总是纠缠在当时的那种感受之中。如前所述那样,总在思考和评价自己发生的各种感觉。这就形成了所谓复杂的神经衰弱表现。

此后,即使病后身体的衰弱现象完全恢复了,完全健康起来,却仍然保留着病态的感受,除非突然发生大地震之类的灾难,在烈焰燃烧屮幸得逃命,连丝毫考虑个人疾病的余暇也没有这类偶然事故到来。否则,五年也好、十年也好,这种疾病恐怖一旦纠缠在身,无论到什么时候也摆脱不掉。这就成了所谓慢性的宿疾。我经历过的患者之中,最长的曾有历时22年的。这种症状的自然治愈,或是因为该患者神经质的执着程度较轻,或因某种心机突然变化的偶然机会由天而降。否则,是不能治愈的。总之,要靠时机到来,才能治愈。

序言

森田疗法是由森田正马(1874~1938)于1920年前后创始的一种东方精神疗法。或许也可以说是把当时日本对神经质患者实施在躯体上,精神上的各种疗法经过综合概括,取舍选择,殚思竭虑地重新创立的一种精神疗法。森田先生是一位十分讲求科学态度。注重实事求是的学者。他对临床上所谓的有效手段,一律经过躬身实践,以求保留其中确实有效的部分,舍弃无效的东西。例如森田本人原本就是一位催眠疗法的高手,但是,当他一经判明催眠疗法无什疗效之后,便不再把它纳入森田疗法之中。

本书是森田先生在临床实践中一面探索,一面排除错误,历经二十载钻研,日积月累,凝聚心血写成的治疗神经症的经验结晶。他曾经写过许多论文和专著,鄢一篇篇论文,一本本专著,都伴随着时代的步伐,不断提高着它们的深度。本书是他一生创作中的终篇,也是森田疗法的经典。森田逝世迄今已逾50年,此间,精神分析学派经过弗洛伊德门徒们的修正,比创立初期的经典疗法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与此相比,森田疗法却没有出现这般的变化。对此虽可举出许多理由,但最主要的理由,可以说是我等后辈们直接继承了森田疗法形成后的原貌和真髓,也可以说在森田疗法的根底中,就蕴含着经得起考验的永恒真理。

森田疗法是冠以森田正马姓氏命名的疗法。这种用人名称谓的精神疗法,世界各地历来都无先例。然而,这并不是森田正马本人授意的。森田生前曾专把自己创设的精神疗法叫做神经症的“特殊疗法”,意思是说它能为神经质患者带来特异的疗效。此外,森田还曾使用神经质疗法,静卧疗法、操作疗法、我的说服疗法,家庭疗法、领悟疗法、祛恐疗法、自然疗法、体验疗法等对它加以表述。森田先生去世后,未曾有谁动议,很自然地就形成了森田疗法一词,连森田阐述的神经质也被命名为森田神经质。现在即便想要改变这种命名,又有其他什么称谓可供使用呢?而现有名称对了解森田疗法的实质是非常重要的。森田认为应该把“听其自然”地接受症状、满足人类的生存欲望作为根本目的来积极进行实践,这乃是治疗的基础。就这一意义来看,  “听其自然”疗法、自然疗法等名称也许是确切无疑的。或者从治疗上考虑的话,森田疗法并不拘泥于症状与患者的心情如何,而把着眼点放在要在康乐和谐的日常生活中象个健康人那样行动。那么,把它叫做东方式的生活疗法之类名称也许是有意义的。这次,能由臧修智先生将该书译为中文,谨代表森田学派表示衷心的感谢。并恳切希望中国的读者们,在充分理解和掌握本书内容的基础上,对关于本疗法应怎样命名的问题提出宝贵的意见。

日本森田疗法学会理事长
浜松医科大学精神神经系教授  大原健士郎
1989年5月31日

神经症患者和职业

水谷:
神经质的人因其内向,不善于与人交往,所以可选择一个人关在研究室中单独工作那样的职业比较合适,不知是否如此。

高良武久:
  神经质的人上进心很强,不论哪一种职业都能干得相当好,有出息。

森田博士:
 所谓精神内向是指还没治愈时,一旦治愈就会变得外向,不管任何工作都能麻利地处。虽说是变得外向,但不失自我内省仍是神经质的特长。正因为有了这个特长,几乎不会犯罪,工作上也不会有很大的失败。另外,通过深刻的自我内省,还能够成为出色的学者、教育者、宗教家等。怎么样,这难道不是出色的素质吗?年轻时有深深烦恼的释迦牟尼、亲鸾都有很明显的神经质。另外白隐禅师好像也曾受神经衰弱折磨,所以也一定属于神经质。

  被我第一次治好的红脸恐怖症患者在开始时醉心于文学,非常讨厌父亲所希望的商业。但治好以后仍进入商科大学并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了,随后去上海海关工作,以后很有出息。另一位红脸恐怖患者在大学的法律系毕业后当了警察科长,要与许许多多的人打交道,并有了很大的发展。

  好好想一想的话,不管什么职业都免不了有复杂的人际关系。哪怕你孤独地生活在山上,也必须下山去买酱、酱油,钱用光时又必须去社会上工作。尤其随着地位、名气的上升,人际关系会变得越来越复杂。因此,如果你想寻找没有人际关系麻烦的职业,那就一辈子也翻不了身。我们不是要下功夫去避开人际关系,而是应该下功夫去研究如何顺利圆满地处理人际关系。

与上级上往时的态度

黑川(军人):
  住院前最痛苦的是,看书不能理解其内容,记忆力差。也有社交恐怖,受着各种苦恼的折磨。入院后想聆听先生的教诲,认为即使遭到先生的申斥也无所谓,尽力地去接近先生。

  当然现在在上司或了不起的人面前,依然感到不安,没有事是不愿意去找他们的。但遇到有事,尽管不安,涨红着脸,也要去找他们,把事情顺利地处理好。

森田博士:
  在了小起的人面前,为什么会不安?让我们思考一下这是什么原因。上司或了不起的人都是能给自己谋利益和带来幸福的人,遭到这些人嫌恶的话,应该带来的幸福也会失之交臂,或者可能夺走已有的自身幸福,这种担心就生发出恐惧。

  对方会带来幸福,由此产生了尊敬心理;担心被夺走幸福,引发了畏惧情绪。 哪怕不是了不起的人,对自己倾心的异性,亦会顾虑遭到对方轻视,怕得不到企盼的钟情而羞愧不安。另一方面,对下级或一般的异性,因没有与之切身的利害关系,就不需要恐惧和害羞,所以当自身满足于现在的地位和生活条件,无求于他人、不羡慕什么时,这个人就没有感到畏惧的对象了,也没有羞耻感了。功成名就的人,大体如此;而另一方面乞丐和流浪汉却认为:“反正像我们这些人,谁也不会关注。”那样,绝望或自暴自弃的人,同样不会在乎人们会有什么看法的。

  我与黑川君相同,在大人物面前感到不安,这是我们本身具有的性格,我常把这称为:“纯真的心”。

  这里的患者,正因为尊重和信赖森田才住院的。对森田可怕是理所当然的,带着敬最森田的心情,同时倾听森田的教诲,希望得到他的指导。当因畏惧想逃离的心理和接近盼望想得到幸福的心理鲜明对立时,我们的行动就变得微妙,变得更加适用现实,变得随机应变,即所谓不即不离的态度。

  想接近恋人,又感到难为情,这样的两种对立心理活动,我称之为精神的拮抗作用,或叫调节作用。这种对立心理的双方活动越强烈,精神的能量越旺盛。

  神经症者的思考方法,或是被错误的精神修养束缚的人,试图否定和压抑恐惧、害羞等心理活动,一方面又粗暴地鞭策自己想接近的欲望,拿出虚假的勇气去勉强努力,结果精神活动反而趋向萎缩和偏执。

  想为了不害怕,勉强地虚张声势,固执地强迫自己去接近,丝毫不顾忌他人的麻烦,就会变得厚颜无耻。

  与此不同的是,相对立的两种心理括动活跃时,即使想接近对方,也不挨靠得太近;对方感到厌倦时,稍稍回避又不离得太远。听到对方讲话声,或有空暇时,情感变化微妙时,马上来到对方身旁,处于“不离”状态。就是说既不粘住,也不远离。进退自如,才能保持非常合适的功能,成为“亲近而不狎睨,敬重而不疏远”的境界。

  这两个对立的心理活动产生的根源,在于想变得伟大,想进步这样专心致志的欲望,源于一颗向上进取的心灵。

  这里刚住院的患者,有的回避我的视线,有的则靠近我身边却丝毫不顾虑我的情绪,心安理得地提些无聊的问题。但随着住院时间的延长,他们自然会体会到“不即不离”态度的玄妙。

  黑川君想接近我,希望听取我的指导,这不因为我是个伟人,而因为我是个医生,只有把治病之事全托付给医生,除了遵照医嘱外别无他途。

  医生嘱咐打针、吃药,尽管疑虑是否会有危险,但他是以治病为职业的医生,只好甘心情愿拼着命,任医生摆布。

  关于神经症症状也同样,我这里疗效好的患者都把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了森田;疗效不好的患者大多忘记了森田是个医生,他们不情愿把自己交出来,别出心裁耍些小心眼。

  什么时候才能处于“不即不离”的状态,可以说当注意力专心集中于目标上,舍却人为的自我筹措或耍小心眼时才能实现。这种自我筹措,也可称为“被束缚”啦、“不应感到害羞”啦、“必须接近先生”啦等主义和宗旨在思想上扎根之日,就是被束缚之时。被束缚越多,离“不即不离”境界越远。

  我的住院疗法的最大着眼点,就是要脱离这种“被束缚”状态。

后记

后记
——关于森田学说

自从我接受森田博士的指导以来,已经过了20多年的岁月。其间,博士的业绩越来越光大,得到国内和国际学术界的重视和承认,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人欣慰的了。那些曾因患神经症而苦恼、在博士的指导下获得痊愈的人们,作为社会人的生活能力越来越提高和发展,实际证明了“神经质者是优秀的”这个观点的正确。

这本书由形外会的记录整理、编集而成。若要系统介绍森田学说和疗法则不是本书的主旨,仅为希望进一步了解博士学说的人们,简明、扼要地介绍关于“神经质”的森田博士学说的概况。

为什么会产生神经症症状,其基本条件是“疑病性基调”加上“精神交互作用”,使症状恶化呈慢性状态。所谓“疑病性基调”是疑病性的表现,即总是担心得病这样一种精神素质,表现为怕生病、忧虑自己身体的异常。这本是人类的本能,是生存欲的表现,丧失这种本能,人类难以生存,但程度越过了一般,就成为特殊的精神倾向,成为“疑病性基调”。

有这种倾向的人,精神活动是内向的,对自身的注意胜过对周围环境的注意。因为内向,所以觉察自己身体稍有异状及情绪不快时,就会感到担心,非常在乎。有这类素质的人,把谁都会发生的心身现象,误认为是大病的征兆,从而会出现委靡不振或者卧床不起,或者因劣等感而自卑、忧郁,常有自我中心主义,光考虑自身的事情而忽视他人的存在。

反过来说,若认为有精神外向素质的就较好,却也未必。外向性格的人,忘我地追求目的,过分操劳也会搞坏身体,往往忽略身旁琐事细节,容易遭受挫折而扮演失败的角色。因而人类精神状况最圆满的姿态应该是内向性和外向性调和恰到好处。哪一方倾斜过分,则会出现异状,处于危险。我们看到佛陀的像,都是半闭半开着眼,据说表现了均等地观察自身内在和外部世界。只有很好地看清了内部和外部两方面,我们才能够进入开掘自觉、拓展领悟的新境界。

下面谈一下为什么会产生“疑病性基调”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森田博士指出,存在先天性和后天性两方面因素。这类精神倾向可因幼儿时期的养育方法和境遇所形成,或者机遇性的原因即精神创伤也会助长这种倾向。所以“未必由此而断定均由先天性素质造成。另一方面,我们也观察到几个小孩在相同的环境里经同样的方法进行养育,却可以产生截然不同的气质。可见把原因均归咎于后天因素也是片面的。

另一个使神经症症状发展的条件是“精神交互作用”。那是指什么意思呢?一般说来,当我们集中注意于某种感觉时,这个感觉会越来越敏锐,越来越强烈。随着感觉的敏锐,注意就会更集中于此。感觉和注意的交互作用,相互刺激,感觉越发严重,这样的精神活动过程即是“精神交互作用”。比如,头疼、头脑糊涂等感觉,头晕、耳鸣、心悸、注意力涣散、失眠、胃部不适、疲劳感、神经性腹泻、便秘、腰酸、性功能障碍,还有如红脸恐怖、社交恐怖、书写痉挛等各种各样的症状。回顾在发病的起初,是把一般健康人都会发生的感觉,由疑病性基调出发,错误认为是病态现象或是异常状态而耿耿于怀。当时内心希望是想今后不要再感觉、再发生的预期恐怖,从此构成“精神交互作用”,其感觉越来越明显,精神固着于这种感觉,又千方百计试图摆脱这一种恶性循环。

强迫观念是在神经症症状中很复杂的类型,那是把普通人也常常产生的观念当成病态的异常现象。不仅仅担心且因为想取消它、克服它而作无谓的努力,引起复杂、混乱的烦恼,使痛苦加剧。想克服它,反而被感觉和观念所束缚。换句话说,是他们自己特意引发、恶化了这种苦恼。

因神经症而烦恼的主要原因,不能忽视“强烈的向上欲望”这个因素,往往很在意身心上出现的细微异常,而且深感痛苦,为摆脱它而拼命挣扎。对这些进行追本溯源正是出于认为是妨碍了自身向上发展而引发的,对不影响向上发展的事则不太会介意。凡发生神经症症状者都有这样共同的心态,即为了向上发展,总希望自己的身心处于最好的状态。

向上欲望强烈,是神经质者的明显特征。森田博士认为“神经质者优秀”即基于这个理由。所以即使受神经症症状折磨,给自身和家庭都带来了莫大的痛苦,但几乎没有陷入堕落或干出丧尽天良的事件,甚至自杀的人,因为具有强烈的向上欲者是不会作出伤天害理的事。

“向上欲”强烈的这一点,说明神经质者的确是优秀的,然而在罹患神经症苦恼时,如何使“向上欲”适应于社会现实?怎样获得满足?这一些具体的方法却缺少探求的愿望,就是说对社会和人类缺乏正确的认识。因此无法适应自己所处的环境及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目标,所以与单位和周围的人总觉得格格不入,倍感孤独,丧失自信,囚禁于自我世界之中,最终迷缠于“自己是个病号”这样的观念里。

神经症症状,因为是以上这些原因造成的,故药物和电疗及其他对症治疗,虽可能解除一时性的痛苦,但不能根本治愈。为了根本治愈,按照森田疗法的理论,应进行再教育,矫正生活态度和思考方法是十分必要的。形外会这类集合形式,对实现以上的转变,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关于“神经质”,可以说是森田博士发现的焦点,即是说神经症症状不是“客观存在的东西”,而是“主观思维的产物”。借用博士的语言,神经症的各种各样症状,只要没有其他并发症,其本来面目是主观意识的产物,不是旁人可觉察的客观性症状。比如神经症者自诉头晕、眼花,但让他详尽地根本性地说明症状的性质、特点、程度时,患者往往难以具体叙说,只表示是茫然的主观感觉。他们似乎异口同声地倾诉:“旁人看来一点不像病人,自己却感到难以忍受的痛苦,没有比这更吃亏的病了。这不止说明了,痛苦是主观的而不是客观的证据吗?”

这个发现,提供了对神经症者治疗和再教育的明确的出发点及方向。森田博土肯定地说道:“通俗杂志和新闻广告,过分宣传神经衰弱的可怕以及各种错误的疗法,很多优秀的博士们也在推波助澜,误导神经症患者。可是仔细分析一下这些症状,实际上不是疾病的表现。把它当作病来治当然不好,只有作为健康人来对待才容易治愈。”

简单说来,“神经症不是真正的疾病,所以要作为健康人来对待”,实在是简洁、明了的表达。当然对十实际的病人而言,是否是神经症,抑或有无并发症,必须经专门医生诊断。如果确诊为神经症,不管患者本人自诉如何,作为健康人一样对待他是不会有问题的。即使患者自身主观上感到有怎样的痛苦,也必须努力做到:学生像正常人一样去上学,公司职员像普通人一样去上班,这是沿着自己本来的向上欲望发展、创造自身幸福的必由途径,这不仅是摆脱神经症的苦难,而且是作为社会人发展的独一无二的道路。

水谷启二

社交恐怖治愈的病例

一、社交恐怖治愈的病例

山野井(公司职员):
我很久以来苦于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在人多的场合感到非常困难。现在这样站着时,感到向横膈膜处压迫似的不舒服。社交恐怖,已被折磨了十多年,特别是在面对上级或有利害关系的特殊人物时更感到恐怖。现在想来也是很自然的,对没有利害关系的人当然不会恐怖,可是以前却不明白。

从20岁左右起,变得不能在人前讲话,声音打颤,甚至怕看到他人。渐渐地对他人的表情和态度十分敏感,只要他人稍微出现 点异常脸色,就会揣测是否对自己有恶意。

为了设法从这种状态中摆脱出来而竭力挣扎,但越是挣扎,越是陷入痛苦的境地。顺便说一下,我在公司工作的同时,晚上还在业余学校学习。但在学校的成绩仍然不错,保持在第一到第三名之间,为此我更加在乎成绩得失。在朋友和师长面前虽总有一种超越他人的优越感,但在嫌恶的人面前又总是战战兢兢地缺乏自尊心,处于连3岁小孩都不如的状态。

在公司见到讨厌的人,实在痛苦不堪。希望自己坚强起来,冷水浴摩擦啦、腹式呼吸等都尝试过了,但毫无作用,反而每况愈下。

“还是死了好”这样的念头每每在脑中徘徊,甚至还设计过死亡的方法。

这是前年发生的事,由于公司的工作繁忙,长时间写字,手部疲劳的缘故,写字时手突然颤抖起来。从未患过其他毛病的我,很感到担忧,于是出现了越是为此焦虑,则越是颤抖的神经症症状。现在想来因疲劳而使手发生颤抖也是很正常的事,却因为主观愿望高,以情绪为中心,故总希望任何时候都能顺畅地写字,否则的话就认为不正常。这样一来,书写痉挛越发厉害了。我越来越为自己的前途悲观,社交恐怖也更加严重,整天处在一般人难以想像的剧烈的苦恼之中。

阅读了森田先生的著作,想住院接受森田疗法的治疗,但遭到家人和亲戚们的反对,不得已只好到一个叫伊香保的地方去休养。到了目的地,连一封报平安的信也不能写,到了只能请保姆代劳的地步,静养当然无济于事。同东京后,刚准备在大学医院接受物理疗法治疗,听医生说:“治可以治好,但要复发”,马上沮丧失望了。后来个当医生的亲戚劝我辞了公司的工作去乡下休养一段时间,但我总感到于心不甘,于是根据父亲听来的消息住进了森田先生的医院。

住院后,遵守医院的规章,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内心感到些许宽慰。但对于能否治好社交恐怖仍然没有信心,书写痉挛也没有完全治愈。我反而想,光治好书写痉挛而治不好社交恐怖的话,将更加糟糕。因书写痉挛,公司可以允许我长期休假,一旦治好书痉挛就非上班不可了。

先生知道我准备辞职去乡下的打算后,劝告我:“不上班的话绝对治不好。”我无可奈何只好下定决心坚持上班。为此要得到公司领导的理解,必须去同领导面谈。当走进公司,敲响董事室房门时,那种内心的不安、焦躁、苦闷,一般人是无法想像的。

但是进了董事室,寒暄一一句后,住院的效果马上就表明出来了。起初讲话时声音有些颤抖,渐渐地变得痛快流利起来,且能恰如其分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这样愉快的谈话,我还从未体验过。那天回家后给森田先生写了出于肺腑的感谢信。过去全然不能写的钢笔字,现在不是能写了吗?我感到十分得意。回到乡下,家人看到我的变化都觉得惊奇万分。

已能敏锐地感到周围各种事情的变化,难以压抑地这也想干,那也想干。后来去公司上班后,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一天比一天好转。工作效率比患病前还要高。已可以与同事心情愉快地交谈。尽管繁杂的工作不太熟悉,但已不受情绪支配。应该干的工
作即使讨厌也坚持着去干。住院前从退缩的思考方法出发,沉浸在消极的情绪里,现取而代之以积极的精神面貌待人处世,燃烧着想成为伟大的人,想成为富翁的向上欲望,遇事都能出色完成。
森田博士:
书写痉挛在这里治好的,山野井君已是第二例了。过去因为此症的病理不明了,没法治疗。然而根据我的研究,它的病理与神经症相同,可以轻易地治愈。像头痛、红脸恐怖这类神经症症状,患者本人说治好或治不好,旁人是无法确认的,只好凭借其本人的说法来判断。但对于书写痉挛的治疗教果,一看患者写的字就可以了解了。

普通职员山野井君在会见公司领导,前天就感到预期焦虑,到了这天则越发不安,来到董事室敲门时,已到了一筹莫展的地步。实际上这也是一般人的心理状态,而山野井君把这看成“一般人难以想像的事情”,说明他理解上不够全面。肚子饿了要吃饭,
见了上司会紧张,无论是谁都是不可避免的,这可以说是一种平等现象。树立了这种“平等观”,对人就富有同情心。有这样的句子“下雪天,人家的孩子在收酒桶。”这是一句出于平等思想的充满同情心的句子。即使是酒店的小学徒,在寒风刺骨的下雪天收酒桶也足一件很辛苦的事。尽管自己怕冷不会去干这种苦差事,但若认为小学徒习惯了,对大雪天收酒桶不会在乎。这种思想表现了这个人的“差别观”(或叫“歧视观”——译者注)。一旦被“差别观”束缚住,就人为地筑起了同他人的壁障。不善妥协和调和人际关系,就渐渐发展成严重的强迫观念。

一切事物都存在差别和平等这两方面,像每个人脸上都横生着两只眼睛,这是平等的。但眼睛的生法却是千变万化的,由此有美、丑、威严和和蔼等表情之分,这就是差别。我所主张的“事实惟真”抓住了平等和差别阿方面,坚持“事实惟真”,就不会被陕隘的思想所束缚,不会成为强迫观念。

孵化小鸡时,小鸡从蛋中、母鸡从外面同时啄壳,这种现象称为“碎啄同时”。如果母鸡在小鸡尚未成熟时就啄破了壳,或者小鸡成熟过了头还未从壳里出来,都可能窒息死亡。就是说为了小鸡健康的生长,恰当的时机使碎与啄同时进行是必需的。

山野井君过了40余天的住院生活,恰如蛋在逐渐孵化中,一直到出院,壳还没有被啄破,不得已去与领导见面,这才开始实现了“碎啄同时”心机一转的过程,迎来了崭新的世界。在这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感受着难言的痛苦,可以说“与身俱来的痛苦
吧”。过去也常常见到上司,但越来越觉得不自然和苦恼,而现在“碎啄同时”到了成熟的时机。

让其时机成熟,有件重要的事情是,我特别重视了山野井君出院的日期。治疗期开始规定为40天,但到了期限,还未治愈。为此我也感到棘手,只好先让他出院,改变下环境。“心机一转”的条件还未到来的话,他会再次要求住院,不得不继续接受治疗。我问了他出院后打算,他回答:“因为无法正常工作,打算辞去工作回乡下,过轻松的日子。”于是,我问他:“现在去公司上班或回乡下,哪方面对你前途发展有利?怎样做符合你的理想?”对此,他回答“当然去上班工作有前途,可是现在这种状态,一点工作也干不了,出十无奈才考虑回乡下的。”我加强了语气:“一个人如果违背了自己的希望,生活态度逐步退缩的话,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就无法治好。我们生存下去,因为我们还有希望。治疗强迫观念的目的,就是为了希望,为了更好地生存。舍弃了希望,活着也失去了意义,当然治病也没有必要了。”

山野井君是个过于顺从接近于盲从的人,听了我的话,老一套被我的言语所束缚,这次也马上采纳了我的意见,放弃了回乡下的打算,继续去公司上班。越是希望治愈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却越是治不好。他可能会埋怨我:“这样能治好吗?”埋怨的同时,觉悟到若在森田先生处治不好,也没有地方可去治了。如此一来,索性采取横竖横、破釜沉舟的态度了。这时“心机一转”的条件成熟了,“大疑必有大悟”。住院时间虽长,再痛苦也是值得的。一旦觉悟,巨大的能量就涌现出来。

前言

本书的题目是《自觉和领悟之路》,在这里所谓“自觉”就是深深挖掘自己的内心,以便清楚地了解最深层的本心。由于有了自觉的特征,我们就可以丢掉自己的迷惑,朝
向自己的本心,正确地作出自己的行动;并能发现他人的真心。同时,在这里所说的“领悟”,也就是指从各种束缚中脱逸出来而达到自由自在的境地。因此,既可以理解为宗教中所称的“领悟”,但又不同于自古被大宗教家所称的“领悟”。它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存在的,可使日常生活明亮、快乐,具有获得生活乐趣的特征。

在我们的人生中,充满了种种烦恼和担心,这有很多原因,如精神活动被束缚以及生活态度的错误,其中最典型的则是所谓的神经症。这类人往往在身体上没有什么异常,其他人看来也不认为他是病人,但他本人却因此而烦恼、痛苦不堪。有时我们也有这类体验,实际上往往都是精神方面的原因所致,用药物治疗并不是根本的治疗方法,而用精神上的开导、生活上的指导却往往可以指点迷津,得到生活乐趣的真谛。

这就是森田正马博士所使用的方法。它不仅可以治疗神经症,而且在指导人生方面有非常大的效果,并已得到日本国内外学者的公认。森田博士把对神经症的治疗之本称为“再教育”。通过“再教育”,可以纠正至今还很顽同的病症,而且对那些无可救药的、抱着悲观消极的人,可使之成为开朗、活泼的人,同时使这些人也能自觉地挖掘自己的本心,从而找回已失去的人性。

为了开展这些再教育,就有了“森田式家庭疗法”。就是使患者在家庭的氛围中白由地工作,并能使他们互相袒露内心进行自由交谈。在森田博上的家庭诊疗室中,每月召开一次“形外会”,患者都可以自由地交谈,接受森田博士的评判,因此出席这样的活动对大家来说都是非常快乐的。如果回忆起来,简直比大学生活还要有趣。森田教育在促使自己个性的形成则远比学校教育为好,因此也可以说这是“人生大学”,或者是“教养大学”。

当时,我是东京大学的学生,住宿在森田博士家里。座谈会上,我坐在小桌子旁,担任记录工.作,然后请博士过日,经博士重新修改后,在医学杂志《神经症》上连载。
文章发表后很受欢迎。

我在那时就深信,这些记录很有保存价值,可以长久地留存于后世,故尽可能记录得详尽一些。本书把当时的记录,作了文字上的润色和整理,汇编成集。

座谈中使用了许多宗教用语,则有下面一些理由。

森田博上是个科学家,任何场合都是从科学角度思考问题,发表见解的。但在当时,神经症体验疗法是博士首创的新领域,没有现成的合适的科学用语,而借用古代经典语言来说明问题反而便捷。另外,博士对佛教及东方哲学思想的研究,造诣很深,因此能自然妥切地运用经典语言,说明博士在这方面素养的博大精深。

当然,关于“神经症”的独特学说和疗法,是作为一个医学家长年研究、探索所确立的成果,与宗教没有直接的关系。我认为由于他年轻时代开始醉心于佛教和东方哲学,有很深厚的素养,故达到了重于分析的西方医学未能企及的境界,为创造神经症的根本治疗方法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从另一角度说,博开拓了科学和宗教互为贯通的研究新途径。博上的思想是“科学也好,宗教也好,都是为了人类更好地生存,提供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它们之间并不相互排斥。”

他对精神医学和宗教思想的深刻研究和理解,以及在自身青年时代痛苦、迷惑的体验中得出的人生哲学,并为本书所收集的座谈内容,增添了丰富多彩的情趣,其思想内涵具有渗透人心的力量。

最后,向为本书的面世付出巨大努力的白杨社社长中村洁和编辑主任小林洸,表示衷心的感谢。

水谷启二

当今,森田疗法能在中国得到广泛推广,有如下几个原因。

1.森田疗法理论与中目的老庄思想为代表的东方文化存在着许多共同点,容易产生认同感。

2.基础理论与实践方法简洁明快,易于理解。因此,医师和患者都容易接受,治疗效果也明显。

3.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个人的自南度提高了,竞争也变得更激烈。在人们容易产生心理冲突的社会大潮中,神经症患者就有增加的趋势。

与森田疗法相关的中译本书籍,除了森田正马所著的《神经症的本质与治疗》外,共有10种均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为森田疗法在中国的普及和
临床应用作出很大贡献。

本书现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甚为荣幸。

冈本常男
2001年12月

境遇的选择

由于以上原因,所谓打破思想矛盾,对待寒冷必然会感觉到它寒冷,对待痛苦和恐怖也必然感觉到它痛苦和恐怖,对待烦恼依然也应如此。切莫徒劳地做愚蠢的事。这也就是我们要顺从自然,要绝对服从客观事实。即客观真理的意思。

这个问题是患者应该采取的一种主观上的态度,是精神上的落脚点。但是,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精神和态度,都是 患者『但愿如此』的目的,或『这样可以』这种结果的一些状态。而应得到的手段或条件,则是另外的问题。也就是说,倘若患者自己直接阅读有关材料,照文字所 说设想我怎样才能够顺从自然,或者自己希望要为实现这种态度而努力等。这也不算是自然。为什么这样说呢?这是因为动脑筋设想和主观努力,已经是把自己当成 第三者。打算客观地加以对待,而自己并非是它本身。因此,没有可以构成这种精神状态的条件。对外界的事物和境遇的选择就是如此。恰如背水之阵,才会有拼死 的思想准备,置身于孤军奋战的境地,因为得不能旁人的帮助和救援,才会下定决心。不然的话,只凭思想上空想如何拼命,只在那儿议论如何坚决实行的打算,这 些都还是虚假的,决不会出现真正的勇气和坚决执行的精神。它们之间的关系,通过我在后面说的对发作性神经症的疗法一节,可以得到明确的理解。
关 于顺从自然的这种例子,有这样一位患者。据该患者主诉的症状,感到记忆力和理解力不好,脑力逐渐有些衰退,因而悲观痛苦得难以忍受。因为这位患者是高度近 视,所以我便有针对性地问道:“你这种近视显然是病态的异常,你也曾感到悲观、感觉痛苦吗”?患者回答说始终没有这样的感觉。这就是所谓顺应自然的一种例 子。因为,虽然近视给他带来了不便和麻烦。但是,他在思想深处感到这是必然的。相反,对脑病也罢,明显的异常也罢,难以判断自己的能力,却非常痛苦和烦恼 是什么原因呢?能否治好,这种愿望使之焦躁不安,引起精神冲突,然而对于这种症状的疗法,一概不能使用理论说服的方法,即使这么简单的理论,患者也不容易 理解。纵然理解了也不可能立即解除痛苦,这是因为该患者感情上已发生固着,要想否定或除去这种固着,已经不是顺从自然的问题。只有依靠适当的外界环境的手 段才能打破这种思想矛盾,对顺应自然的处境有所体会才能排除这种痛苦和烦闷。这就是我的疗法所依据的基础。
我们的情感属于主观方面,而理智则是对客观事实的评判。例如对死的恐怖,就和夏热冬寒一样,都是不可否定的情感事实。
与此相同,对未能实现愿望的不满足,如果也要他想得开,那就和要他不要害怕死亡一样是不可能的。对于这种不可能,当着能够如实地意识到它不可能时,我们才能对外界环境的客观事实做到绝对服从,才能摆脱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