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9月

神经质者的优点和缺点

神经质素质的优点虽然可以列举出若干。但在拘泥于这种素质而形成病态时,这些则都成为它的缺点表现出来。犹如金钱与知识是人世间最有用的东西,但如一旦对它使用不当,就会成为毒害人间社会无以复加的祸端。神经质者自我内省强烈这一点,犹如常言所说“知人则智、知已则明”那样,由此才能成为良知。这终究是歇斯底里或意志薄弱者难能与它相比之处。然而,例如当神经质者因拘泥于头痛、失眠、烦闷等而进行自我体察时,就会觉得世人全都爽快安乐,唯独我一人却痛苦难堪。从而完全彻底地成为一个自我中心主义者。连父母双亲、兄弟姐妹,无论是谁都不能很好地体谅和理解自己。这样以来,既怨恨他人,又牢骚社会。甚至连双亲的遗传也觉得可恶。对周围所有的人都觉得有气。这就是神经质的唯我主义表现。歇斯底里是由于情感原因,连自我反省也不屑进行的、一味任性放肆的唯我主义。但因情感因素作祟,容易时常发生变化,而且轻率干脆、不以为然。神经质者因为属于理性特征,所以总是喋喋不休、纠缠不已。例如说到“阴雨天里还在转街回收空桶,他也是为人之子,做个店铺的小伙计,该有多么可怜”时,一般的人只不过单纯考虑如果是我的孩子,绝不让他干这个,并且涌现出很大的同情心。但是,神经质者却不会这么简单行事。或许还要进一步考虑因为他是个小伙计,是下等社会的子女,所以不觉得寒冷。倘若让我干的话,由于这神经过敏的毛病,身体肯定承受不了。神经质者虽然由于独断,自我中心主义式地决定问题,但是,实际上他们却绝对做不到因为有这样过敏的特点,而迅速决定任何事端。对其过敏情况,如果试验一下就会立即明白。确切地自我内省与对待别人的同情是互相联系的,缺乏任何一方,另方面也难能做好。这些精神作用能够正当使用固然很好,只要使用不当,也会变得有害。当神经质者那种唯独我个人最痛苦的心境一旦有所转变,意识到自己本身素质的优越性时,就有可能立即改变成唯我独尊的想法。这种心理,不同于那种怨恨别人、埋怨自己的卑鄙意识,而是一种期待发挥个人全力,并愿怜悯他人、周济群众的内在力量。

意志薄弱性素质

意志薄弱性素质是一种情感迟钝、对事漫不经心的人。总是不慌不忙、心不在焉、懒散松懈,无所事事。它缺乏象神经质那样自我内省的意愿,又没有象歇斯底里那种情感的敏感。神经质如果属于戍年的话,那么,歇斯底是属于申年,意志薄弱者则是豚年。情感执着性素质对待事物过分热中、容易着迷,常常一股劲儿地死钻牛角尖。这种人相当于蛇年出生的人。意志薄弱者由于素质本身的原因,容易出现流浪者、挥霍浪费的花花公子、悖德狂、嗜酒者、酒精中毒者、惯犯、放荡者等各种各样的不良少年。神经质者即使想这样模仿也绝不可能。他们即使悲观到了极点,也绝不自暴自弃,绝不自杀,也不会吊儿郎当、懒散松懈。神经质患者洽愈后,才能对自己的一贯性急烦躁等不再伤感。开始意识到自己主要的优点,而感激自己命运不错。但是,当神经质者还在局促于个人气质的时候,如果读到我这样的解说,便果真会引起对自己身世的悲伤,感到自己的确是个意志薄弱者,也还掺杂着一些歇斯底里的特征。倘再进一步想到自己还象是个低能者时,或许连读这种书也感到畏惧,便独自掩书叹息起来。果真如此,这就是神经质的一种特征,即可诊断为神经质。意志薄弱者或歇斯底里患者即便读了这类书,也觉得它与己无关。神经质者犹如财阀们天天为金钱操劳那样,天天纠缠在满脑子问题,多得难以处理的理性思维之中,所以,既不可能象歇斯底里那样感情冲动,也不可能象意志薄弱者那样把人生看成过眼的云烟,而仍是天天关心着日常生活中的琐屑细节,这应该说是神经质者的优点。这种素质在各个社会领域都能得到发挥,绝不是一种可以鄙视、抹煞的素质。即使害怕听到我的解说,对弄清自己的本性感到痛苦,为了发挥该素质这种理性上的优越性,使之不断磨练提高正确的判断能力,无论怎样畏惧,如何痛苦,都要努力坚持,绝不可因姑息眼前,只顾寻求简易弥补、应付一时的途径。神经质者的素质,也确实具有这样的潜在力量。这从按照我的疗法得到痊愈的事例足可证明。释加牟尼当年曾因畏惧死亡与疾病,对人生的痛苦悲观之极,决心出家信佛,以求摆脱“生老病死”这四大苦难,遂于29岁时舍弃王位,苦修苦行6年后获得彻悟。他乃是神经质素质者的典范。(释加牟尼,Sakya—Muni,约公元前565〜公元前486年,是佛教的创始人。释加族人,姓乔达摩、名悉达多。释加牟尼是佛教徒对他的尊称。意译是“释加族的圣人”。他是古印度北部迦毗罗卫国(今尼泊尔境内)净饭王的儿子。相传他在29岁时,因痛感人世间生、老、病、死各种苦恼,又不满当时婆罗门的神权统治及其梵天创世的说教,便舍弃王族生活,出家修道。开始遍访名师,亦无所获。经过6年苦行,始得在佛陀伽耶菩提树下“成道”。悟到世间无常和缘起诸理,即在鹿野苑开始传教。其后45年间,在印度各地游行教化,获信众甚多。80岁时在拘尸那城附近的娑罗双树下入灭。其弟子将其终生说教整理成“经、律、论三藏”。后来,佛教逐步扩大成为世界性宗教。——译者注)

情感过敏性素质

对以上分类的一、二两项,倘再略加补充说明,那么,歇斯底里性素质则也可叫做情感过敏性素质。所谓情感过敏,就象小孩子那样理性的抑制能力很弱,非常容易使性子、发脾气,而且喜怒、哭闹变化无常。为此也可叫做情感转变性素质。再者,歇斯底里性素质与神经质相反,丝毫不能进行自我内省,一味正直地看着前方,光看到别人的缺点,却看不到个人的毛病。歇斯底里症状是因某种机会牵动了情感引起的。神经质则是由自我内省产生的恐怖引起的。其结果,两者完全象他们外观截然不同的症状那样表现出来。因此,它们的治疗,一个必须针对其情感,另一个则必须针对其恐怖加以处理。

神经质性素质

因为神经质者最喜好、善长于内省,所以无论什么事情 都特别喜欢和自己对号。并且只将其中一切不好的方面和自 己挂钩。与此相反,歇斯底里或意志薄弱者,因缺乏内省,所 以从不深入观察自己。而且总认为似乎所有好事都属于自己。 九星术(判断运气好坏用的共九个星。即一白、二黑、三碧、 四绿、五黄、六白、七赤、八白、九紫。它与易经的八卦、五 行、方位、干支等配合,可以判断各种事物的吉凶与运气。中 国自唐代末期开始、日本自室町时代开始流行此种法术—— 译者注)或陶宫术(日本天保5年横山丸三创始的关于时来 运转的教义。即将他人与自己出生年月日的干支或人相、骨 相等相对应,彼此存在着各自的宿命。通过矫正生来的气质, 则可打破其宿命,朝时来运转发展——译者注)有时之所以 能够命中,是因为人类有所谓七情或十二情,所以,它必然 要命中其中的某个方面。例如有所谓戍年虽义强却气短、或 子年易恐于物却专注于事、猫年虽好寝却求财心切等说法。它 们对于歇斯底里的人或许不能命中,但对于神经质的人却必 能命中。这是因为这种类型的任何人没有不带有或多或少的 宿命心情的缘故。但如子年子多、丑年色黑的说法,却只能 命中一半。不过,即便是丑年,如果又是白牛之年,因为属 于白色,故仍都能命中。这样的迷信思想,是些象小孩子过 家家时模仿大人做饭或售物等游戏相似。凡因讲求吉凶而产 生悲喜后果的,都叫迷信。而神经质者由于自我观察判断失 误产生悲观、苦恼的,则叫做迷妄或烦恼。

病态气质的分类

为了理解这一问题,将它和与此不同的其他气质加以比较,就更加容易明瞭。人的气质虽然可以划分为许多种类,但从医学角度来看,对病态人格可划分如下:

1.神经质性素质
2.歇斯底里性素质
3.癫痫性气质
4.意志薄弱性或情感迟钝性素质
5.情感兴奋性素质
6.情感抑郁性素质
7.情感执着性素质
8.精神分裂性素质等。

以上各项,因其各自的气质特征都十分明显,故均按其病态倾向表现的状况加以命名。而一般常人平素则是将它们混合起来,具有以上各种气质的特点,或彼此有所变化消长。也可以说,以上各项分别是人类感情某个侧面的一种倾向、即有所偏颇的表现。而正常的人则是由以上各项情感调谐并保持均衡的一种状态。正因如此,当常人自我内省、自我观察,并钻牛角尖似地一味承认自己是神经质时,他就可能成为神经质。如果认为是歇斯底里性素质或意志薄弱性素质时,也会成为歇斯底里或意志薄弱者。

神经质是先天性气质

下面,拟对神经质的本质略加说明。神经质乃是人的一种素质,是一种与生倶来的先天性气质。在这种气质的基础上,一旦遇到某种机会,就会出现各种症状。这种气质的特点是:自我内省能力特别强,经常注意内省自己。即使日常走路,也不仅仅向前看,而是经常注意自己脚下的情况。如果身体稍有不适,也立即将注意集中指向该处。这就叫病觉过于锐敏,或疾病感受特强。例如头沉之类情况,对一般人来说,由于不断忙于身边诸事,便会忽略不计,即使稍有头痛,也不会加以注意。即便神经质者,当他将精力专门有所指向、无暇内省自己时,连头痛也会忘掉。所谓“忙得连长病的空也没有”就是这个意思。但因他们对个人情况的感受最易引起注意,所以,对于微小的痛苦或异常表现也都能引起注意。由此可见,神经质就是用心过度、忧郁成疾。根据这一理由,我对神经质发病的根本原因创立了疑病性基调的学说,并以此对该病进行了解说。

大多数40天即可治愈

发作性症状,相当于一次突然的惊恐。吃惊是一种感动,象傍晚的雷阵雨那样,转眼之间雨过天晴。这就是发作时的特征。因此它不用麻烦别人施加外力,自己也不必费什么脑筋,如能将它还原成简单的惊吓,则极短的时间就可以过去。再如一般性神经衰弱的症状,相当于恐怖和担心。所以,也必须停止一切费尽心机的活动。只要能减少精神冲突、成为单纯的恐怖,这种感情的消减也不用多长时间,经过一定的时日就能自然地渡过。突发事件所引起的人们的议论,大不了十天半月,再长也不过延续上三、五十天。地震、水灾等特大惊恐造成的精神创伤,用不了三几个月就会平复。被小偷掏走钱包引发的恼火,经过一两周也会烟消云散。丧失爱子的悲恸,经历一两年后也能逐步变得平静。所有的恐怖与忧虑,倘能用“归顺自然”的态度相待,都可以很快地渡过。

学生、职员等病情并不十分严重的人们,可听其自然地去适应自己的现有环境,切莫休学或懈怠了岗位工作。只要能服从自然规律,自动地协调生活韵律,适应环境,连神经质也可以治愈。

如上所述,神经质的症状,一方面如能转成单一的恐其痛苦可自行消失;另一方面,如果对症状本身听之任之,任其自然发展,虽然受了些苦,只要顺从现有境遇,在生的欲望的驱动和生活锁事的冲刷下,早晚都要象俗话所说那样“这会儿忙得连长病的空也没有了。”当然,这里所写的治疗方法,由于写得过于抽象、简单,为患者设身处地着想的话,理解起来恐怕有些困难。但若按我提出的神经质的特殊疗法让患者入院治疗,对上述症状或强迫观念等,大都均可在40天内治愈。

归顺自然

关于治疗的着眼点,虽然语言上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方法,但若归纳成一句话,那就是:“归顺自然。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只有而且必须归顺自然才行。”将它用宗教语言表示,就叫“归依”或“皈依”。即全意信奉,归顺依附的意思。也有绝对服从的意思。然而,若想简单表述虽有困难,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就象对待困难那样,实际介入后却又非常容易。患者倘想逃避这些痛苦和恐怖,或想战胜它、否定它,这都无济于事。这些做法都使神经质越来越被痛苦束缚使精神冲突、思想矛盾越发严重,症状也更加复杂。无论追求诸种杂多的疗法,或求助于宗教信仰,都只不过是同样地造成了持续执着的结果。这些,都是因为未能实现“归顺自然”的缘故。

例如某患者因苦于严重病痛,不敢动转,横卧病床、不断呻吟。这时,倘若只想设法消解其愁苦,或为了所谓的治疗而寻求各种医方,这都是枉然的。除非本人内心世界能“归顺自然、听之任之”,坚持忍受痛苦,听任痛苦自行痛苦之外,别无他法。唯有如此静待苦恼自行退去的时机才行。这时的患者,如能抱定设身生死边缘也在所不惜的态度,即可由此进入所谓穷极生智的境界,从而得以从痛苦中摆脱出来。《白隐法语集》中也记录着“无论身体疾病或精神烦闷,皆当远达苦恼之极时,始易得大悟”的论述。这是因为本人彻底进入了纯真的恐怖痛苦之中,已经达到极限或绝境的缘故。人的感知规律就是这样,只有在脱离一切的相互比较和相对性时,才能达到超越痛苦。再如经常出现心悸加剧发作的患者,在受到死亡恐怖的袭击而严重不安时,也只有平心静气、听其自然地忍耐才行。一般常是请医生注射或冰袋冷敷等,一阵忙乱、找来许多麻烦。有的在电车中突然发作时,或被人帮忙抬到医院,或打针抢救等,这都是错误的。需要的仍然只是必须归顺自然。

有一个病例,患者是一位十年来受此发作症苦恼的农民。后来竟连续20佘天不断发作,他只好每夜一两点钟左右去叫醒医生接受注射。因不见好转,这位医生终于将他领来我处就医。我当即对患者宣布;发作时绝对不准去看医生,不允许采取任何急救措施,任其发作即可。仅仅经过我这次诊治,就得到了痊愈。

神经质怎样才能治愈

只有确诊为神经质之后,才能确定治疗方针。那么,怎样办好呢!因为神经质是由于执着于某种感觉而把本来不是病的这种错觉误认为病的一种迷妄症。所以,只有解除这种迷妄性的执着才行。犹如佛家所说:“知惑顿断如碎石,思惑难断如藕丝。”所谓知惑,即在知识方面属于认识上失误的问题,虽能很容易地加以解决;但因思惑乃是感情上的迷惑与执着,恰如藕断后白丝仍然相连,很难一下子截然分开。因此,它决不是可以从理智上加以治愈的。只有在感情上能够自然地逐步恢复其正常状态,才算治愈。

例如对待痛苦和恐怖,如果只是告诉患者要忘却自身的痛苦,停止杞人忧天,或不要担心,要鼓足勇气等。这样做,其实只不过是些奢谈理论的空话,只是些照老套路在表面形式上所作的对待外人的应酬话。对患者却毫无同情心的体恤。如果真正站在患者的立场上着想,就应该看到他已经做不到这些,而且,连听也听不进去了。他们为了使自己不忧心忡忡,实际上却妄自在那里不断地忧心忡忡、痛苦不已。内心里既已惊慌失措,精神冲突必然愈演愈烈、烦躁与苦闷也只有增无减。

最擅长的就是悲观

更有趣的是,神经质者对于自己现实中的可喜之处,丝毫引不起兴趣,却非常习惯于在忧郁颓废上下功夫、动脑筋。例如工作上相当出色,在校成绩优秀、学习超众等等。对这类事情却不肯放在心里,似乎这些都无所谓。对这方面不再抱有兴趣、不肯去想、不打算去花费精力。只是一股劲儿单纯地体味人生的痛苦。至于体重是否增加等问题更是抱无所谓的态度。只是想怎样地不健康,不排除精神上的苦闷不行。他们对于真正的痛苦才是痛苦,真正的事实才是事实,这样的认识法则问题,已经失去了正确进行分析判断的能力。只是单单在自寻苦恼、自己吓唬自己的自我精神封锁圈之内。

时常看到有通过腹式呼吸或宗教信仰把自身患有的10种或12种病全部彻底治愈的报告。其中有头痛及胃扩张、便泌、腹泻等肠胃病,鼻子被堵塞的慢性肥厚性鼻炎,眼痛的慢性结膜炎,心悸加剧的心脏病。还有其他这样那样、许许多多的病。这些病症的所谓全部治愈,是因为它们都神经质。这样的人,百病均从精神引起,因此,他们认为一切疾病都可通过信仰来治愈。这是一种严重的迷信。而对这种情况,医生必须具备能够诊断是某种器质性疾病、还是单纯的神经质,有这样的知识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管三七二十一,眉毛胡子一把抓,那是绝对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