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归档:森小田

十五、赤面恐怖症治愈的一例

所谓赤面恐怖症是强迫观念的一种。因一到人前便感到羞耻,从而双颊绯红,为此,竟恐怖苦闷之极。距今十余年前,我对患者采取过催眠术和说服疗法,但治疗效果很不理想。约六、七年前开始,用我现在的特殊精神疗法,逐渐取得了适当的治疗效果。在此列举的症例,就是其中之一。下面首先简单介绍一下他的病历。

20岁,学生。自16岁开始发病。当时,由于某种原因,在校学生中出现赤面的很多,一时间流行起来,学生中间多数都[……]

继续阅读

20年的心脏病一朝治愈

某饭馆里现已40岁的主妇,在19岁时因姐姐患心脏骤停暴亡,导致她本人也成为一名经常被心悸加剧发作苦恼的患者。从那以来的21年之间,患者本人根本不能外出,即使在家,如果她的丈夫或领班不在家看护,也会引起发作。可想而知,该患者在如此长久的过程中肯定会请教过许多知名的医生。但是,为什么从始到终用尽各种药物以及电疗、水疗、气功等办法却仍未能治愈昵?为什么这些了不起的学者们历经20载仍然未能搞清该患者的病理[……]

继续阅读

要从生物医学中觉醒

某学者,由于我的治疗方法效果较好,便解释为我个人的人格对患者的影响作用很大。但是,这只是对我的治疗方法缺乏了解的人的一种想象式的说法。如果这是一种从理抡无法加以说明的特殊技术,虽说原来如果不靠人格就不能治愈,但因真理具有共同性法则,所以知识的应用如果不分国界的话,也就不应该因人而异。而所谓人格就是各种各样的各位个人的素质与性格。自不待言无论学者、医生或商人、职员之中的任何人,都不会成为只顾追逐私利[……]

继续阅读

我的治疗方法

概括地说,对于神经质或强迫观念的治疗方法,一方面要看患者对待恐怖或痛苦的态度,另一方面还要促使他对自己原有的欲望进行自然地发动,使之领会痛苦与欲望之间相互调和的心境,领会自已现在的境遇和对降临的命运绝对服从的心境,这样以来,过去的苦恼恰如梦醒似地遂步消失,如今再想追求它也得不到了。倘若是个曾经追求宗教信仰的人,这时候才获得了真正的信仰。

对我的这种疗法理解较好的人,只靠阅读我的论文或著作也能[……]

继续阅读

穷极生智

以上虽然列举的是处于生死边缘的战场,非常紧张、十分危险的例子。实际上,受到重病苦恼的时候,心理状态也完全与此相同,在这种时候,表现为死的恐怖与努力求生存之间的协调。自古以来,禅家所说大彻大悟的情况,或因重病、或因烦闷,在纠缠不已、苦恼至极时,犹如所谓“穷极生智”那样,忽然得以彻捂的例子是很多的。白隐禅师以及他的老师白幽先生两人都是十分严重的神经衰弱患者,他们都是从苦恼的深渊中解脱出来之后,才得以达[……]

继续阅读

真勇与假勇

以上所述的情况,是我们处在心理常态情况下欲望与恐怖的协调,在这种协调的过程中,显现出了一种所谓大勇或真勇,倘若这陷入思想矛盾之中,由于恐惧不已,就会忘掉自己要从死亡中杀开一条生路,单纯考虑逃跑的场所或藏匿的地方。唯有敌弹的哨音和自己浑身颤抖的形象萦绕身旁,连前后也不复知觉。自己迷迷糊糊之间,反倒陷身于敌弹的包围之中。另一种情况是在妄自企求自己不要害怕或莫因卑怯受人耻笑而焦躁不安的时候,其所作所为却[……]

继续阅读

恐怖与欲望的协调

人一生中工作成就的大小,对社会有所贡献或醉生梦死之间的界限,实际上就是由欲望与恐怖之间的对应关系如何协调来决定的。

所谓人的恐怖与欲望之协调是怎么回事?若以战争为例来讲,当着我们一旦面临着国家生死存亡这一问题的时候,在社会义务和国家观念的鼓励下,尽管心里不愿意,仍然会参军出征。这时,就要对自己的良心给予满足的欲望和死亡的恐怖迸行协调的结果。如果想方设法逃避征兵,那就是单纯陷入恐怖的结果;如果[……]

继续阅读

神经质症状是由欲望过高引起

以上这些情况,仅仅是些消极性的安心,一点儿也没有什么积极的作用,对于人生的奋斗一点儿贡献也没有。因此,为了治疗强迫观念仅仅靠这些是不行的。象装饰摆设在盒子里的布娃娃那样,是不中用的。神经质者和意志薄弱性素质之间的差异,基本上就是欲望过大,强迫观念或其他神经质的各种症状,都是由于这种欲望引起的。但是引起这种症状的,完全由于受到恐怖束缚而陷入其中,看起来象是彻底舍弃了对人生的欲望。例如诉说头沉,精神呆[……]

继续阅读

似是而非彻底大悟

以上主要讲述了关于恐怖本身的问题,以及对待恐怖的态度和怎样才能除掉恐怖等问题。但是如果仅仅这样讨论一番算完,那就会形成一种片面性的印象,对我们的人生缺乏全面地了解,对幼儿、白痴或精神病患者来说,只仅仅具有本能性的恐怖感,却丝毫不存在通过理智予想未来,开辟自我命运的恐怖。曾有将赤子之心比喻作大彻大悟的境地,然而,这只不过是和“不思前,不谋后”,听其自然的心态十分相似。它和通过修养获得的精神面貌则有天[……]

继续阅读

必须向症状屈从

这样做是我治疗神经质乃至强迫观念的一种手段,方法是使患者积极地将注意集中指向和固定在成为患者痛苦的事端上。因为它将成为我们知觉的目的性,自然与客观境遇协调一致的契机。例如耳鸣患者中有通过从早到晚不断将精神集中指向自己的耳鸣,几周之内就治愈了他苦恼多年的耳鸣症的例子。再如鼻尖恐怖患者无论看书或工作,都要他经常将注意集中指向自己的鼻子,丝毫不得松懈或转移。这位患者,如前面所讲的症例一样,仅仅用了一周多[……]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