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未分类

药防虚、灸生热,相对而言、适可而止

药防虚、灸生热,相对而言、适可而止

近来,随着内分泌研究的长足进步,脏器疗法也流行起来。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自古以来就有吞食动物或人的内脏、或服用其黑灰的作法。对于性功能衰退的各类症状或神经衰弱等,有不少学者报告实施某种脏器制剂注射是有效的。我也曾在许多场合做过这种试验,但是最后的结果却往往不太令人满意。据说对于耐力特强的神经质患者,某位医生曾给用过上百支这种制剂。

俗谚有道:“药防虚[……]

继续阅读

治疗效果

治疗效果

这种住院疗法的病例,自一九一九年以来,九年间内已达260余例。关于本疗法的效果,在拙著《神经衰弱与强迫观念的根治法》一书中,载有京都三圣医院、宇佐玄雄博士的治疗效果和我的治疗效果的概要。在该书中,还有赤面恐怖患者的治疗病例。另外还具体记载一个病例:一位28岁的男子,因神经质的影响,几乎九年时间未能学习,试用了所有各种疗法,因都无效而绝望了。后来这位患者通过本疗法痊愈了。这是一个很有[……]

继续阅读

第四期 复杂的生活实践期

第四期 复杂的生活实践期
第三期是趣味中心主义时期,在兴趣的驱使下进行劳动,并在这一过程中进行持久劳动的耐力训练。但是,从第四期开始,要消除这种兴趣主义及其固着状态,脱离一切框框,开始进行适应外界生活变化的训练,为回到各自的实际生活中去做好准备。

从这一时期开始,允许看书。另外,有事情也可允许外出。

[……]

继续阅读

神经质者的怨言

神经质者的怨言

神经质者经常怨天尤人地说:人们谁也不肯关心自己,没有能理解自己的人等。实际上,希望人们对自己理解的,全都是些对自己有利、对自己合适的方面。要求对自己的一切全部给予彻底地理解:这是个非常难办的问题。因为这些都是由贪嗔痴产生的怨言。再如强迫观念患者常常认认真真地倾诉说:“唯有这种痛苦难以忍受。如杲是其他方面的问题,无论多么严重也绝无怨言。”他哪里知道连这种痛苦都不能忍受,其它方面[……]

继续阅读

关于生活态度的其他侧面

选自《森田疗法实践——顺应自然的人生学》

1、要经常保持充实的生活
神经质症状是患者不注意外界的客观事物,只将注意固着于自身的心身现象,即过度的内向化。患者也想把注意转移到外界,但光靠观念无济于事。外向化的最佳方法是从事某种工作。虽然有症状,但也要带着症状逐渐地去做自己认为很难做的事情,有时甚至是逼迫自己去做。工作也应尽可能选择耗体力的活动。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并非患者消除痛苦和不安之后才进行工作[……]

继续阅读

尽人皆知的实例

在思想矛盾中,尽人皆知的最普通的例子就是人必然要死。无论你怎样害怕也不起作用,反正最后是必死无疑。恐怕越是担心忧虑,反倒缩短生命,促成早死。虽然担心害怕无济于事是人人皆知的一种常识,但实际上还是人人怕死。直到面临死亡的时候,仍然是难能不怕。犹如溺水的人,那怕遇到一根稻草也想抓住它。再如世界上并没有什么鬼怪幽灵,虽然不必怕它,也是人人皆知的一种常识,然而夜经荒凉场地时,便不知不觉地禁不住要发生战慄,[……]

继续阅读

森田疗法格言语录

——摘自网络

顺应自然
1、自然。人们的思想认识中常常存在许多似是而非的奇怪的观点。大自然确实永远是纯真的美丽的。动物界的现象也是自然,人类社会的现象也是自然,物价昂贵也是一种自然。为什么只把干枯的贝壳、远远眺望到的山与大海等和我们关系疏远的东西看作自然呢。不但不断冲刷岩壁,反复流动着的波涛属于大自然,不论宏观的或微观的,在观察我们周围的自然现象时,看到的那不断努力、不断奋斗的人们[……]

继续阅读

四、要知道忧郁也是自然的表现

森田博士:
某本杂志曾用明信片向我提了问题:“应该怎样在动辄忧郁、有时绝望的、一点也没意思的人生中生活下去呢……?总之,请告诉我怎样来提高今天一天的心情”。(来自某青年的信)

现在来谈谈我对此的回答。动辄忧郁,也就是偶尔、临时所发生的忧郁,好像不是一直有忧郁的情绪。如果所见所闻全部都来自忧郁之源,不断地为忧郁所折磨,便是忧郁症,就是真正的精神病。至于优郁性素质的人,至于患有生殖器疾病、胃肠[……]

继续阅读

三、头脑里诵念词句的强迫症

加藤:
我已被强迫观念苦恼了15年,强迫观念的内容逐渐地有变化。最近为“人类和猿猴的区别在哪里”这个问题而绞尽脑汁,问题得不到解决,苦恼万分。现在不要说看到猿猴,连听到猿猴这个单词都感到恐惧。

这个苦恼,通过阅读向上的书治好了。这次不得巳住院是由于又一个强迫观念难以摆脱。现在的症状是,当内心中什么问题发生疑问时,为了解决它,头脑中会浮现出一些有关的字句,这些字句有时很长,那就要花上10分钟[……]

继续阅读

二、对灰尘耿耿于怀的强迫观念

友田:
我对灰尘介意得不得了,13年来被这种奇怪的强迫观念所苦恼。事情的起因在二十二三岁,刚戴上近视眼镜总觉得不舒服,从早到晚一直摆弄,后来发展到对眼镜以外的事情也特别在意起来。去理发店修面也非常害怕,走在路上担心灰尘会否吸进肺里;看见细小的尖东西,又毫无理由地担心会否钻到自己身体里面去,为此而惶惶不安。我告诫自己,这样下去太荒唐了吧,试图摆脱这种思想的纠缠。但越是努力不要去在意,而担心、恐怖之[……]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