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8 年 1 月 28 日

自己很难知罪

自己很难知罪

然而,上述这些患者,即使想认罪、想忏悔,他自己也很难了解自己的罪过。其基本原因例如自己分明是头痛,却要怪罪生养方法不良的双亲,赤面恐怖者还要瞒怨人们对他缺乏同情心等等,自己拼命地要把罪过转嫁绐周围的人们,本人却一点儿也没有感到有仆么内疚之处。如果这样的患者通过自我精神修养,能够对自己以往的严重个人主义缺点,例如尽管別人忍受了十多年的痛苦,却也毫不关心。而自己即使稍有一点儿痛苦,只要得不到家庭成员、朋友以及周围其他人们的同情,就很不甘心等等。通过自我忏侮,当然也有可能治愈,但是,能够达到如此自觉程度的修养,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必须采取其他方法进行治疗。

释加牟尼虽曾说过“因病给药”的原则,但是宗教的忏悔并不是在了解神经质患者心理的基础上进行的,佛教为了断绝人们的烦恼,一般在诵经之初,有时要先念忏悔文。“……所犯知或不知的如斯无量之罪……皆因贪嗔痴诸恶,无始无终,常住不变。”我们一般人和强迫观念患者,实际上都很少了解自己的罪行,因此,未曾觉察的罪行甚多。如前面列举的罪恶恐怖的例子那样,尽管自己知罪,反倒对此不能正确认识,只想敷衍了事的却很多。因此,佛教规定不管怎样要从头开始忏悔,要诵念忏悔文。

所谓贪嗔痴,归根到底就是以我为核心的个人主义。神经质患者想回避痛苦、贪求安乐是为贪;瞒怨双亲养育不佳,世人不予同情,社会上苛刻相待,不断慎、愤、恨者,乃为嗔;因执迷于自我,而不能正确判断人与己的关系,因无限度地贪婪与愤恨,致使自己本人和自我精神世界阴郁暗淡,不断散犮怨言,成为无智与愚昧的,则可谓痴。这就是说,不管怎样,要首先放弃自己的歪理,承认自身的贪嗔痴等寧实,经常对此加深内省,诵唸忏悔文,决心悔改此等罪行。而且要这样大张旗鼓地进行下去。

神经质者的怨言

神经质者的怨言

神经质者经常怨天尤人地说:人们谁也不肯关心自己,没有能理解自己的人等。实际上,希望人们对自己理解的,全都是些对自己有利、对自己合适的方面。要求对自己的一切全部给予彻底地理解:这是个非常难办的问题。因为这些都是由贪嗔痴产生的怨言。再如强迫观念患者常常认认真真地倾诉说:“唯有这种痛苦难以忍受。如杲是其他方面的问题,无论多么严重也绝无怨言。”他哪里知道连这种痛苦都不能忍受,其它方面的痛苦也绝不可能忍受。另外还说什么“这种病,无论咋样也不愿去死”。那么,如果反过来问他“得什么病才愿意去死”的话,他又将怎样回答呢。神经质患者倘若凑在一起,即使有十个人,这十个人也都要彼此相互耻笑。例如说别人“你身体这么强健,精神又满好,是啥事儿让你这么痛苦的呀!”而这样说的人,却正是经常诉说自己的痛苦不为人知的那种人,赤面恐怖患者则耻笑头晕头痛的人;不洁恐怖者又耻笑赤面恐怖的人,其他患者对于鼻尖恐怖和木松鱼恐怖的耻笑等等,因很难想象其症状,便只能认为是十分奇怪的傻子。所有的患者都以为只有自己最痛苦,别人全是傻子。如鼻尖恐怖患者则认为自己如果患有头痛之类的病就无所谓了。明明是个被迫使之踩在十字架柜上的人,却说他自己什么也未考虑,(日本江户时代,为了严禁基督教。长崎等她在正月4日至8日期间用刻有圣母玛丽亚或耶稣像的木板或钢板。看人们踩或不踩,用以检验证明此人是否为基督徒。由此引申此法为强行调査某人思想立场的手段。一译者注)对头痛病人或吉凶恐怖患者更是没有丝毫的同情感。这都是由于从贪嗔痴的个人主义出发,才如此这般的。例如,当你想对强迫观念患者说明强迫观念的心理,列举其他强迫观念的例子时,这位患者却只是回答:“这种问题我丝毫没有,倘若这位患者一旦从自我迷悟中摆脱出来时,就会明白对其他所有患若都有值得同情的地方。在这种时候,他才能对自己的贪嗔痴有所忏悔。

通过忏悔治疗疾病

通过忏悔治疗疾病

所谓利用宗教的忏悔来治疗疾病,确切地说,它只限于由精神因素引起的疾病。肿瘤或传染病或外伤等也打算通过忏悔来治疗则是迷信。然而很多疾病,尽管不拘多少、却常常由于种种原因,总是与精神因素等条件掺杂在一起。对这一点则是生物医学的医生们不太了解的地方,也是宗教界忏悔疗法偶然能够治愈疾病的原因所在。

不用说强迫观念,以其他各种疾病形式表现的神经质,几乎纯粹都是由精神因素等条件引起的。因此,通过这样的忏悔,以舍身忘我的态度,把所犯罪行当怍罪过来接受其惩罚,甘心承受其痛苦,通过这样的决心和思想忏悔,就可以治愈疾病,也就是说,神经衰弱等病症,据说有的患者曾通过天理教治愈,井给予庄重的感谢。虽然这也是可能的,但因不懂得治病的原理,常常容昜有意无意地陷入迷信之中。这种情况,是很难令人满意的。与此相反,强迫观念患者则和简单的神经衰弱患者不同,因为它具有错综复杂的思想矛盾,所以这样的患者很难轻易地信仰宗教。但是,强迫观念患者倘能真正忏悔的话,也可以从他那痛苦中解脱出来。

什么叫忏悔

什么叫忏悔

下面拟对什么叫忏悔的何題,简单说明一下。天理教和基督教的信仰疗法以及其他宗教性组织都有通过忏悔治病的做法,连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也是用忏侮的办法治疗歇斯底里。祥细解释以上作法的心理依据是比校困难的。但若概括地讲,所谓忏悔,就是必须下决心甘心承受罪有应得的报应。或者说,是将自己的罪行通过自首坦白、公布于众,准备甘受惩罚。但这并不是为了免罪或逃避负偾,或求得帮助。而是一神豁出名誉、痛苦和生命,舍身忘我的态度。所谓悔改,就是甘心接受罪过的报应,自觉惩戒未来的意思。迷信邪道宗教的人,却以无数次地忏悔,却又无数次不以为然地反复重犯同样的罪行。这不过是想把忏悔,当作免除自己罪行的一种工具和手段罢了。

所谓坦白罪行,犹如商人瀕临破产时,要把自己所有的财产和负债如实公开宣布那样。这种态度应该是听任各位债权者各自的自由和社会人士对自己的不信任,自己却抱着把家业和自己全部豁出去的准备。这些做法绝不是为了想挽救自己本身。只有这时,才开始感到社会人士并不都是坏人。债权者们竟相争取使破产者复活,世人们也都对他给以信任和怜悯。这都是通过忏悔和舍家抛业得到救助时的一些实际情况,如果由于思想矛盾,想运用恶智,则不能消除这种忏悔带来的讨厌的痛苦与懊恼。如果这个商人玩弄策略,隐匿自己的财产,公开发表的都是谎言,那么,不但本人受到自责的苦恼,也决不可能从人们那儿得到什么救助,倘若正确地进行了忏悔,尽管这位商人在前段的很长时间里无米下炊,虽也指靠外表的虚张声势,内里筹措却十分困窘,因而成为一个精神烦闷、郁郁不乐的人。这次,忽然之间却如卸重负,赤裸裸地身心,也轻松起来。所谓犯有罪行的人,通过忏悔得救,就是这个意思。他必须充分认识应该接受所犯罪行的惩罚。而不能象破产商人隐匿财产那样,想逃避自己的罪责,而敷衍应付。按真宗教义而言,由于自己犯了罪行,或被打入地狱,或能上西天净土,一切听任阿弥陀佛来安排在这之后,才能说自己从罪渊中得救。虽然从思想概念角度來讲,用词有些颠倒,那是因为思想本身原来就有矛盾。从较难理解 的理论上讲,这便是主观和客观在见解上的差异。是自己实际的脸面与映射在镜子里面的脸面之间的差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