逻辑性说服的弊端

逻辑性说服的弊端

例如有一位35岁的医学博士夫人,开始因被怀疑为肺结核,而遭受疑病情感的折磨,随后便发展成为细菌恐怖和不洁恐怖等。然而,绝不仅只是这位患者,难道说有被医生怀疑为肺结核或肺癌,却不悲观、不痛心的吗?如果什么也不担忧,那他就是痴呆者或儿童。不过,肺结核或肺癌患者,一般并不带有强迫观念,是因为心境正常的人并不这么痛苦,不真正害怕它,没有这么复杂的心理冲突。所谓没有这种冲突,例如象婴儿那样悲伤时大声哭叫,一转眼又快活起来。强迫观念患者与此相反,首先把自己的恐怖和痛苦看得无比痛苦,误作病态。羡慕他人,悲叹自己,总想否定它、排除它、战胜它,这就必然越发引起精神冲突,日益加剧病症。

这时,医生如果对此病症不从其首要的情感基础着眼,空说些这不是肺结核或肺癌等话来劝导,而且设想用尽各种方法证明此话当真,那么,就会造成医生配合患者的病态心理,为患者的恐怖心火上加油,造成促成这种情感的恶果。也就是说,患者越想努力根绝一切与自己疾病有关的恐怖心,完全变成一种安定的心情,其实这种心愿,就象我们越追求安乐,越不能如愿以偿,反倒越陷入悲观失望的结果。假如患者真是肺结核又将如何呢?他这时绝不会形成忧虑是否得了肺结核的强迫观念。这种时候的神经质患者,有的要发生不眠恐怖或食欲不振恐怖等影响肺结核治愈的这类实际的强迫观念。但是,那已不是结核恐怖了。

象“你不是胃癌或肺结核”这样以极力想向患者证明为目的的说服疗法,虽然通过它患者可以逻辑地、理智地知道自己不是胃癌或肺结核,不用对癌或结核担忧了。但若联系到患者疑病的减轻,强迫观念的消失问题,这却只不过是一种外表上的看法,内在的强迫观念却越发朝其他方向发展,疑病性情感对于其他一些躯体的或精神的异常感觉,将要真正地发展成这方面的恐怖性,由于这种情感总是刺激它、约束它,就必然会加强它的固着。所以,只要患者未曾从构成该病基础的情感基调中解脱出来,即使对癌或结核暂时得以安心,那么,还会担心“在这不安定的人生中,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得什么样重病,也许身上已经潜藏着医生还不了解的疾病,也许从什么地方带来了细菌。”等类问题,引起疾病恐怖、细菌恐怖、不洁恐怖等或对家属、儿童遗传或传染的顾虑,各种疑惑似乎没有止境。

这时,首先要说消除这种情感的方法是什么,那就是在这有限的人生中,要顺其自然。因为人就是容病的器物,所以要真正悟通,不定什么时候要得什么病。对于疾病的恐怖即便痛苦也要忍耐,每天该干的事情要干好,并进一步沿着自己人生的欲望前进。换句话说,必须去掉心理矛盾,顺从实际情感的自然状态,必须忍受这些,消除想随意堵绝或排除这种感情的设想和努力。

上面说的那位夫人,医生给她拍了X光照片,通知她并没有结核病灶,让她亲自看了照片,还拿片子与其他健康人及结核病患者作了对照比较,用尽各种手段,想极力证明这一问题,但反倒使强迫观念在其他方面发展起来。患者从我当初为她诊断开始,就对咽喉、消化器、心脏、膀胱、大脑、精神等等,连些琐碎的枝节也都受到疑病性顾虑的支配。诊断前,从其丈夫处听到了她以往和现在的情况时,曾认为她是疑病性妄想,诊断之后,才知道是神经质的强迫观念。以后,我去患者家中诊断时,让她想办法在自己家中实行我的特殊疗法,患者虽也流了眼泪,却愿忍受这一痛苦,最后终于得到了痊愈的喜悦(详情请参照《神经质及神经衰弱症疗法》第37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