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衰弱是文化带来发展的弊端

由于“神经衰弱症”这一名称,便平白无故地导致人世间许许多多原本平安无事的人们,枉自无辜地在那里惶恐不安、犹豫迷惑、苦恼烦闷、自卑自弃。最初提出这一疾病名称的是距今大约90年以前的比尔德(又译伯尔德,BeardGeorgeMiller,1839〜1883年,美国医师,于1869年提出这一主张——译者注)。

近来,有许多医学工作者认为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神经衰弱的患者也逐步增多。然而,人类社会文化,应该是推动社会幸福与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力量,又怎能会成为助长疾病的渊源呢?在欧美社会上还流行着一句“Civilisation(文化)”与“Syphilisation(梅毒)”因恰好偕音而视为相等的俏皮话。这句把文化与梅毒相提并论的俏皮话,也可以说它是一句指责在人类社会不断发展过程中,梅毒也不断增多的醒世箴言。它还表明:真正的人类文化,应该是使社会教育进步、人人品德变优,能够防止和杜绝梅毒。而这里与梅毒偕合一起的文化并不是真正的人类文化,应该说它是一种社会堕落的结果。

伴随文化发展神经衰弱患者增多的说法,似乎还含有指责人世间的生存竞争带来身心过劳这种后果的意思。但是,讲到生存竞争,占首要位置的应该是为生存所需的吃饭问题。那么,吃饭困难的人们中,神经衰弱患者到底多不多呢?似乎并非如此。相反,倒是那些天天享尽荣华富贵的人们象是更多。我们常见的受世俗文化现象的诱惑,为了追逐充满虚荣心的竞争胜利而形成神经衰弱的不是很多吗?首先,少年朋友们因升学考试过难可能发生。青年人则是为了实现旺盛的事业心奋力拼搏而发生。再如二战后的经济界,因秩序混乱、起伏不定,巨万富翁一朝丟光,多年艰苦奋斗的结果却忽然变成满身可怜相的所谓神经衰弱患者的也不计其数,像战争这样的重大社会事件,自然会导致出现很多神经衰弱患者。而一般说来,不只是战争,还有地震灾难,或社会制度大变革,甚或是气候异常等等。这样的特殊时机,使各种各样的疾病,或自杀、或他杀、以及其他社会犯罪等一切异常情况,都将会特别频繁地相继发生。

然而,在这些病例之中绝对不可疏忽的是:当着遇到战火蔓延,或家庭发生困难,或面临考试难关等关键时刻,有些长年神经衰弱患者,反倒可能丢掉包袱,忘却了以往的病苦。这类事例实际上也绝不在少数。由此可见,是否可以认为同样的心身过劳,既有导致神经衰弱的,也有治愈了神经衰弱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