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隐禅师的神经衰弱

白隐禅师(白隐,1685〜1768,日本江户年代中期临济宗之僧。讳慧鹤、别号鹄林、勅湓神机独妙禅师、正宗国师。他承嗣正受老人之法,享保二年曾在故乡的松隐寺住持。翌年入妙心寺。后因厌弃名利,游历诸国,布施佛教,兼授健身长生之道。遂使临济禅之正宗得以极大的复兴。成为日本当时佛教流派中最大、独立性最强的宗派。以后,该流派主要分化为天龙寺派、相国寺派等15个派别。其中,兴圣寺有9个寺院、国泰寺有35个、佛通寺有51个、而妙心寺则有3434个,占临济宗的过半数。故该僧被称为临济禅宗复兴之祖。先后著有《槐安国语》7卷、《夜船闲话》、《远罗天釜》等。——译者注)也曾患过神经衰弱。据文献记载:“心火逆上,肺金焦枯,双脚如浸冰雪中,两耳如闻山涧溪流声。肝胆常怯懦、举措多恐怖,心神困倦不宁,寝寐则梦游异境。两腋常生汗渍,两眼常带泪痕。于是乎遍求名医。虽广履明者、尽服百药,却寸效皆无。”

当时的情况既已如此,似属不治之症。最后,终经求访幽居白河山里的白幽先生授以内观法,始得治愈其神经质。

这位白幽先生曾对白隐禅师说:“我当初在20岁时,身体也曾多病。较先生疾患可谓十倍以上,乃至众医者均感无能为力。虽穷索百端,仍无可救之术。”可见白幽所患也是神经质。

有趣的是这儿的“身体多病”及“可谓十倍以上”。所谓多病的“多”,实际上仍只是神经质这一种病,“多”即是“一”。而所谓“十倍”,是说他的病在人世间最重,绝非用2倍或5倍等算式来加以表述。因为神经质者的痛苦是主观上的绝对性感受,所以,众多患者均异口同声地一律觉得自己最痛苦。正因如此,神经质患者中,无论是说头沉的、还是胃不好的、或者杞人忧天、自寻苦恼的、或者郁郁寡欢、局促不安的,百分之百都认为任何人也没有象自己这么痛苦、这么百无聊赖。他人的病都无所谓,唯独自己的病才最痛苦。例如头不好受的人对于另外那胃不好的人却总认为他没什么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