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以捉摸难得要领的疾病

神经质患者,倘若请医生诊断,医生总也是在检查之后说身体那儿也没有病。然而不说有病,患者又总觉得似乎有些不很满足。虽说这样,心中又唯恐说是真正有病。这就是患者本身的心理冲突。对宣称他无病的结论,也不会感到幸福愉快。象这样自觉痛苦的人,确实也不应该说没有病。从今天的医学水平来讲,也可以肯定说还会潜藏着尚未触及到的疾病。因此,医生对这样的患者,便给予一个神经衰弱这样似乎象是病名的名称。这从医生的态度来看,也几乎可以说是为了适应患者的要求,而患者听了这种病名后,也更加茫然若失,陷入似乎得了什么重病的巨大恐惧之中。这时,如果患者问及所谓神经衰弱究竟是什么病时,医生就可以顺水推舟地回答:“就象你诉说的那样的病”。历来的生物医学对该症的实质是不了解的。往坏处讲,尽管他们使用了一种自我循环的理论,却仍然处在一种难以自我摆脱的状态。即:所谓神经衰弱就是这种症状;而属于这种症状的就是神经衰弱。好象神经质是处在疾病与健康之间的一种虚幻的摇摆不定的症状。实际上,即使是神经质患者,当他真正出现了真正的症状时,神经质的症状也就没有了。例如患了伤寒的时候,因为它真正直接威胁到生命的安全,所以也就顾不得拘泥于头痛、失眠等这样那样的诸多感觉。这时,就象遇到最大的痛苦时,处在一种欲罢不能的必然状态,因此也就进退两难、无法应付那样,神经质也并不是变得什么症状也没有了,虽然他遭受着比这更加严重的苦恼,但是为了生命,也只有把苦恼置之度外。再例如患了脚气,如果有心悸加剧,以往的那种心悸加剧发作也就没有了。真正患了肺病的时候,过去那肺病恐怖的强迫观念也就没有了。例如,那些为了获得自己的地位和财产而孜孜不倦的人,却常常受到各种忧虑的苦恼。但如赤手空拳,一无所有的人或环境安全,生活安定的人,也都没有什么烦恼。以上都是同理。

神经质因为是一种捉摸不透的疾病,所以,医生对于患者那些絮絮叨叨的诉说,真也难以对付,无法处置。患者就象溺水者连稻草也抓住不放那样,不管什么办法都无所谓,急不暇择地一味追求新奇的疗法。因此,面对着需要者就会出现供给者。只不过他提供的疗法,与病的特征一点儿也不对号,也不会有什么效果,全都是些乱弹琴。正因如此,能够象神经衰弱的疗法这样,如此多种多样而又杂乱无章的花样儿的,其他再也无法类比。近来,特别是注射疗法的种类,简直多得数也数不淸。其他如冒充理疗的迷信疗法等等,真不知道有多少种类。销售的药品,种类也非常的多。某位患者曾经尝试了六十几种药,还有如注射疗法或迷信疗法等,也都应有尽有。多种疗法,用完后终因不能治病救人,便进一步去寻求所谓精神疗法之类的迷信疗法。这样的神经质者,多么可怜。然而,这种情况,都是由于患者本人的迷妄,才造成了自业自得,自作自受的结局。那些乘人迷妄之危的人,都是些虚伪、毒辣的人。但如从大处来看,这依然是一种需要与供给的供求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