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特的病例

神经质,单从表面来看,完全属于躯体性疾病。所谓从精神上引起的说法,无论如何总有些令人难以想像。现就记忆所及,试举一、两个病例。

某26岁的商店职员,3年来几乎每天都要腹泻两、三次。是一位全年只能吃稀流质粥饭的患者。这几年内,几乎普遍走访了附近所有的医生和专家。任何一位医生都说肠胃稍有不适,必须注意饮食。而且,都还给过几乎相似的药物。由于偶然的原因,他决定来我处就医。

患者虽然严重营养不良,但却没有什么结核性症状,也不能断定是肠胃方面的器质性症状。对其症状经过详细检查,断定患者乃是神经质。患者虽然经常有许多必须外出的事务,但却经常担心在途中或目的地就要大便,所以,每当外出时,必须事先去蹲便所。那怕少拉一点,也要排便后外出。途中最能引起注意,务求记牢地址的便是公共厕所。以便外出或去朋友家时,归途中可以随时利用。

一般都知道,有的人呕吐和腹泻是由精神原因引起的。例如,常见有的人每逢打雷就泻肚子。实际上这种人是由对打雷的恐怖才铸就了自己这种腹泻的习惯。这种患者的腹泻症,常常夹杂着放屁时带出的极少量的便物。但这实际上并不是什么消化不良的排泄物。和腹泻相比呕吐的习惯更容易形成,见到的患者也较多。

我对这位患者建议,不必要时决不去蹲便所,停止多年的粥食,恢复常规饮食。开始患者虽未下决心大胆实行,但在两个多月之后,终于经过遵嘱实践,实现了痊愈。

其次是一位45岁的公司职员,四、五年来一直受到直肠炎的苦恼,最近住进肠胃病专科医院,约有两、三个月的时间,进行了严格的食饵疗法。并连续进行直肠灌洗。但仍全然无效。为此,通过某种关系,介绍来我处就诊。患者主诉为里急后重。不论什么时候大便都不能顺畅如意地排出来。即使好容易排便之后,却似乎觉得仍还没全排完、还剩一点点留在腹中。而且每天早上必然要蹲厕所,每次都得大约蹲一个小时。最后虽仍感觉不太满足,也只有不得已走出便所。这时的身体已是精疲力尽,倦怠不堪。如果不再花个数小时安卧休息,就什么事也干不成。

患者营养良好。也不是什么历经多年、毎日大便一次的直肠炎。对于这种情况,通过详细听取和查问患者通便情况,对照同样经历多年,持续同样症状的前例,诊断得知:他并不是器质性躯体病,象造花的叶子那样,并不是真正的病。只因为该患者反复多次地努力,想方设法,要彻底清除通便时出现的那些复杂细微的不快感,为此必然带来肛门周围淤血的结果和造成似乎炎症的感觉。并且人为的越来越使之恶化。

我对于这种症状采取的治疗方法十分简单。只是首先要求患者在便意催促不太急切时,不要去厕所。去厕所时,只用5分钟左右,不论通便情况如何,立即走出厕所。出来后,再有便意时,无论几次都可以再去,但须仍然照此法进行。在饮食方面,也彻底废除了他过去实行的那些持定的摄生措施。

这位患者,仅仅经过我的这一次诊察,大约十天之后来表示感谢说:“已从多年的苦恼中完全摆脱出来了。”

便秘是神经质中经常容易发生的一种症状。

有一位24岁的农民,他从14岁开始,遭受便秘的痛苦,迄今历经10年左右,近来巳经达到不服泻药就不能排便的程度。因此,曾去肠胃医院住院五、六个月,但却未获痊愈。

这位患者,来我处住院40余天后,便全部治愈,自不待言。这位患者的症状,也并不是什么单纯的便秘,而是带有各种所谓的神经衰弱症状。入院初期,11天内从未通便。这时的粪便比较坚硬,使用甘油坐药通了便。此后的第7天,开始能自然排便。虽然,从开始就没采用什么药物疗法,但在这之后,每隔4天或3天左右一次。最后终于实现了隔日排便。

这位便秘患者,不象前述腹泻和直肠炎患者那样,可以在一朝一夕之间治愈。这是由患者日常养成的一种生活习惯的结果。也就是说,只有患者达到破除了对日常活动与饮食情况拘泥的精神状态,才能实现痊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