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学生的声音恐怖

对于我们来讲,遇有痛苦的事情,当然是痛苦的,然而。对生活具有的关系越重大,痛苦也大,而且持续的时间越久,那些不能牵动我们感情的事实,在思想上也不能直接引起什么变化。当着对挂钟的声音引起注意时,即使觉得心烦,也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忘棹了。看书的时候,邻近的白铁铺的敲打声音虽然十分吵闹,最多经过几十分钟,也就不再构成什么干扰了。儿童听了《四谷怪谈》(《四谷怪谈》,日本传统戏剧之一的歌舞伎剧脚本《东海道四谷怪谈》的通称,共五幕。该剧本并非以历史事实为题材,而是以当时日常社会生活内容为题材,由四世鹤屋南北创作,文政8年(1826年)江户中村座初演,是怪谈故事中的代表作。在日本流行很广。四谷系东京的区及街名之一。故亊讲述了盐治家的浪人民谷伊右卫门得到伊藤喜兵卫孙女小梅的恋爱后,虐待其妻小岩,致使她悲愤而死。这时,伊右卫门又将曾偷盗其家传秘藏药物的佣人惨杀,并将二人的尸体梱在一个门板的两侧,放入河中使之顺流而下。后来,这两个人的亡灵又一起折磨了伊右卫—一译古注)的鬼怪故事后产生的恐怖感,大约经过两三天就会忘掉。在电车上被掏走钱包的懊悔心情,也不过持续一周左右。大地震灾难的恐怖约需半年,丧失爱子的悲痛约需一年。间距的长短,虽因情节而异。大致的长短无非如此。然而,真要想对这些情况人为地做出安排的话,却很难如愿以偿。如果一旦陷入了思想矛盾,即使是简单的钟摆声,对于有的人来说,其严重程度甚至会成为催人呕吐的干扰来源。并且,由此带来的痛苦,即使历经若干年也难消除。

有一位大学生,每当学习的时候,便因周围某些声响或人声的干扰而痛苦不堪。为此曾数次搬迁宿舍,临考前又逃避到了信州的深山。但是,来到信州后,仍然有水声、风声不断扰乱。由于声响太烦人,想堵塞两耳,但从鼻孔仍能传入声音,再把鼻孔堵塞,则呼吸困难,斃得要死。至此,该患者觉得,普通人对这些声音都不以为然,唯独我对这些声音感到烦恼不堪,普通人象聋子,唯独我能听得见。他这种自我判断和前面所说的鼻尖恐怖患者认为別人都看不到自己的鼻子尖,唯独我能看到等想法是相同的。这完全是从自我中心主义思想出发引起。再加切莫听到它,切莫注意它等思想矛盾就形成了强迫观念。所以思想冲突也越发加剧起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