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恐怖治愈的病例

一、社交恐怖治愈的病例

山野井(公司职员):
我很久以来苦于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在人多的场合感到非常困难。现在这样站着时,感到向横膈膜处压迫似的不舒服。社交恐怖,已被折磨了十多年,特别是在面对上级或有利害关系的特殊人物时更感到恐怖。现在想来也是很自然的,对没有利害关系的人当然不会恐怖,可是以前却不明白。

从20岁左右起,变得不能在人前讲话,声音打颤,甚至怕看到他人。渐渐地对他人的表情和态度十分敏感,只要他人稍微出现 点异常脸色,就会揣测是否对自己有恶意。

为了设法从这种状态中摆脱出来而竭力挣扎,但越是挣扎,越是陷入痛苦的境地。顺便说一下,我在公司工作的同时,晚上还在业余学校学习。但在学校的成绩仍然不错,保持在第一到第三名之间,为此我更加在乎成绩得失。在朋友和师长面前虽总有一种超越他人的优越感,但在嫌恶的人面前又总是战战兢兢地缺乏自尊心,处于连3岁小孩都不如的状态。

在公司见到讨厌的人,实在痛苦不堪。希望自己坚强起来,冷水浴摩擦啦、腹式呼吸等都尝试过了,但毫无作用,反而每况愈下。

“还是死了好”这样的念头每每在脑中徘徊,甚至还设计过死亡的方法。

这是前年发生的事,由于公司的工作繁忙,长时间写字,手部疲劳的缘故,写字时手突然颤抖起来。从未患过其他毛病的我,很感到担忧,于是出现了越是为此焦虑,则越是颤抖的神经症症状。现在想来因疲劳而使手发生颤抖也是很正常的事,却因为主观愿望高,以情绪为中心,故总希望任何时候都能顺畅地写字,否则的话就认为不正常。这样一来,书写痉挛越发厉害了。我越来越为自己的前途悲观,社交恐怖也更加严重,整天处在一般人难以想像的剧烈的苦恼之中。

阅读了森田先生的著作,想住院接受森田疗法的治疗,但遭到家人和亲戚们的反对,不得已只好到一个叫伊香保的地方去休养。到了目的地,连一封报平安的信也不能写,到了只能请保姆代劳的地步,静养当然无济于事。同东京后,刚准备在大学医院接受物理疗法治疗,听医生说:“治可以治好,但要复发”,马上沮丧失望了。后来个当医生的亲戚劝我辞了公司的工作去乡下休养一段时间,但我总感到于心不甘,于是根据父亲听来的消息住进了森田先生的医院。

住院后,遵守医院的规章,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内心感到些许宽慰。但对于能否治好社交恐怖仍然没有信心,书写痉挛也没有完全治愈。我反而想,光治好书写痉挛而治不好社交恐怖的话,将更加糟糕。因书写痉挛,公司可以允许我长期休假,一旦治好书痉挛就非上班不可了。

先生知道我准备辞职去乡下的打算后,劝告我:“不上班的话绝对治不好。”我无可奈何只好下定决心坚持上班。为此要得到公司领导的理解,必须去同领导面谈。当走进公司,敲响董事室房门时,那种内心的不安、焦躁、苦闷,一般人是无法想像的。

但是进了董事室,寒暄一一句后,住院的效果马上就表明出来了。起初讲话时声音有些颤抖,渐渐地变得痛快流利起来,且能恰如其分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这样愉快的谈话,我还从未体验过。那天回家后给森田先生写了出于肺腑的感谢信。过去全然不能写的钢笔字,现在不是能写了吗?我感到十分得意。回到乡下,家人看到我的变化都觉得惊奇万分。

已能敏锐地感到周围各种事情的变化,难以压抑地这也想干,那也想干。后来去公司上班后,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一天比一天好转。工作效率比患病前还要高。已可以与同事心情愉快地交谈。尽管繁杂的工作不太熟悉,但已不受情绪支配。应该干的工
作即使讨厌也坚持着去干。住院前从退缩的思考方法出发,沉浸在消极的情绪里,现取而代之以积极的精神面貌待人处世,燃烧着想成为伟大的人,想成为富翁的向上欲望,遇事都能出色完成。
森田博士:
书写痉挛在这里治好的,山野井君已是第二例了。过去因为此症的病理不明了,没法治疗。然而根据我的研究,它的病理与神经症相同,可以轻易地治愈。像头痛、红脸恐怖这类神经症症状,患者本人说治好或治不好,旁人是无法确认的,只好凭借其本人的说法来判断。但对于书写痉挛的治疗教果,一看患者写的字就可以了解了。

普通职员山野井君在会见公司领导,前天就感到预期焦虑,到了这天则越发不安,来到董事室敲门时,已到了一筹莫展的地步。实际上这也是一般人的心理状态,而山野井君把这看成“一般人难以想像的事情”,说明他理解上不够全面。肚子饿了要吃饭,
见了上司会紧张,无论是谁都是不可避免的,这可以说是一种平等现象。树立了这种“平等观”,对人就富有同情心。有这样的句子“下雪天,人家的孩子在收酒桶。”这是一句出于平等思想的充满同情心的句子。即使是酒店的小学徒,在寒风刺骨的下雪天收酒桶也足一件很辛苦的事。尽管自己怕冷不会去干这种苦差事,但若认为小学徒习惯了,对大雪天收酒桶不会在乎。这种思想表现了这个人的“差别观”(或叫“歧视观”——译者注)。一旦被“差别观”束缚住,就人为地筑起了同他人的壁障。不善妥协和调和人际关系,就渐渐发展成严重的强迫观念。

一切事物都存在差别和平等这两方面,像每个人脸上都横生着两只眼睛,这是平等的。但眼睛的生法却是千变万化的,由此有美、丑、威严和和蔼等表情之分,这就是差别。我所主张的“事实惟真”抓住了平等和差别阿方面,坚持“事实惟真”,就不会被陕隘的思想所束缚,不会成为强迫观念。

孵化小鸡时,小鸡从蛋中、母鸡从外面同时啄壳,这种现象称为“碎啄同时”。如果母鸡在小鸡尚未成熟时就啄破了壳,或者小鸡成熟过了头还未从壳里出来,都可能窒息死亡。就是说为了小鸡健康的生长,恰当的时机使碎与啄同时进行是必需的。

山野井君过了40余天的住院生活,恰如蛋在逐渐孵化中,一直到出院,壳还没有被啄破,不得已去与领导见面,这才开始实现了“碎啄同时”心机一转的过程,迎来了崭新的世界。在这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感受着难言的痛苦,可以说“与身俱来的痛苦
吧”。过去也常常见到上司,但越来越觉得不自然和苦恼,而现在“碎啄同时”到了成熟的时机。

让其时机成熟,有件重要的事情是,我特别重视了山野井君出院的日期。治疗期开始规定为40天,但到了期限,还未治愈。为此我也感到棘手,只好先让他出院,改变下环境。“心机一转”的条件还未到来的话,他会再次要求住院,不得不继续接受治疗。我问了他出院后打算,他回答:“因为无法正常工作,打算辞去工作回乡下,过轻松的日子。”于是,我问他:“现在去公司上班或回乡下,哪方面对你前途发展有利?怎样做符合你的理想?”对此,他回答“当然去上班工作有前途,可是现在这种状态,一点工作也干不了,出十无奈才考虑回乡下的。”我加强了语气:“一个人如果违背了自己的希望,生活态度逐步退缩的话,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就无法治好。我们生存下去,因为我们还有希望。治疗强迫观念的目的,就是为了希望,为了更好地生存。舍弃了希望,活着也失去了意义,当然治病也没有必要了。”

山野井君是个过于顺从接近于盲从的人,听了我的话,老一套被我的言语所束缚,这次也马上采纳了我的意见,放弃了回乡下的打算,继续去公司上班。越是希望治愈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却越是治不好。他可能会埋怨我:“这样能治好吗?”埋怨的同时,觉悟到若在森田先生处治不好,也没有地方可去治了。如此一来,索性采取横竖横、破釜沉舟的态度了。这时“心机一转”的条件成熟了,“大疑必有大悟”。住院时间虽长,再痛苦也是值得的。一旦觉悟,巨大的能量就涌现出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