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恐怖的例症

某男,于7年前开始,感到后背似乎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因此产生经常脊背发痒,十分难受的强迫观念,去年,在七月十五日为亡兄祭祷时,当晚一个偶然的机会,对亡兄之妻犯下了罪行。从此之后,便产生对不起亡兄这种自责念头的苦恼。每天早晚,坐在地板上向亡兄和祖先们悔过析祷。而且,一这样祷告,便引起后背的不快感,就更加痛苦不堪。这样,患者便想:即使谢罪,也不需要这么长久地做下去,兄长为了他的弟弟,肯定也不愿出现什么坏事。从此,便停止了祈祷。但是后来自责的念头仍经常发生。一想到亡兄会不会在生气,后背便诱发出极不愉快的感觉。经常在想如果大哥当时憎恨我的罪过,今次七月十五他的灵魂回来吋,必然对我的行为给予报复。既然没有这样,我也就不必这么费力地考虑什么罪行了。另外,拿来的大哥那件和服裤裙,原想自己穿了它。但是,一系裤带时,脊背就出现不快而苦不堪言。终于又把那条裤裙送还给大嫂。患者对于自己罪过的自责念头,从开始就这样由此及彼,形形色色地越想越加混乱,折磨得烦恼不堪。但是,他的所谓自责,全都是为了自己从懊悔的痛苦中逃脱出来,或对其加以否定的一种自我辨护、自欺欺人的想法。这不能算是纯粹的悔罪。只想弥补罪行敷衍罪责。陷入这样的思想矛盾后,必然使强迫观念益加发展。表面上是向大哥谢罪,实际上却只是一种回避或消除个人痛苦的手段。是企图将这一罪行简单地一笔勾销而采取的一种策略。既然犯下罪过,当然应该受到责备。例如因伤食引起腹痛,当然应该忍受一定的时间。企图采用吃点什么东西,或服上一剂药,或求神祷告等不致使肚子受损害的办法,这乃是一种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恶智。犯下的罪过,恰如受了什么伤。除一时忍受伤痛,还要留下疤痕。只不过经过年长日久之后,伤疤慢慢变得淡薄一些罢了。倘能把罪过当罪行看待,如实地认罪,大胆地负责。则有可能惩前毖后,不再重犯。但如运用恶智,单纯搪塞敷衍,那么内心深处仍会多次重复原来的那些罪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