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极生智

以上虽然列举的是处于生死边缘的战场,非常紧张、十分危险的例子。实际上,受到重病苦恼的时候,心理状态也完全与此相同,在这种时候,表现为死的恐怖与努力求生存之间的协调。自古以来,禅家所说大彻大悟的情况,或因重病、或因烦闷,在纠缠不已、苦恼至极时,犹如所谓“穷极生智”那样,忽然得以彻捂的例子是很多的。白隐禅师以及他的老师白幽先生两人都是十分严重的神经衰弱患者,他们都是从苦恼的深渊中解脱出来之后,才得以达到悟道的境地。释加牟尼经过六年的苦行,已是疲惫之极,精力耗尽,在下山后来到尼莲禅河岸边时,出现了真正神经衰弱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有位少女拿来牛奶给他喝了之后,又到了第七天,他才在菩提树下获得大悟。神经衰弱或强迫观念患者,由于病的苦恼反倒得以悟道,获得了正确的人生观,这都是来自机遇的巧合,来我处住院进行神经质治疗的许多患者,都进入了某种所谓彻悟的精神境界,如果按照宗教的说法,由于获得了正确的信仰,而非常感谢自己曾经受到神经质症状的苦恼,过去因为被人们议论神经质而十分为难的事,现在甚至有的反倒引以为荣。神经质症状,对他现在的自身来说,完全和处在战争或生死边缘的重病时的心理相同。但是,这种病症的本来实质都是些假装之敌,就象薄暮之中看到专门用来吓人的稻草人那样。

战争方面有背水之战的说法,使部队处于大河之前,断桥弃舟,在全无后撤余地的情况下,面向敌人发起进攻,乃是必胜的阵法之一。与此相同的神经质疗法,也将患者的境遇照背水之阵的样子处理,即能很快获得成功,例如对学生患者轻易地让他退学,对从业人员便轻易地让他辞职等,这都是不对的。所谓“忙得连长病的空也没有”,也都是从这种心理规律得到的一种治疗法则。

恐怖和欲望之间的协调,绝不会象战争那样仅仅关系到生死的问题。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万事万物完全可以用与此相同的心理活动规律来加以说明,无论是学校的考试也罢,或读书与研究、或是个人各自的职业与志愿也罢,甚或是烧洗澡水,侍弄田地,都可以由于欲望和痛苦的调和,必然在精神上不断出现紧张的现象。就象所谓“大事不畏惧,小事不轻视”那样,无论是战争,还是侍弄田地,之所以能体会到精神上经常出现的极度紧张与活动,都是通过上述修养实现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