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神经衰弱与强迫观念的根治法》

自己很难知罪

自己很难知罪

然而,上述这些患者,即使想认罪、想忏悔,他自己也很难了解自己的罪过。其基本原因例如自己分明是头痛,却要怪罪生养方法不良的双亲,赤面恐怖者还要瞒怨人们对他缺乏同情心等等,自己拼命地要把罪过转嫁绐周围的人们,本人却一点儿也没有感到有仆么内疚之处。如果这样的患者通过自我精神修养,能够对自己以往的严重个人主义缺点,例如尽管別人忍受了十多年的痛苦,却也毫不关心。而自己即使稍有一点儿痛苦,只要得不到家庭成员、朋友以及周围其他人们的同情,就很不甘心等等。通过自我忏侮,当然也有可能治愈,但是,能够达到如此自觉程度的修养,是很不容易的。所以,必须采取其他方法进行治疗。

释加牟尼虽曾说过“因病给药”的原则,但是宗教的忏悔并不是在了解神经质患者心理的基础上进行的,佛教为了断绝人们的烦恼,一般在诵经之初,有时要先念忏悔文。“……所犯知或不知的如斯无量之罪……皆因贪嗔痴诸恶,无始无终,常住不变。”我们一般人和强迫观念患者,实际上都很少了解自己的罪行,因此,未曾觉察的罪行甚多。如前面列举的罪恶恐怖的例子那样,尽管自己知罪,反倒对此不能正确认识,只想敷衍了事的却很多。因此,佛教规定不管怎样要从头开始忏悔,要诵念忏悔文。

所谓贪嗔痴,归根到底就是以我为核心的个人主义。神经质患者想回避痛苦、贪求安乐是为贪;瞒怨双亲养育不佳,世人不予同情,社会上苛刻相待,不断慎、愤、恨者,乃为嗔;因执迷于自我,而不能正确判断人与己的关系,因无限度地贪婪与愤恨,致使自己本人和自我精神世界阴郁暗淡,不断散犮怨言,成为无智与愚昧的,则可谓痴。这就是说,不管怎样,要首先放弃自己的歪理,承认自身的贪嗔痴等寧实,经常对此加深内省,诵唸忏悔文,决心悔改此等罪行。而且要这样大张旗鼓地进行下去。

通过忏悔治疗疾病

通过忏悔治疗疾病

所谓利用宗教的忏悔来治疗疾病,确切地说,它只限于由精神因素引起的疾病。肿瘤或传染病或外伤等也打算通过忏悔来治疗则是迷信。然而很多疾病,尽管不拘多少、却常常由于种种原因,总是与精神因素等条件掺杂在一起。对这一点则是生物医学的医生们不太了解的地方,也是宗教界忏悔疗法偶然能够治愈疾病的原因所在。

不用说强迫观念,以其他各种疾病形式表现的神经质,几乎纯粹都是由精神因素等条件引起的。因此,通过这样的忏悔,以舍身忘我的态度,把所犯罪行当怍罪过来接受其惩罚,甘心承受其痛苦,通过这样的决心和思想忏悔,就可以治愈疾病,也就是说,神经衰弱等病症,据说有的患者曾通过天理教治愈,井给予庄重的感谢。虽然这也是可能的,但因不懂得治病的原理,常常容昜有意无意地陷入迷信之中。这种情况,是很难令人满意的。与此相反,强迫观念患者则和简单的神经衰弱患者不同,因为它具有错综复杂的思想矛盾,所以这样的患者很难轻易地信仰宗教。但是,强迫观念患者倘能真正忏悔的话,也可以从他那痛苦中解脱出来。

什么叫忏悔

什么叫忏悔

下面拟对什么叫忏悔的何題,简单说明一下。天理教和基督教的信仰疗法以及其他宗教性组织都有通过忏悔治病的做法,连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法也是用忏侮的办法治疗歇斯底里。祥细解释以上作法的心理依据是比校困难的。但若概括地讲,所谓忏悔,就是必须下决心甘心承受罪有应得的报应。或者说,是将自己的罪行通过自首坦白、公布于众,准备甘受惩罚。但这并不是为了免罪或逃避负偾,或求得帮助。而是一神豁出名誉、痛苦和生命,舍身忘我的态度。所谓悔改,就是甘心接受罪过的报应,自觉惩戒未来的意思。迷信邪道宗教的人,却以无数次地忏悔,却又无数次不以为然地反复重犯同样的罪行。这不过是想把忏悔,当作免除自己罪行的一种工具和手段罢了。

所谓坦白罪行,犹如商人瀕临破产时,要把自己所有的财产和负债如实公开宣布那样。这种态度应该是听任各位债权者各自的自由和社会人士对自己的不信任,自己却抱着把家业和自己全部豁出去的准备。这些做法绝不是为了想挽救自己本身。只有这时,才开始感到社会人士并不都是坏人。债权者们竟相争取使破产者复活,世人们也都对他给以信任和怜悯。这都是通过忏悔和舍家抛业得到救助时的一些实际情况,如果由于思想矛盾,想运用恶智,则不能消除这种忏悔带来的讨厌的痛苦与懊恼。如果这个商人玩弄策略,隐匿自己的财产,公开发表的都是谎言,那么,不但本人受到自责的苦恼,也决不可能从人们那儿得到什么救助,倘若正确地进行了忏悔,尽管这位商人在前段的很长时间里无米下炊,虽也指靠外表的虚张声势,内里筹措却十分困窘,因而成为一个精神烦闷、郁郁不乐的人。这次,忽然之间却如卸重负,赤裸裸地身心,也轻松起来。所谓犯有罪行的人,通过忏悔得救,就是这个意思。他必须充分认识应该接受所犯罪行的惩罚。而不能象破产商人隐匿财产那样,想逃避自己的罪责,而敷衍应付。按真宗教义而言,由于自己犯了罪行,或被打入地狱,或能上西天净土,一切听任阿弥陀佛来安排在这之后,才能说自己从罪渊中得救。虽然从思想概念角度來讲,用词有些颠倒,那是因为思想本身原来就有矛盾。从较难理解 的理论上讲,这便是主观和客观在见解上的差异。是自己实际的脸面与映射在镜子里面的脸面之间的差异。

罪恶恐怖的例症

某男,于7年前开始,感到后背似乎沾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因此产生经常脊背发痒,十分难受的强迫观念,去年,在七月十五日为亡兄祭祷时,当晚一个偶然的机会,对亡兄之妻犯下了罪行。从此之后,便产生对不起亡兄这种自责念头的苦恼。每天早晚,坐在地板上向亡兄和祖先们悔过析祷。而且,一这样祷告,便引起后背的不快感,就更加痛苦不堪。这样,患者便想:即使谢罪,也不需要这么长久地做下去,兄长为了他的弟弟,肯定也不愿出现什么坏事。从此,便停止了祈祷。但是后来自责的念头仍经常发生。一想到亡兄会不会在生气,后背便诱发出极不愉快的感觉。经常在想如果大哥当时憎恨我的罪过,今次七月十五他的灵魂回来吋,必然对我的行为给予报复。既然没有这样,我也就不必这么费力地考虑什么罪行了。另外,拿来的大哥那件和服裤裙,原想自己穿了它。但是,一系裤带时,脊背就出现不快而苦不堪言。终于又把那条裤裙送还给大嫂。患者对于自己罪过的自责念头,从开始就这样由此及彼,形形色色地越想越加混乱,折磨得烦恼不堪。但是,他的所谓自责,全都是为了自己从懊悔的痛苦中逃脱出来,或对其加以否定的一种自我辨护、自欺欺人的想法。这不能算是纯粹的悔罪。只想弥补罪行敷衍罪责。陷入这样的思想矛盾后,必然使强迫观念益加发展。表面上是向大哥谢罪,实际上却只是一种回避或消除个人痛苦的手段。是企图将这一罪行简单地一笔勾销而采取的一种策略。既然犯下罪过,当然应该受到责备。例如因伤食引起腹痛,当然应该忍受一定的时间。企图采用吃点什么东西,或服上一剂药,或求神祷告等不致使肚子受损害的办法,这乃是一种将不可能变成可能的恶智。犯下的罪过,恰如受了什么伤。除一时忍受伤痛,还要留下疤痕。只不过经过年长日久之后,伤疤慢慢变得淡薄一些罢了。倘能把罪过当罪行看待,如实地认罪,大胆地负责。则有可能惩前毖后,不再重犯。但如运用恶智,单纯搪塞敷衍,那么内心深处仍会多次重复原来的那些罪过。

吉凶恐怖反而失去幸福

吉凶恐怖患者,从来不坐车牌号中带“4”字(因为日语读音它与“死”字相同)的汽车,或不愿碰到双亲病亡之类的事情。即使个人生了病,只要方位不佳,连最适当的医生也不能去请等等。为了避免因上述情况引起个人心情不佳,无论可能给自己带来多大麻烦,多大的不便,无论和个人生命如何密切关联,对这些一律不屑一顾,视若罔闻。对于这样的患者来说,事实无论怎样都无所谓,唯有个人的心情是最重要的。由于沉缅于最初因盼望幸福形成的各种吉凶戒律,以致于牺牲了眼前的一切幸福。这种吉凶恐怖症的特点是百人百样,千奇百怪、十分稀罕。有很多常人难以想象的实例,因说来话长,很难一一列举。

如前所述,这种强迫观念是人们的烦恼被夸张了的典型。强迫观念患者由于拘泥于个人的恐怖,而陷人思想矛盾。这种徒然牺牲个人终生幸福的心理状态,很值得我们自我反省,作为重要的参考。经常忧虑不安、一筹莫展、平平凡凡、醉生梦死的人和不拘成败、大刀阔斧,在人生道路上获得成功的人们之间的差异,很大程度上与这种心理有关。

赤面恐怖反而不知羞耻

赤面恐怖患若的大多数或者是在学校受到耻笑,或者是因为在女友而前吃了闭门羮等缘由引起的。另外,也有的因为自童年时代开始,便生性腼腆,不会和別人那样在生人面前应对自如,因而产生悲观情绪。长大之后,随着思想认识的发展,把自己这种心理状况理解成病态,逐渐成为强迫观念。讨厌与生人会面,参加集会时坐立不安、羞涩难堪,有的甚至连电车也不敢坐。一旦与别人的眼光交会,恰如遇到贵人或恋人,战战兢兢,侷促不安,只好随时把眼光转向別处。当患者感到不能这样下去而打算发奋图强的时候,有的犹如拉开打架的姿式,两眼发红、直直地瞪着对方,这也属于是重在情感的一种,硬是要否定自己这种害羞的心理,尽力拼命拿出一种不害羞的面孔。心理活动经常指向内部,因而对周围事物已失去了分辨的基准,致使患者连自己的粗暴行为或对别人造成的麻烦都视而不见、不以为然了。只求自己不再那么羞愧腼腆就心满意足了。这也是不合道理的。把因为害羞才感觉腼腆这样的对应关系,完全弃之脑后。倘若是一个正常的人,为了害羞,就要努力争取不被人耻笑,不遭受恶言恶语,这样,也才不感到内疚。但是,赤面恐怖患者由于思想矛盾,却恰恰与此相反。他们之所以变得不知羞耻,也是由于这种原因。在我这个地方有很多患者写信来询问治疗方法,几乎达到了不耐其烦的程度。赤面恐怖患者与其他强迫观念患者相比较,很明显地感到他们光是为了自己的方便,写来的信又长又啰嗦,还时常发来邮资不足的信件,而且都是些希望详细告诉他治疗方法等的生硬要求。对于他这样肆意加给对方的如此这般的麻烦,从内心里没有半点儿想关照一下的意思,为了自己不再感觉羞耻,虽然可以付出最大的努力,但却连待人接物方面必须注意的、最起码也不应该丢了面子的问题也无暇考虑

人世间中的地狱苦

这样的患者,发病以来,从最初对某些细微琐事引起情 绪不佳,逐步发展恶化,终于成为难能自拔的,虽然生活在 人世间,却饱尝着地狱之苦的局面。从害怕不洁逐渐成为自 身不洁的事例,便可以完全理解了他的这一过程。由于患者 的重在感情作祟,尽管是些细微的厌恶情绪,却陷入了必须 彻底将它排除的固执难消的念头。又因个人心胸过分狭隘内 向,对周围事物已完全丧失了正确判断的能力。连回避不洁 的事实,抛弃不干净的残迹也完全无能为力了。一般的人,对 于每天降临在自己身上的命运和由此引起的自己某些细微的 情绪变化,全都忽略不计,置之脑后,如实地对待面临的各 项实际事物,因此就不导致强迫观念。由干在萌芽时期已被 捏断,所以就不会再长成大树。

某位患若,在住院的时候,因为别人曾用手挪动过自己 的拖鞋,因此认为会带来不洁,便经常把这双拖鞋收拾在自 己枕头下面的褥子底下。但是,在自己去便所时,却仍然照 常要用这双拖鞋。这到底是讲的什么卫生呢?我们经常嫌别 人的唾液脏,可是对自己的唾液便又无所谓了。这位患者就 是把这种心理夸张式地发展到了极限的程度。

不洁恐怖变不洁

不洁恐怖患者越来越不洁,赤面恐怖患者慢慢变成不知耻的人,疾病恐怖患者变得不注意卫生健康,吉凶恐怖患者反倒对牺牲自己的好运和幸福也毫不顾惜。这些都是由于思想矛盾的缘故,致使个人所想与实际情况恰恰相反。

不洁恐怖多数是由传染病或中毒等有关原因引起的,或是由于怀疑自己受到传染,或是由于护理过身边的某传染病人,或是由于听过传染病人讲话等原因引起。也还有的是由干其他各种原因演变成为不洁恐怖的。前面列举的木松鱼恐怖的例子,也属于不洁恐怖症之一。由此可知,由于各种原因,使强迫观念经过各种变化,会出现若干情况。

某患者,最初由于双亲去世后,在礼拜佛像之前洗手吋,唯恐手洗不干净会受到神的惩罚,便从这种渎神恐怖的动机导致发病。因此,每当想到要去便所或摸过什么脏东西等时,便无休止地洗个没完。即使已经洗得十分干净。若不再洗,就觉得手上似乎遗留下了什么不洁的东西,患者也分明知道是在干傻事,但是,每当想釗什么脏东西时,便产生一种讨厌的心情;或因怀疑自己是否还残存着什么点滴的不洁,而出现不安情绪。由此痛苫不堪。患者受到这种重在情感的影响,尽管理智上明明知道事实并不是那回事儿,但却不能服从事实唯真的原则和上述事实。为了消除这种讨厌的心情,只好乱无目的地洗起手来。水桶里的水使了不少,最后连胳膊及全身也都洗过,似乎还觉得不大甘心。此后的必然后果,先是想方设法不让自己身体接触到一切象是不干浄的家西,随后有要苦心研究什么东西干净,什么东西不干净等等。这位患者听说红色是硫黄的化合物后,就再也不敢摸到红色的乐西。听说糕点厂使用腐败鸡蛋做点心的事以后,连其他很多种类的点心也不敢吃了。他那毫无目的一味耗用精力的事例,真是到了数不胜数的程度。后来,患者触摸东西的时候,便常常先用纸铺垫一下,最多的时候,一天要用一百多张纸,最后,直接用木棉做了一付手套戴在手上。为了上便所准备手纸,竟然化了一个多小时。这样一来,便想法尽量少上厕所。因此,有时又常常在半路上尿了裤子。在无法收拾的情况下,只好忍受着这尿裤子以后的窘态。去大便时,因担心不洁物抹在手上,为了开便所门时手不接触门板,便首先拿五层纸双折起来垫上,大便完了后,还要另拿五张纸四折后垫上。这种做法,实际上并不能擦净大便。一般人略加想象,对这种做法也会感到讨厌。但是这位患者因为他一心一意地担心手上是否沾染了脏物的缘故,却连这样明显的事实也失去了思考辨别的余地。患者因为害怕触及脏物,既不敢替换衣服,也不能入浴洗澡。再过一两周之后,患者的屁股周围,将是一种什么情况呢,可以想象得出,不洁到了极点。

真实则无罪

第七封信……遵从先生的教导,从4月1日开始到小学来任职。开始,预期恐怖频频出现,感到非常痛苦。但是,想起铭记心肝的先生那“面对痛苦也要去做该做的事情”的名言,尽管每天都不断地发生痛苦,也坚守着应尽的职务。但是,由于工作过于繁忙,也是为了想满足自己的兴趣,或者说是为了满足与别人相比的好胜心,或者说是想在这一生中要做点贡献,或者因为现在感到毫不游闲而自豪,便时时连赤面恐怖也都忘记了。大约在3月份之前,曾不断考虑自己这种状况“能圆满完成教师的任务吗?”因此常常出现一些烦闷和预期的恐怖。从开始上班以来,现似乎已经十分安心愉快了。这岂不证明对先生的敎导已经获得了一部分体会吗!而且一定要象先生教导的那样,从今以后绝不再虚张声势地装扮自己,要努力使自己回归到向己的本来面目。将心中所想,完全对人公开,而且不论对谁,都可以公开声明“我是个小胆的人”。但是,对“我是个腼腆的人”这句话却还怎么也说不出。这是为什么呢?莫非还是因为抱有虛荣心吗?对这一点仍然非常痛苦。

在孩子们的面前,任凭出现赤面恐怖,也照常上课就这样,一直坚持到第三、四节课,基本上也没出现发作。分析一下自己的心理状态,始知先生的解释,的确是非常正确的。以前我当老师的时候,为了不觉得害羞,就想方设法地对此加以掩饰,心思用到这方面以后,教育方面便不够理想。因此,秩序乱得不大象话。现在,不再去掩饰、去应付,专心致志地作好教育工作,因此能够较自然较认真地上课,儿童们对敝人也很敬服了。考虑到最近的情况,才真正明白了先生教导和指责的那种“想掩盖羞耻的人,必然要变成一个不知耻者的态度”。而旦对“真实则非罪”这句话,也渗人肺腑,确有实感了。另外,自己最近也初步体会到无论是人缘,或者是信用,都不是由自己个人可以有意地去获得的。而是自然而然获得的。我从先生处得知了真正做人的出发点后,打算彻底改变丢掉以前的丑恶姿态。回到自己原有的真商目。而且绝对不可仅仅如此,更为关键的是扎扎实实的持续实行下去。敝人的前途充满了光明。而且现在我已经看清了这种光明。承蒙先生指示通往这种光明前途的途径,出自肺腑非常感激。因此我将永远深深怀念着的乃是森田先生。

神罚恐怖也已从根本上彻底痤愈。也可以说现在已经到了我再次从现有痛苦中得到解脱的时刻。我准备按照原有的事实,顺应害羞的自然情感去尝受点痛苦的滋味。敝人对于先生的谢意真不知道应该用什么祥的词语表达才是,就请接受我这发自内心深处的感谢的诚意吧!

曾经想死

第六封信大函情趣盎然,一言一句,无不响彻敝人的胸腔。特别是对于启发我认识个人以往的错误态度和情绪,已开始有所领悟。切望今后能够实现先生所说的“心中无杂念的境地”。前段那些不必要的交际以及强打精神,虛张声势等的行为,都是我的过错。就象穷人羡慕富翁那样,如果只顾拿自己和别人比,便要诅咒社会,怨恨别人.它反映了本人那乖僻的本性,终于使我陷人了不可救药的深渊。在大函的教导下,感受特别痛切深刻的是:“盲人不必要和视力健全的人对杭,小胆的人没必要和大胆的人竞争,只要能够发挥自己的秉性和特长就行了,”这样一段话。敝人今后一定要努力遵守甘心和安心自己现在的处境.做到自我适应。过去敝人一味在想这样的苦恼只是一神暂时性疾病,要象社会青年那样,大胆快活起来。因此便从这种思想出发,将设想构成了畸形的事实。

今后要照先生教导的那样来考虑问题。认输虽然在口头上是遗憾的,但若有意逞强,不但失去了朋友,而且自己使自己远离了朋友。

敝人已经决定从4月份开始到xx小学任职,听说当了教师每天忙得抓耳挠腮似地,担心支撑不但要严格遵从先生的教导,即使一面打着哆嗦,也要面对恐怖坚持下去。承蒙赐教,指出一个弱者应当遵循的生活道路,如此厚恩永远难忘。实际上,在看到先生的回信之前,因陷于绝望,竟然几乎到了寻死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