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3 年 8 月 11 日

后记

后记
——关于森田学说

自从我接受森田博士的指导以来,已经过了20多年的岁月。其间,博士的业绩越来越光大,得到国内和国际学术界的重视和承认,再也没有比这更令人欣慰的了。那些曾因患神经症而苦恼、在博士的指导下获得痊愈的人们,作为社会人的生活能力越来越提高和发展,实际证明了“神经质者是优秀的”这个观点的正确。

这本书由形外会的记录整理、编集而成。若要系统介绍森田学说和疗法则不是本书的主旨,仅为希望进一步了解博士学说的人们,简明、扼要地介绍关于“神经质”的森田博士学说的概况。

为什么会产生神经症症状,其基本条件是“疑病性基调”加上“精神交互作用”,使症状恶化呈慢性状态。所谓“疑病性基调”是疑病性的表现,即总是担心得病这样一种精神素质,表现为怕生病、忧虑自己身体的异常。这本是人类的本能,是生存欲的表现,丧失这种本能,人类难以生存,但程度越过了一般,就成为特殊的精神倾向,成为“疑病性基调”。

有这种倾向的人,精神活动是内向的,对自身的注意胜过对周围环境的注意。因为内向,所以觉察自己身体稍有异状及情绪不快时,就会感到担心,非常在乎。有这类素质的人,把谁都会发生的心身现象,误认为是大病的征兆,从而会出现委靡不振或者卧床不起,或者因劣等感而自卑、忧郁,常有自我中心主义,光考虑自身的事情而忽视他人的存在。

反过来说,若认为有精神外向素质的就较好,却也未必。外向性格的人,忘我地追求目的,过分操劳也会搞坏身体,往往忽略身旁琐事细节,容易遭受挫折而扮演失败的角色。因而人类精神状况最圆满的姿态应该是内向性和外向性调和恰到好处。哪一方倾斜过分,则会出现异状,处于危险。我们看到佛陀的像,都是半闭半开着眼,据说表现了均等地观察自身内在和外部世界。只有很好地看清了内部和外部两方面,我们才能够进入开掘自觉、拓展领悟的新境界。

下面谈一下为什么会产生“疑病性基调”的问题。对这个问题,森田博士指出,存在先天性和后天性两方面因素。这类精神倾向可因幼儿时期的养育方法和境遇所形成,或者机遇性的原因即精神创伤也会助长这种倾向。所以“未必由此而断定均由先天性素质造成。另一方面,我们也观察到几个小孩在相同的环境里经同样的方法进行养育,却可以产生截然不同的气质。可见把原因均归咎于后天因素也是片面的。

另一个使神经症症状发展的条件是“精神交互作用”。那是指什么意思呢?一般说来,当我们集中注意于某种感觉时,这个感觉会越来越敏锐,越来越强烈。随着感觉的敏锐,注意就会更集中于此。感觉和注意的交互作用,相互刺激,感觉越发严重,这样的精神活动过程即是“精神交互作用”。比如,头疼、头脑糊涂等感觉,头晕、耳鸣、心悸、注意力涣散、失眠、胃部不适、疲劳感、神经性腹泻、便秘、腰酸、性功能障碍,还有如红脸恐怖、社交恐怖、书写痉挛等各种各样的症状。回顾在发病的起初,是把一般健康人都会发生的感觉,由疑病性基调出发,错误认为是病态现象或是异常状态而耿耿于怀。当时内心希望是想今后不要再感觉、再发生的预期恐怖,从此构成“精神交互作用”,其感觉越来越明显,精神固着于这种感觉,又千方百计试图摆脱这一种恶性循环。

强迫观念是在神经症症状中很复杂的类型,那是把普通人也常常产生的观念当成病态的异常现象。不仅仅担心且因为想取消它、克服它而作无谓的努力,引起复杂、混乱的烦恼,使痛苦加剧。想克服它,反而被感觉和观念所束缚。换句话说,是他们自己特意引发、恶化了这种苦恼。

因神经症而烦恼的主要原因,不能忽视“强烈的向上欲望”这个因素,往往很在意身心上出现的细微异常,而且深感痛苦,为摆脱它而拼命挣扎。对这些进行追本溯源正是出于认为是妨碍了自身向上发展而引发的,对不影响向上发展的事则不太会介意。凡发生神经症症状者都有这样共同的心态,即为了向上发展,总希望自己的身心处于最好的状态。

向上欲望强烈,是神经质者的明显特征。森田博士认为“神经质者优秀”即基于这个理由。所以即使受神经症症状折磨,给自身和家庭都带来了莫大的痛苦,但几乎没有陷入堕落或干出丧尽天良的事件,甚至自杀的人,因为具有强烈的向上欲者是不会作出伤天害理的事。

“向上欲”强烈的这一点,说明神经质者的确是优秀的,然而在罹患神经症苦恼时,如何使“向上欲”适应于社会现实?怎样获得满足?这一些具体的方法却缺少探求的愿望,就是说对社会和人类缺乏正确的认识。因此无法适应自己所处的环境及一步步实现自己的目标,所以与单位和周围的人总觉得格格不入,倍感孤独,丧失自信,囚禁于自我世界之中,最终迷缠于“自己是个病号”这样的观念里。

神经症症状,因为是以上这些原因造成的,故药物和电疗及其他对症治疗,虽可能解除一时性的痛苦,但不能根本治愈。为了根本治愈,按照森田疗法的理论,应进行再教育,矫正生活态度和思考方法是十分必要的。形外会这类集合形式,对实现以上的转变,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关于“神经质”,可以说是森田博士发现的焦点,即是说神经症症状不是“客观存在的东西”,而是“主观思维的产物”。借用博士的语言,神经症的各种各样症状,只要没有其他并发症,其本来面目是主观意识的产物,不是旁人可觉察的客观性症状。比如神经症者自诉头晕、眼花,但让他详尽地根本性地说明症状的性质、特点、程度时,患者往往难以具体叙说,只表示是茫然的主观感觉。他们似乎异口同声地倾诉:“旁人看来一点不像病人,自己却感到难以忍受的痛苦,没有比这更吃亏的病了。这不止说明了,痛苦是主观的而不是客观的证据吗?”

这个发现,提供了对神经症者治疗和再教育的明确的出发点及方向。森田博土肯定地说道:“通俗杂志和新闻广告,过分宣传神经衰弱的可怕以及各种错误的疗法,很多优秀的博士们也在推波助澜,误导神经症患者。可是仔细分析一下这些症状,实际上不是疾病的表现。把它当作病来治当然不好,只有作为健康人来对待才容易治愈。”

简单说来,“神经症不是真正的疾病,所以要作为健康人来对待”,实在是简洁、明了的表达。当然对十实际的病人而言,是否是神经症,抑或有无并发症,必须经专门医生诊断。如果确诊为神经症,不管患者本人自诉如何,作为健康人一样对待他是不会有问题的。即使患者自身主观上感到有怎样的痛苦,也必须努力做到:学生像正常人一样去上学,公司职员像普通人一样去上班,这是沿着自己本来的向上欲望发展、创造自身幸福的必由途径,这不仅是摆脱神经症的苦难,而且是作为社会人发展的独一无二的道路。

水谷启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