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 年 6 月 17 日

三、头脑里诵念词句的强迫症

加藤:
我已被强迫观念苦恼了15年,强迫观念的内容逐渐地有变化。最近为“人类和猿猴的区别在哪里”这个问题而绞尽脑汁,问题得不到解决,苦恼万分。现在不要说看到猿猴,连听到猿猴这个单词都感到恐惧。

这个苦恼,通过阅读向上的书治好了。这次不得巳住院是由于又一个强迫观念难以摆脱。现在的症状是,当内心中什么问题发生疑问时,为了解决它,头脑中会浮现出一些有关的字句,这些字句有时很长,那就要花上10分钟、20分钟,反反复复默念,直到字句满足为止,真是够哈。去京都时,火车上、旅途中,头脑中尽呈现这些句子,连去哪里,怎么走都心不在焉,不甚明白。

森田博士:
这里住院的中村君,也患与此相同的强迫观念。这是一种自己为了告诫或勉励自己,变成一定的字句反复提醒的强迫观念。比如“你不要执着于过去,也不要为未来烦恼,你只有全心致力于面临的事情,除此之外,冲破命运的道路是没有的……”等,这样的或更复杂的长句,反反复复,重复到心安理得为止。他把此称为祈念恐怖。为此而无法学习及做其他事情,内心痛苦万分。加藤君的“为解决疑问反复默诵字句”,虽内容与其稍有不同,但表现形式和痛苦的状况是相同的。

仓田百三君也有相同的强迫观念,他在读书、工作时,思想上必须重复“平假名字母”,或者若不反复计算很难的算术题就不肯罢休。

不过这里必须指出重要的一点是,刚才加藤君说:“去京都时,去哪里,怎么走一点也搞不清”。但我想加藤君恐怕对火车的时间、换乘什么电车都没有搞错吧?应该观看的地方一定也看了,一个人完成了旅行。请把游览京都的情况,稍微具体地谈一下。

加藤:
的确如先生所说的那样,游览以后还买了土产,还咏作了三四首俳句。

森田博士:
问题就在这里。我老早就强调要“事实惟真”,而加藤君起初就没有把旅行时的情况如实地讲出来,却是虚假的或者夸大了事实。“虽然痛苦,但还是做了正常人做的事情”,这才坦白说出了事实真相。像患有读书恐怖而成绩倒很优秀、患有红脸恐怖的却能气宇轩昂地发表着演说,都是与此相同的情况。

最近,某报上登载着《五重奏》为题的报道,说有个人能一边读书、一边谈话、一边写字、一边计算(原著上只写这4种——译者注)却能同时出色完成5种事情。该报社还请来了此人,在大庭广众中表演了这绝活。遗憾的是我没能目睹这一场面。但我想只要练习的话,也是能掌握的。古代圣德太子能同时听取8个人的汇报,这可称为八重奏。我平时也能将二三个工作同时进行,如在医院里,一边同患者的家属交流,一边看桌上的杂志,一边布置护士的工作。

谁都能同时考虑几方面的事情,这是很平常的,任何事情都能做好。可是神经症者出于他们特有考虑问题的倾向,会得出“没法干”的教条性武断结论。因而,加藤君的谈话就违反了真正的事实。

二、对灰尘耿耿于怀的强迫观念

友田:
我对灰尘介意得不得了,13年来被这种奇怪的强迫观念所苦恼。事情的起因在二十二三岁,刚戴上近视眼镜总觉得不舒服,从早到晚一直摆弄,后来发展到对眼镜以外的事情也特别在意起来。去理发店修面也非常害怕,走在路上担心灰尘会否吸进肺里;看见细小的尖东西,又毫无理由地担心会否钻到自己身体里面去,为此而惶惶不安。我告诫自己,这样下去太荒唐了吧,试图摆脱这种思想的纠缠。但越是努力不要去在意,而担心、恐怖之心却越发厉害,整天被心灵的苦恼所折磨。

那时的我,一旦在意细小的东西,就要推测这小东西到自己身体各部位的距离,待确定保持多少距离是安全、没问题后,方心安理得。看到榻榻米上露出的尖刺,也要确定不会触及自己身体部位方能安心,否则也会坐立不安。另外听到瓷器、玻璃的声音,也会担忧它的碎片会否溅到自己身上,连听到声音都感到害怕。接触任何东西后不马上洗手,就会担心细小的灰尘会否钻到身体里去。洗起手来,一遍又一遍。若不洗到自己彻底的放心,心情就难以平静,而且我迷信洗的次数必须是双数,否则不吉利。因此洗手成了件大麻烦事,有时甚至重新洗上几十次。

这副样子,严重影响了正常生活,真可谓寸步难行了。上厕所要花上半天时间,还谈什么上班工作。终于走投无路住进了医院。开始阶段分配打扫厕所。我痛苦得直想哭,但只好听从先生的指导,恐怖就任其恐怖,渐渐地能够正常工作了。

现在我思考的是,像我这样的神经症者完善欲特别强,有干任何事都想彻底干好的倾向。这种完善欲对发明和研究是有帮助的,然而妨碍了日常生活的那种过分的完善欲,我认为还是应克制为好。比如,待完全回避掉可能的危险因素时,自己也已被束缚得不能动弹了。我的想法是否正确,请先生批评。

森田博士
完善欲强,是神经症者性格上的长处。对完善欲不应压制,而需发扬。像友田君那样,为了自身安全斤斤计较细小的东西,连坐在榻榻米上也要左顾右盼,只能说是片面的完善欲,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完善欲。真正的完善欲,是一个人在任何方面追求向上发展的无止境的欲望。

又如,有了钱可以有吃有穿,但不择手段来赚取金钱,就是片面的金钱欲了。它与完善欲是似而非。我们必须根据自己本来的欲望,在任何场合为追求完善而努力。这样做的话,就不会受片面的完善欲、金钱欲所摆布了。

中国有个故事,据说有位叫禹的大王,使用了几次象牙做的筷子,认为那是奢侈的根源,禁止使用。就是说,由于是完善欲产生了,用金子制造茶碗,在食具上雕漆,让仆人穿上华丽的衣服,这些欲望膨胀无度的做法必须制约。乍一看,我们会认为似乎完善欲不好,要受到约束。其实像禹那样的大王,正因为存在想让人民对他仰慕那样的大完善欲,才能够抑制追求生活奢侈这种完善欲。我们如也能这样,把完善欲引导到正当的方面,就能自然地调节和压制下等的欲望,在人生中终能有所造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