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4 年 7 月 15 日

五、用人的注意点

日高:
我在政府机构工作,也有几个部下,想请教一下用人时的注意点。

森田博士:
听说行方君那里使用的工友都很好,颇受其他部门的欢迎,所以可问行方君。

行方:
必须考虑到对方的心情,但决不是放任不管。我只是一针见血地按照所想的去做,并尽可能不要无益地使用勤杂工。比如说自己在无事可干、抽着烟的时候,一些细小的事情就自己动手。以前碰到类似的事总是怕伤害对方而瞻前顾后,有些事也就马马虎虎不要他们做了。当然,我的公司也正在紧缩人员,不久的将来就可以用不多的人手来完成工作。

森田博士:
冈田君如能够理解行方君所说的话,就是一个进步。冈田君在昨天日记中写道“自己为了回避痛苦而不肯帮助他人,现在回想起来对过去那种不助人为乐的行为感到后悔”。那么人们为什么要帮助别人呢?因为出于自己想给别人留下一个好印象、想成为一个善人这个自我中心的想法,但又往往没刻意留意到这一点。如果勉强地去做善事就是一种伪善表现。不光是指自己应该做而做,只有对别人的辛苦看不过去而去帮忙,自己的心灵才会对外开放,与工作同化,才能忘掉自我内省,那才是真正的善。

行方君忘掉会被人怨恨,为了工友,或者为了提高工作效率而同化,所以才能自然而然地真诚表现出来,这方面的窍门不作过体验是不知道的。

听说现在住院着的某君对家里的老祖母说,不管别人怎样拜托自己,自己认为不妥的事是不会去做的,所以别认为有什么不好,因为那是过分的要求。拜托了他人,但他人不肯做的话当然会感到不高兴,可能场合不同,有时甚至会遭到轻蔑、怨恨,这便是人之常情。所以,从你自己的角度去理解“别认为有什么不好”这个意思实际上也是不必要的,就像“虽说我不喜欢你,但那只是我的感觉罢了,并无其他恶意,所以不要有什么不愉快的想法”一样。过去的侠客只要受人之托,哪怕是杀人也干,决不后退。表面上看来正好与冈田君的态度相反,但实际上也没离开自我中心。也就是把“做个男子汉”当作最高目的的自我中心,毅然决然地做了普通人不能做的事感到自负而满足。而且因他本人的无知,不会留意到那是自我中心的产物。真正的“仁”是要看时间、场合的,是忘我利他,为社会而尽善尽美的。像这类侠客内心的“仁”,则因此事此情的不同,既可被人称赞,也可能坐牢,或在百年以后才被人所肯定。而有仁者,其本人是没有时间来为自己打算的。

行方:
我所在的健康促进科科长,真正是个老好人,从来不说别人的坏话。科里有一位工作时间很久的医生,在写病历登记卡的时候极其简单,所以科长难以整理他的病历记录而感为难。科长曾间接地、绕着圈子对他说过,可他本人还是一点也没注意到。我从科长那里知道以后,就说那没什么,让我来与他说吧”。于是我就把实情告诉了那位医生,“是吗?我真是一点也没注意到,意想不到这问题存在几年了”。以后则干脆利落地改正了。就这样丝毫不伤害对方的感情,解决了这个问题。

森田博士:
像行方君那样以事实来说明就非常浅显易懂,并能使大家都理解。光是讲道义如何、社交如何,就很难讲得清楚,而如从感觉出发,与其事物本身同化的话就会毫无障碍,顺顺利利,像流水一样地畅通无阻了。

行方:
最近我可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前几天我科在高级饭店款待多位名士,让我担任接待工作。虽然我自为不能胜任而推托,但仍推辞不掉。宴会结束送客时,科长因为担心想叫20辆小车。我想这太浪费了,就一个一个地问客人是不是要车子?”结果许多人都说“我不要”。有些同一个方向的人,二三人同乘一辆,结果6辆就解决了问题。我的做法很简单,对方也认为不坏。

三、遵从自然的轻松做法

蜂须贺:
我曾接受过所谓的抵抗疗法。为使皮肤健康,冬天也赤身裸体。那个时候虽说皮肤是健康了,但过后仍于以前一样经常要患感冒。

森田博士:
在我这里治疗没有固定的形式,与抵抗疗法等完全不同。采用的是遵从自然的轻松的方法,而非那种苦行僧式的方法。在我这里没有像冷水浴、腹式呼吸等有固定类型的治疗或休养。尽管如此,在我这里被治好的人不论是抵抗力,还是持久力似乎都比做了几年冷水浴的人强;且不管处于何种境地,都能根据此时此地的境遇应付自如’并且在我处治愈的人,几乎都不可思议地不再患感冒。

沟渊(内科医生)
虽说我不曾接受过森田博士的治疗,但因神经质而经常患感冒,一个冬天总要患3次左右。虽说自己是医生,对此也束手无策。所以一直对感冒很恐惧,稍微冷一下就非常害怕“是不是又要感冒了”。以后在非常冷的时候,我就处于紧张状态,不感冒了。

佐藤(医生):
寒冷不是感冒的原因,在精神松懈的期间易患感冒。

森田博士:
过去我在登富士山时,因天气变坏,只穿一件浴衣在山顶呆了3个小时而冷得发抖,再加上疲劳,以至出现了剧烈头痛。哪怕在这种时候,只要精神紧张,就决不会感冒。患感冒也好、中邪也好,必定都发生在精神松懈之时,这是因为周围状态变化和我们自身对此反应失调之故。若因周围状况与自身之间得以平衡就不会出事。在暖和的地方要保持悠闲,在寒冷的地方保持适度紧张就行了。但是从暖和之处突然走到寒冷之处,或者从寒冷之处突然走到炎热之处,如果心理变化赶不上环境变化,以至对环境的适应发生失调就易患感冒,所以瞌睡时易患感冒。如果精神状态健全自然的话,哪怕是瞌睡也不会发生感冒。过去的武士甚至会被马嚼草的声音所惊醒,哪怕睡着,也保持紧张状态,能够敏捷地适应外界变化。所以在这种状态下,既不会患感冒,也不会中邪。

二、适应环境的生活

行方:
虽说我已治好了书写疼挛,并去公司上班了,但公司的上司仍担心我的工作如过于紧张的话,还会复发神经衰弱,所以只安排我到公司的健康促进部做轻便的工作。在健康促进部的工作是商谈关于疾病的治疗,为此,曾对调查表作了个统计。依我看来至少有15%的人有神经症症状,而且可怜的是那些人却在接受着各种各样根本治不好的治疗方法。

另外,因为该健康促进部的其中一个工作内容是发行关于卫生和疾病治疗的小册子,为此曾联系过请森田先生以及古闲先生写文章。在各种各样的小册子中,两位先生所写文章似乎最受欢迎,可是很少被一般的医生所理解,真是很遗憾。

在我的神经症症状治好以前与现在相比,对人生的态度完全两样。以前工作时总是想让上司认为自己是个“勤劳的好职员”,但现在态度却是认为上司的想法是他自己的想法,不能因此而影响到自己,自己只要为了贯彻工作的目的一心一意去做好就行了。不知怎么说才好,总之现在充满了精力。

先生所说的“事实本位”,对我们社会上的人来说很重要。以前对公司所发的月薪非常注意,哪怕比别人少100日元也会感到不高兴。现在这种感觉没有了,已能够对现在的工作同化了。日常生活中则是有不满就要生气也让它去,一点也不会往心上放。与以前相比变得开朗,也能忍耐了。可是自己感到完全没有故意忍耐的意识,一切都变得很自然。

森田博士:
行方君,与以前相比,患感冒有什么两样?

行方:
以前可是经常患感冒,从那以后一次也没有患过。另外一直为失眠所折磨,现在则一躺下就睡着了;而且早晨就像有闹钟那样总是在五点半醒过来。因为还早了一点,马上就起床的话会给家里人添麻烦,所以看20分钟左右书才起床。以前因不能入睡,责骂孩子要“安静一点”,导致家中鸡犬不宁;在早晨起床后,嘴里还不断地抱怨:“昨晚睡不好”;且公司上班也总是迟到。

森田博士:
在此治愈的患者不易患感冒的现象也很明显。这里的治疗完全不采用诸如冷水摩擦、锤击皮肤之类的特殊健身法,而仅仅是遵从自然。不患感冒的原因是在日常生活中没有了心情烦恼,放松了。之所以患感冒是因为心情紧张与弛缓状态发生了急剧变化,如健康的话就要健康地生活。如体弱的话就要体弱地生活。如果总是这样自然地去适应环境的话,就决不会患感冒。

另外,在此治好的患者经常说自己的失眠、红脸恐怖被治好了,当然很高兴,但更为高兴的是提高了日常生活的效率,改变了人生观”。其实正确地说是“人生观改变了,所以神经症也就治愈了”。比如说“喘不过气来呀、心悸被治好了很高兴,但更为高兴的是体重增加了,工作时也不感到疲劳了。”其实喘不过气的被治疗与变得健康是同一回事。同理,有了对日常生活的适应性,是神经症症状痊愈的原因。必须知道这两件事不是毫不相关的。

稍微转变一下话题,行方君等休假了一年半,不但没有被公司开除,而且还深受公司赞赏、重视。山野井君也是如此,因书写痉挛,一个字也不能写的人仍受到公司、同事们的重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可以认为那是与神经症患者所持有“朴素、诚实”的性格有关。所以我们应该从心底里感谢与生俱有的神经质素质。

神经质具有对事物执着的特性,一旦定下某个目标,或者确定某个职业以后’就执着、依恋于此,很少发生有改变目的、调换职业之类的事。山野井君尽管不能写字,但仍遵照我的话去公司上班,结果书写痉挛也就治愈了。行方君也是在休养中执着于公司,结果因“求生欲望”的作用而再次回到公司,书写接挛也治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