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衰弱和说服疗法

神经衰弱和说服疗法

关于劝导说服疗法,不仅是杜布瓦一个人,许多人很自然地都在采用它,而且是不得不采用。外行人也好、业务不太熟的医生也好、老练的医师也好,都在按照自己的医疗能力来采用它。我们无论过去和现在也一直在采用。过去我们也象杜布瓦说的那样,是从哲学的人生观角度进行知识性的说服,结果却惹得患者焦躁不安,甚至要生气的样子。那时,为了证明自己理论上的正确,我也动过一番脑筋,一味追求这样说好、那样说不好等等。现在则是考虑说服疗法在患者身上获得的结果究竟如何。不再局限于理论上的追求,而是注重于事实。但是还不能说什么大话。无意之中因对患者死扣字眼惹得他发火的情况仍然难能避免。象杜布瓦对患者所说的“要鼓足勇气”、”不要害怕这病”等,也不过只是他自己的看法,对患者并不会有什么效果。精神病患者中有一种妄想型,对这类患者也用发表议论进行说服的作法是十分有害的,在治疗上是禁忌的。因为这样会使患者更加肯定了他那妄想的信念,甚或愈陷愈深。在接待精神病患者时,要佯装不知、不加过问,加强自己不庸俗的修养。这对神经质患者的治疗中也要应用。

对精神分析法,我也曾作过试验。是在神经质治疗结束后进行的,某些场合对患者的发病诱因及其原因进行一番追究和探讨,常常会饶有兴趣地发现一些实际情况。然而,这只不过是在心理探讨方面的兴趣而已,对于实际治疗它只是一项过于花费时间、甚或可以说是多余的工作,还看不出它有什么直接的必要性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