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读者

森田正马先生所著《神经质及神经衰弱的治疗》出版虽愈20余载,书中所阐明的划时代的创见,不但至今声誉毫未衰减,反而愈加放射出灿烂的光辉。

疗效令人担忧的各种疗法,虽逐年大量涌现,致使医学界议论风生、热闹非凡;但其大多数却犹如泡沫破灭,只是县花一现。这种情况不仅涉及神经衰弱方面,回顾结核病的治疗药物虽涌现数百种但大都销声匿迹的历史,更是显而易见。而森田先生那历经20多年却越发受到重视的学说和疗法,已由各位继承先生传统的专家的实际治疗效果作出了雄辩的证明。即使局部稍有变异,但可确信其主流将作为神经质症患者们的福音而长期流传。

对于各种精神病,虽然近来发现了许多具有某些疗效的药物或物理疗法,但是,对于为数最多的神经衰弱或强迫观念症(两者概括可称做神经质症)所施行的诸多物理疗法,却不过只是在长时间里反复重复着它的失败。面对这类物理疗法提出最强有力的反对学说、创始了最新精神疗法的是西方的弗洛伊德教授和东方的森田正马教授。然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说,其学说当否另作别论,只讲其治疗时间过长这一点,至少也是个莫大的弱点。
《开创精神分析学的新路》(New Waysin PsychoanalyOsis)—书的作者,现代美国精神分析学派最有力的学者之一的卡伦•霍奈(亦译赫妮、K•Horney、1885〜1952,出生于德国汉堡,1913年于桕林大学获医学博士。1920〜1930年在柏林精神分析研究所工作。1932年去美国,在芝加哥大学精神分析研究所负责,直至去世。——译者注)博士,亦曾实行过弗洛伊德正统流派的分析治疗法,据说后因治疗成效不佳而失望。她指出了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的可取之处和谬误,着力进行新的现代精神分析学的建设。女士去夏曾来日本,与我们进行学术交流,并在慈惠医科大学作了讲演。由此,深感女士对森田疗法颇有共鸣之处,她所讲的观点与森田学说显然十分接近(见日本《医事新报》增刊1497号而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如不再进一步修正,又怎能经受住医疗实践的检验呢?根据多年来的医疗经验,我们坚信森田疗法较历来的精神分析疗法远远方便得多,可以在短得很多的日月里取得成效。精神分析学派的同情者在我国虽也很多,但从最近的信息来看,大家常说与森田疗法相比他们的治疗报告太少。

森田先生的著作虽然不少,但多数都已绝版。我也写过几本关于森田疗法的书。下田教授、古闲教授、宇佐博士等也有这方面的著作。但是,重读作为学说创始人的森田先生本身的著作,仍会得到很多新的教益。且可借机再次缅怀森田先生的伟大功绩。
高良武久
1953年10月于兴生院(东京都新宿区下落合三之180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