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顺自然

关于治疗的着眼点,虽然语言上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方法,但若归纳成一句话,那就是:“归顺自然。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只有而且必须归顺自然才行。”将它用宗教语言表示,就叫“归依”或“皈依”。即全意信奉,归顺依附的意思。也有绝对服从的意思。然而,若想简单表述虽有困难,但从另一方面来看,就象对待困难那样,实际介入后却又非常容易。患者倘想逃避这些痛苦和恐怖,或想战胜它、否定它,这都无济于事。这些做法都使神经质越来越被痛苦束缚使精神冲突、思想矛盾越发严重,症状也更加复杂。无论追求诸种杂多的疗法,或求助于宗教信仰,都只不过是同样地造成了持续执着的结果。这些,都是因为未能实现“归顺自然”的缘故。

例如某患者因苦于严重病痛,不敢动转,横卧病床、不断呻吟。这时,倘若只想设法消解其愁苦,或为了所谓的治疗而寻求各种医方,这都是枉然的。除非本人内心世界能“归顺自然、听之任之”,坚持忍受痛苦,听任痛苦自行痛苦之外,别无他法。唯有如此静待苦恼自行退去的时机才行。这时的患者,如能抱定设身生死边缘也在所不惜的态度,即可由此进入所谓穷极生智的境界,从而得以从痛苦中摆脱出来。《白隐法语集》中也记录着“无论身体疾病或精神烦闷,皆当远达苦恼之极时,始易得大悟”的论述。这是因为本人彻底进入了纯真的恐怖痛苦之中,已经达到极限或绝境的缘故。人的感知规律就是这样,只有在脱离一切的相互比较和相对性时,才能达到超越痛苦。再如经常出现心悸加剧发作的患者,在受到死亡恐怖的袭击而严重不安时,也只有平心静气、听其自然地忍耐才行。一般常是请医生注射或冰袋冷敷等,一阵忙乱、找来许多麻烦。有的在电车中突然发作时,或被人帮忙抬到医院,或打针抢救等,这都是错误的。需要的仍然只是必须归顺自然。

有一个病例,患者是一位十年来受此发作症苦恼的农民。后来竟连续20佘天不断发作,他只好每夜一两点钟左右去叫醒医生接受注射。因不见好转,这位医生终于将他领来我处就医。我当即对患者宣布;发作时绝对不准去看医生,不允许采取任何急救措施,任其发作即可。仅仅经过我这次诊治,就得到了痊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