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为了达到正确的肯定

(一)破除迷信和邪念

日高:
前几年,我因社交恐怖住过院。过去为了避免与人接触,特地绕道行走。现在想来,若当初没有这些苦恼的话,自己各方面也许已很成功了。

即使现在,与人发生口角,说不过人家时,还是感到十分窝囊, 很不甘心,回家后难过得觉也睡不着。人际交往对我来说是一件很艰难的事,甚至希望机关部门统统关门休假就好了,省得我为难。尽管如此心情,但忍耐着照样出门办事,结果工作效率反倒很高,对先生教诲的真谛,最近有了深切的理解。

森田博士:
日高君所说的若不发生社交恐怖,现在恐怕会有生活得更好的想法。我以前也产生过,但现在却很感激因神经症带来的痛苦。 我本身如没有神经症的体验,怎么能发现此症的本质,总结出治疗的方法呢?

井上君曾说:“我感谢神经症,体验神经症的痛苦是必要的,正是由于这种体验方开始达到觉悟的彼岸。但患病时间过长,耽误了学习、工作是很不幸的,因而患上二三年时间最合适。”此言不谬,由于我的治疗方法的发明,能够如期治愈神经症了。但迄今为止的现代医学还做不到这一点,因此苦恼了 20年、30年尚不得治愈去见上帝的人不计其数。

我们看到住院患者用锯子锯木头,一些未治愈的患者,不选择锯子的种类,且锯子钝得锯不下也不在乎,对锯子的利、钝漫不经心。相比之下,木匠师傅完全不同了,他们极重视锯子,平时把它磨得非常锋利。而外行们却认为,工具上哪怕花费不多时间也是多余的,实际上这完全想错了。前几天我去参观木材店,看到他们一天要锉磨3次锯子,每次花费40分钟。这在外行们看来是浪费时间,但却是不可缺少的工作内容。日高君苦恼于强迫观念的岁月,恰恰对日高君的心身锻炼和精神追求起了很大作用。

我的神经症疗法创立之初曾受到这样一件事的启发。当时我在根岸医院工作,有位看上去很健康的护士长自诉患神经衰弱和肺尖黏膜炎,整天苦恼不堪。我对她说:“我家二楼空着,可来我家休养。”她住在我家1个月左右,并帮助我们做些家务事,意想不到身体竟康复了,恢复了对健康的自信。此事启迪了我开展家庭病房的设想。

我的一生大致说来,于10岁左右时,在寺庙里看到挂轴上的地狱图像,感到异常恐怖,就此生死问题纠缠于脑中,深感苦恼。 这实际上是我目前思考的出发点。中学时代,因擅长算卦,被大家认为“森田占的卦很准”。高中一二年级曾钻研骨相学,自己也深信不疑。大学时代及至毕业后亦研究过五花八门的通俗疗法和迷信疗法。这样算来,我的迷信研究长达20年之久。曾也像井上君所说的,熬过二三十年毕业后,情况或许会好转吧,但实际生活中称心如意的日子并不是很多的。

“破邪显正”这句话,说明为了发现正道和真理,必须破除迷信和邪道。这和为了肯定白色,非得在否定其他所有的颜色之后是同样的道理。不进行否定的研究,不可能达到正确的肯定。

(二)要服从自己所处的境遇

大西(学生):
去年春天,我因社交恐怖住过院,一度治愈。暑假里回乡下, 生活懒散使病情复发,又住进了学生的医院。东京大学文科的学籍保留着。准备着手写毕业论文,因为缺乏自信,一直没有动笔。 先生告诉我总之要先着手干起来”,我反复强调神经症症状尚未治好,论文没法写,希望先生谅解。

这个寒假回到家里,我对父亲讲起这个情况,遭到他的叱责。 逼得走投无路,没有办法只好下决心动手写论文。虽起步晚一些, 一旦动手起来,渐渐地打开了思路,总算完成了。

森田博士:
大西君是固执的典型。固执的人,拘泥于没有自信的自我,不管我怎样告诫他:“先应着手干起来”,他总是无动于衷。大西君说因父亲发火才下了决心,但即使写论文,或者赶赴战场也不需要下什么决心。下了决心,就会产生多余的思想纠葛。不需下决心,只服从于自己置身的环境,动笔写论文就行。首先被父亲叱责后才下决心这种想法本来就不正确。

大西君是固执的“冠军”,而另一个“冠军”是水谷君,他是与固执相反的盲从的典范。我叫他鞠3个躬,他照此躬行;我劝他参加入学考试,他没有二话。大西君的“固执”和水谷君的“盲从”,是两个极端,都离“领悟”目标有很大距离。

我忠告大西君:“先着手干起来”,他听后说:“回家考虑考虑再说”,陷人了“现在着手写的话会怎么样?”、“着了手写不下去,怎么办”等思虑中,连询问我一下的念头也不转。他忘记了我是一个在精神科学方面有一定知识的医生,认为照森田说的去写论文,结果会怎么样,森田是不知道的,自己的事情只有自己最清楚。

这种态度出于很肤浅的想法。孔子说:“思而不学则殆”。这句话很适用于大西君。

如果大西君追问我即使着手干了,仍然写不成时,怎么办?” 我会作如下解释:“把决心啦、自信啦统统抛开,只要自己坐在桌前,摊开稿子、钢笔和参考书,尽管寂寞,仍像小孩做游戏一般干下去即可。每天干上10分钟、半小时都行,尽可能不断地坐在桌前, 有时写上二三行,有时顺手抓到一本参考书打开来,懂也好,不懂也好,胡乱地读起来就行。或一星期,或两星期忍耐着坚持下去就可以。”对此光想像可能不太好理解,实际做起来就会明白,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

概括一句话,会也好,不会也好,应该干的事,不管愿意是否, 无论如何也要去干。这时光凭勇气、自信等假装的信念是无济于事的。

照我的话去做,素质好的人,可以忠告他:“去参加吧! ”这时本人会担忧“脑子这样不好,而且没有准备,即使考也不会及格”。这是他自我意识的表露。“既然森田这样说了,碰碰运气考它一下再说吧”。简单说来,这是“尝试”,动听点说来“是托付给森田了”。 这种“自我意识”和“尝试一下”的愿望,清楚地在内心中表现为对立,而在行动上表现为顺从。由于“顺从”,自身就开始会得到很大的进展和锻炼。

然而,大西君先作主观断定“自己不行”,通过自我意识作用, 即使去尝试一下比神灵启示更确实可靠的森田教诲,作一次举手投足的辛劳,也不愿意实施。

与此相反,水谷君却认为森田讲的都是正确的,完全抛弃了 “自我”,只知道“照森田说的,应该参加考试”去实践起来。不讲策略,埋头苦干地突进,这称为“盲从”,不能做到有顺从适应性那样地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