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为了家庭的美满

柿原(家庭主妇):
我记不得曾有多少次企图自杀了。最痛苦的时候,甚至不能顺利地书写明信片,信也请人代写。自己勉强写的话,内容和思想上的考虑竟完全不同,数数字则只能数100以下的,买东西也不敢去了。与人交谈,刚说过的,一下子又忘了,只好“这个、这个”地搪塞。看见明亮的光,也感到害怕。孩子一哭,就什么也干不了,只好呆坐一旁。甚至想杀了孩子,再自杀。

最后接受了先生的治疗,我感到有信心的是,先生本身亦同我们一样有过神经症的体验,而现在年事已高,依然干着几个人干的工作。在住院卧床期间,我听从您夫人的要求无论怎样痛苦,也一定要静静地躺着”。现在我能独当一面地干各种事情,实在感谢森田疗法使人恢复了健康。

森田博士 :
神经质性格的女性,一旦结婚后,由于社会角色的转换,会像柿原女士一样,症状越发恶化。想成为贤妻、良母,想成为他人眼里无可挑别的新嫁娘,理想化地追求欲望中的实现。于是在与公婆、小叔子、小姑子的日常交往中,抑制了自己纯真感情的流露,机械地曲意逢迎,反而给周围人造成一种矫柔作态、不自然的印象。自己越是努力想成为模范媳妇,却越招致来自周围人的反感。结果内心压力越来越重,不可幸免地罹患上神经衰弱,呈现出种种躯体症状。 这些人,通过我的体验疗法顿悟,恢复了自然的天性,再也不勉强地争取做好媳妇了。自己本来就是普通人,遭人非议也无可奈何,保持这样的安逸心情,待人接物态度反倒落落大方起来。摆脱了束缚,日常生活渐渐变得自由自在,神经症症状也逐步消失了。

想成为无可挑副的完人而搏得世人的好评,这是自我中心思想在作祟。由此出发,就会常常顾虑自己,会不会给他人带来麻烦,引起他人的厌恶,一举一动,察颜观色,十分累人。相反,随便它去,全然不在乎人家有什么看法,就是被人家认为稍微有点恶劣,轻视为愚蠢都不计较。有了这样大胆的见识,思想放松了,就会考虑他人的利益,自然地与人为善,无意间开始受到他人的尊重,被认为是好人了。就是说,从自己心烦成为好人的理想主义出发,陷入了思想矛盾,相反地成了“坏人”,而自己准备做“坏人”,结 果倒成了好人。

比如,请人吃饭,那人正巧有点拉肚子,你亲切地招待他,不断地为他挟菜好呢?还是考虑到客人的健康,表面怠慢一点好呢?盛情好客和真心体贴实在难以两全。

艾皮格斯说过:“人若不成为善人,先应承认自己是恶人”。患神经衰弱的新媳妇,一旦心机一转,无所谓自己成为坏人,那么弥漫在家庭上空的阴影就会一扫而空,与家庭成员的关系一下子就和睦、融洽起来。她感到过去好像是冷遇自己的家人怎么突然间变得和颜悦色了,实际上她本身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