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庸才是正确之道

马场(主妇):
自从有位医生诊断我是肺尖黏膜炎后,一直非常担心。曾去过多家治疗呼吸系统疾病的医院,被告诫必须要保持良好的睡眠, 于是在睡眠问题上费了许多心思。但越在意,越是睡不好。结果坐也不是,立也不是,整天痛苦难言,且食欲也很差。后来到森田先生处治疗,他的观点与一般医生全然不同。他说睡不着觉没关系,吃不下饭也没有妨碍。”我担心这样一来身体不会越来越衰竭吗?只好打定主意,如果照先生说的实行后,身体一旦垮了,就赖在先生家里不走,叫他负责。然而意想不到,身体却好起来了,现在已完全治愈了。

森田博士:
前几天,碰到马场的母亲,她说起以前马场生病的情景,说现在的马场与以前正是判若两人,高兴的不得了。她听说女儿在接受精神科医生森田的治疗,猜测女儿一定住进了精神病医院。到女儿家一看,想不到她经过三四十天的治疗已治愈了。马场来我这里住院前,据说常常抱怨:“痛苦的站也不好,坐也不好,简直已无生存余地。 ”母亲对她说:“无论祖母家、母亲家,你只要愿意,哪里都可以住呀!”没有苦恼的人是难以理解苦恼人的心情的。她母亲也感到有趣。

再者,患了肺尖黏膜炎的人是很多的,我对可能患有肺尖黏膜炎的患者尽量不让其干过度的工作。有低热的话,先详细检查发热的原因,制定合适的休养和活动计划。

神经症患者,由于拘泥于武断的思考方式,容易走向极端。刚以为他太过安静,一会却心安理得地做出粗暴的行为来。

我们稍为换个话题。最近有些患者喋喋不休地抱怨血压升 高。一般物质医学论者寻求注射或者静养等不负责任的方法来降低血压,但是,担心血压升高的人是因为他害怕血管破裂,而血管破裂是因为血压急剧变化引起的,就是说血压突然上升造成的。 比如像平时水量很少的河流,洪水时一下子水量激增,水压一高会冲毁堤坝。但像隅由州河,平时水量很充沛,水压高,即使下雨,水量也不会有很大变化,因而很少发生冲毁堤坝的事。

高血压的人,靠注射药物降低血压,一旦药物失效时,相反会使血压急骤上升,引起危险。还有平时老是躺在床上的人,稍微受点惊吓,或大便时用力一憋,或举点重的东西,身体也会出现急剧变化,导致血压升高、血管破裂的危险。与此相反,平时经常进行适度运动的人,稍微有些激动,身体也不会有大的变化,血压也不会有大的升高。所以对照日常生活思考一下的话,就会发现物质医学空头理论的荒谬。从中可以看出,偏重于相信医生或非医生两个极端都是错误的,还是中庸之道可取。

很多患者有“溺水者连根稻草也要抓”的心理,请求我治疗,注射点什么什么的药剂。我告诉他:“那个效果是靠不住的”,他却说总之,现代医学的种种疗法我都想尽可能尝试一下”。实际上我说的“靠不住”是“无效”的委婉说法。不明白这一点,要尽可能给想办法的话,那我是不能竭尽全力的。否则到头来,你只会成为实习医生的试验材料,商业医生的摇钱树。

希望接受新的疗法,这是对医学的迷信。非医生者有这种无知的想法是可怕的,因为实习医生和商业医生都把人当作了物品, 所以选择一位良医才是上策。

端(医学生):
住入先生您的医院前,已治疗了五六年肺浸润症。住院后,起初我认为先生的疗法就是必须要劳动。可是有一天正下雨,先生看见我没撑雨伞,穿过院子,就对我说不要淋雨! ”并借给我雨衣,教育我要注意保重身体的各个事项。这使我深切感到先生是设身处地地关心我的健康,内心充满感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