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读书恐怖的原因是欲望过大

(―)成绩优良的读书恐怖者

佐藤(18岁学生):
我被读书恐怖的强迫观念所纠缠,是在16岁那年的秋天。考试迫在眉睫,拼命地看教科书,但什么也看不懂。

端坐在桌前,竭力想集中思想,越是焦急越看不懂。英语书好容易看懂了,看其他书的时候,思想上充满了恐怖情绪。虽然受着这样的痛苦折磨,考试成绩还是得了第四名,但我内心对取得好成绩却无动于衷,面对看不懂书却怎么也难以释怀,苦恼万分。看到那些成绩比我差的同学,似乎很快乐地学习着,我也感到揪心般的嫉妒和羡慕。为了摆脱痛苦的煎熬,我费尽了心机。去精神病医院向医生讨教,回答说:“是神经衰弱,静养会好的。星期天可以去教堂调剂一下精神,气量大一点,不要为小事斤斤计较。”但是,越不要介意却越是介意,苦恼越来越严重。

最后来到根岸医院,接受先生的诊疗。他教导我要“顺其自然”,于是我被这一字一句的词语所束缚,努力促使自己“顺其自然”。结果学习依然不能很好地进行,成绩急骤下降,心情极端沮丧,只好住院治疗。

住院后实施了6天卧床疗法,被允许起床后的第六天,因家中有事,不得已提早出院。因尚未痊愈,向先生请教出院后应注意的事项。先生告诉我用不着弄清什么道理,只要行动起来就行”。 我感到实在太不够精深,又无可奈何。遵照先生说的行动起来的过程中,某一天坐在桌子前,突然省悟到“考试学习无论对我来说都是艰苦的事,要理解书本的内容无论谁都不会感到轻松。我们只有忍受着苦恼,继续干下去别无他途”。从此以后,精神面貌有了很大的改观,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了,整天像现在这样洋溢着笑颜,阴霾一扫而空。

森田博士:
佐藤君过去怎样的痛苦,根据他现在的叙说,我完全能够理解,但没有强迫观念体验的人对此是不可能了解的。另外,不是患读书恐怖的其他因强迫观念而苦恼的人会认为“读书恐怖又不影响生命,有什么大不了的,”一点也不寄予同情,不但不予同情,甚至给予嘲笑或产生反感:“成绩第四名,还为不能读书发牢骚,真是不可理喻。不是太无聊了吗?与自己的失眠、红脸恐怖的痛苦比起来,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若抱有这种思想,你就难以治好。实际上症状的表现形成 同,强迫观念的根本原因是相同的。只有理解他人强迫观念的痛苦,给予同情之心,你自己的强迫观念才能自然治愈。

开始时若出于奉承或言不由衷地说:“唔,原来你也这么痛苦”,也不要紧,这是从外表上进行治疗的方法,结果确实得到了治愈。像诵念“南无阿弥陀佛”一样获得了实惠。亲鸾上人(亲鸾开创了净土真宗,日本一代高僧;上人是对高僧的敬称一译者注)说过:“崇拜大人物,追随他,念经可也”。即使道理不很明白,但口上念念有词也能终成正果。然而神经症者由于过分老实加上固执,在难以爽快表示见解的场合,不是内心真正认为确实是这样时,要他简单说一句:“你确实也很苦恼啊!”这样的奉承话,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把从外表上来治疗比喻为“借助他人力量的方法”,那么自己的体会可以说成“依靠自己力量的方法”。但光靠自身彻悟是非常困难的,“借助他力”40天可以治愈,而“自力法”经过5年、10年能够治愈供未必。

说到佐藤君,有趣的是,虽说书读不进,成绩却是第四名。来我这里治疗读书恐怖的患者很多,其中有位是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于东京大学法律科的。他6年来一直苦恼于读书恐怖。可以说,因读书恐怖烦恼的,大都是在校成绩优秀者。这些人仿佛异口同声地说:“成绩好坏倒不在乎,但不能轻松地看书,没有比这更痛苦的了”。我把这样思考问题的方法,称作为“情绪为中心”(即不是以事实来衡量,而以自己的情绪作标尺的生活态度——译者注)。就是说一旦坐在桌前,打开书本,必须有再困难的问题也能够顺利地理解,且可以毫无障碍地一个一个地记忆住。这是无视客观事实,只为自己考虑的“情绪中心主义”。为了取得好成绩,非得下很大的痛苦工夫是理所当然的事实,想有好名次,必须“品尝” 伴随而来的读书的苦楚。对成绩无所谓的人,当然不可能产生读书恐怖。只要正确认识这个事实,就不会形成强迫观念了。为了提高成绩,应视读书的痛苦为理所当然之事,并甘心忍受这一痛苦。

痛苦的大小,与欲望大小成正比。要有1万元的收获,必须付出相当于1万元的辛劳;要想捕住虎崽,一定要深人虎穴。“成绩如何没关系,只要能愉快地看书就行。”实际上是自欺欺人。如果真的不计较成绩,每天光看小说打发日子就可以了,但正因为是读书恐怖的神经症者,这样的话无论如何也不会甘心情愿的。在这点上,神经症者与意志薄弱者有根本的区别。只不过因纠缠于强迫观念的苦恼之中,受“情绪中心”的支配,自我缺乏认识之故。当大彻大悟之时,强迫观念的苦恼就消失了,且能够发挥超出常人的工作效能。

(二)只要自身觉悟就可治愈

正确地、不加修饰地认识到自我就是自觉。这里需稍加提醒的是,为了达到自觉,只要正确地深入细致观察,认识自己的本性就可以了,过分地刻意和人为地修饰都是徒劳的。如不要懒惰,读书必须保持兴趣;人前要镇静,不应提心吊胆等等,这些人为地依靠小聪明或故意筹划出来的所谓道德标准,都是不需要的。遗憾的是,今天的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还有修养团体及宗教教义都是如此这般强调的,事实上带来的恶果是显而易见的。

举个例子来说明,现在这里的茶碗是祖传的,由过去著名的陶匠做的,价钱估计有10万日元吧。我们只要这样确认一下就够了。明白了这点,使用起来自然会小心翼翼,决不会不小心打碎了。然而,为了不打碎必须当心啦、取出放入要轻些啦等等都是多余的。过多作考虑反而添麻烦,是造成出错的根源。端茶具时的礼仪是很严格的,“轻的话太慢,快点的话太莽闯”。弄得身体僵硬,进退两难,终于造成把贵重的东西打碎损坏、便宜货却小心珍重这样啼笑皆非的结果。而我,认识了自己使用物品的价值,就不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失误。

再举红脸恐怖为例,红脸恐怖者,重要地首先要自我反省一 下,自己有否希望成功,想成为杰出人物等愿望。红脸恐怖者说: “无论如何要治好病”。问他为什么?”回答说很痛苦”,再问他那么为什么痛苦? ”又答因为在人前要脸红”。

这样的话,循环往复下去没有尽头。这说明他自觉不够。为什么要治疗红脸恐怖,是因为想作为一个人正常地发展,想成为有出息的人的缘故。不想发展,何必花工夫去治疗红脸恐怖呢? 尽可能隐居起来不与人见面不就行了。正是要争取前途,才啰唆着也必须要接受面试。总而言之,具有怎样的目的,就应采取怎样的手段。按照这个要求去设计、去实践就对了。我家昨天置换了榻榻米(日本房间里的草垫子——译者注)按照用途的不同,客厅、饭厅、工作室等地方的榻榻米的种类及置换方法都有区别。人居住着,调换榻榻米是必需的,人不住的地方就没有必要调换了。

今天,我诊察的一个门诊患者,据说自13年前开始,感到他的脸部表情好像对自己发火似的,他对此非常介意。而大概5年前开始,别人咳嗽,总觉得是在讽剌自己,痛苦得不得了。最近3年来,为了不听到人家的咳嗽声,耳朵里塞上橡皮塞子,但是还是听得到,无奈只好关在家里,不出门了。这也是与读书恐怖、红脸恐怖相同的一种强迫观念症。他因为没有觉悟到自己生存的目的是什么。

说起闭门不出的例子,有一位曾经6年完全足不出户的红脸恐怖患者,在这里治疗后,已毕业于工科大学。还有一位心脏麻痹恐怖的女性患者,22年不出家门。

如果这是自觉之后的苦行僧行为,那也应得到了相当的成就,自身也有了满足。古代,在埃及传说有个叫西蒙斯吉利塔斯的和尚,站在石柱顶上长达29年,赢得了众善男信女的敬重和信仰。 还有,达摩大师面壁9年的故事无人不晓。

这种自觉之后的行为是可嘉的。但是,强迫观念患者与此不同,这也想做,那也想做,结果却在欲望和恐怖之间踯躅徘徊,陷入又痛苦、又恐怖的境地,终日处于慌慌张张、手足无措的状态。过了不知多少年仍一无收获,仅仅在苦恼中自怨自艾。不过,这是强迫观念作祟,一旦大彻大悟,10年、20年的迷茫,一朝间顷刻可廓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