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某个次子的诉说

香取:
以前和我一起在先生处住院的一个人给我来了一封信,信中叙说了他的种种苦恼。第一,他是次子,听说在新潟县农村的地方习惯是偏重于长子,而他的父亲尤为极端。因为是次子’所以生病时也不能得到父母的照顾,跑到三子的弟弟处想求其照顾。父亲给他弟弟写信说照顾他对你自己一点也没有好处,把他赶出去。

听说他最近因患胸膜炎而处境很困难。以前似乎经常从妻子的娘家那儿得到补贴,可现在其娘家也因没落而不能给他一点补贴。好像他还有一个孩子,所以他一直在想着今后怎样才能抚养妻子与孩子而深感烦恼。他认为为了这些事来找先生商量确实很过意不去,所以就来找我商量了。

我对此也深表同情,马上就给他写了回信。第一,虽说偏爱长子是很不好,但对你来说是眼前摆着的事实,无法可想。像先生所说“服从事实,顺从境遇”,就当作自己一生下来便是孤儿,现在的烦恼就自然会烟消云散,在实际生活中,充满精力地活下去。至于第二,患有胸膜炎。第三,妻子家的没落,这些都是事实。只有当作一开始妻子就没有娘家而想开些,除了服从事实以外也无什么办法可想。另外,还是直接把这些烦恼和先生商量一下为好。之后他给我回了封非常愉快的信,信中写道浩浩明月同样照亮玉楼与小屋”。我非常想听听先生对此事的批评意见。

森田博士:
过去就有这样的话:“中间的孩子遭人恨”。虽说也没有什么特别遭憎恨的理由,但是上有哥哥,下有弟弟,处于一种两面被木板所夹着的那么一种境遇,似乎不太能任性撒娇。但反过来说,一旦踏上社会的话,次子、三子要比长子容易出道。我们经常能看到这种例子。在世上,大概有很多的人是非常感谢自己的次子身份的。即使是同样的境遇,对某个人来说可能是憎恨的东西,但对另一个人来说却应是感谢不尽的。

这个人的情况不仅仅听本人叙说,如果不仔细地向其父亲等了解一下的话,就不明白是否真的像他本人所说的那样受到父母亲的冷酷对待。作为父母亲来说,也许是为了纠正其个性而特意采取这种冷酷无情的态度。

还有,一般的人无论什么事都是从自我中心来考虑的。例如什么父母、兄弟对自己不够亲切啦等等,而根本不想一想自己对他人的不亲切,总是对他人叙说自己的不满。一旦他长大,稍微知道点道理后,是长子就会说:“我是被娇惯着长大的,所以很软弱”;次子则会说自己因是次子而“在孩提时常受人欺负,形成了乖僻、神 经质的性格”。要想找理由的话总是找得到的。所以光听他本人叙说是不能判断是非、善恶的。应调査他本人的气质、平时的生活 态度,进而好好听听他父母亲所说的,才能作出判断。

总之,这个人不为他父母所喜爱似乎是事实,我们一定要承认 这个事实与“父母总是爱孩子”这个道理所见,应清楚地认识到不 受其父母所喜欢这个事实是很重要的。

有这么个实例。曾在我处住过院的一位重度社交恐怖症患者 得到了预料不到的治愈。但这个人在住院前也说自己的病是受了 家庭的不好影响所致,大肆地诉说家庭的不和以及他母亲不明白 道理的内容,发泄不满与愤恨。可是他的社交恐怖症一旦治愈后, 马上来了一个180度大转弯,知道自己过去的想法错了,母亲和弟 弟对自己充满了爱心,自己也深深地爱着母亲和弟弟。以往所憎 恨的变成了现在的感谢对象。来读一下他所写的一段日记吧:

“给弟弟写信。在患病期间,对弟弟为什么不同情自己的苦恼 而深感不满,而且非常妒忌弟弟的优点。但现在回过头来看看,反 省到自己的自我中心主义给弟弟带来了很多麻烦,痛切做了对不 起的事。在受神经症折磨的6年间,只注意自己的痛苦,忽视了让 作为牺牲品的弟弟遭受了多少烦恼呀。我为了逃避自己的苦恼, 把家务、其他的麻烦事都推给了弟弟,把去别人家上门拜访的应酬 事务也推给了弟弟,仔细想想我真不像一个哥哥。今天的信,对弟 弟来说,是作为一个真正的哥哥的第一封信。

对我的社交恐怖症被治愈,先生就像自己的事情一样感到高 兴。除先生以外感到高兴的就是我母亲了。过去因自己的任性, 对母亲提了多少无理的要求,自己没有精神、心情不好说成是母亲之故。为此,母亲经常终日无言。现在,我要无条件地服从母亲, 只要自己稍微克制一下痛苦,不就能让母亲感到高兴吗……”。

也许大家对这日记并不感到有什么特别,可我却是流着眼泪 读完这篇日记的。一想到一个曾经给其家人带来麻烦的人经我治 疗而痊愈,心中就充满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感慨。

可以说我们是以如下标准来判断一个人的。经常憎恨、抱怨 别人的人本身是个对人冷漠、缺乏爱心的人;而经常赞扬、感谢他 人的人本身是个爱心浓厚的人。

香取君在回信中一边说“要服从事实”,一边说“就当作自己是 个没有父母的孤儿”,“只当作妻子根本不存在娘家”。可那不是事 实,是想像的作为。他必须服从的是有父亲、自己患有胸膜炎这个 事实。所以让我写回信,就这么写你坚信受到父亲憎恨也不管 父母的好恶。假定遭憎恨是有相当的理由,就应在此假定下从各 方面调查自己的所作所为。然后,一旦知道了自己所想、所为不对 的地方必须向父亲好好道歉,这样你与父亲间的亲情之心也就会 复活了。另外,如果不管怎样反省也找不到原因的话也没关系,跑 到父母面前老实地告诉他们自己现在受疾病之苦,难以维持生活 的实情,请求他们的帮助。那个时候,决不可以说什么父母应该爱 子女啦、有照顾子女的义务啦,提出自己的权利反抗父母亲等蠢 事,试着求求他们。虽然自己不讨他们喜欢,自己也毫无办法,但 现在因患病而生活窘迫,请帮助我一下。如此一来,父母肯定会伸 出救助之手……”。

“穷鸟入怀,猎人也不会杀之”。没有人会不帮助真正窘迫的人,这便是人性。就像对待狗一样,不管你任何打、任何骂,它总会 钻到你脚边,无论什么恶人都不会恨它。

看一看他父亲对三子说:“别照顾他”,就必须承认他对父母亲 有相当厉害的对立情绪,因此他这个人必须抛弃掉对抗状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