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强附会一律归咎于病

“身体经常倦怠酸懒,因而精力十分匮乏。特别夏天,是令人讨厌的季节。饮食方面,正常情况下还没什么问题,一旦过量,便胸腹胀闷得难受起来。”夏天倦怠,过饱难受等等,也全都把原因怨在病上面。患者在书面报告中,对因赤面恐怖,与一位地位高、年长的人讲话就心跳过速,在学校被老师指定读课文时就面红耳赤,声音震颤,和人相遇则不能正面对视等等类似的情况也都作了详细地记载和描述。“脑子稀里糊涂,有时虽非有意识地去看什么地方,却总凝视着前方,在那里迟迟发呆,一味地思考些无聊的琐事。对小孩因感到太扰乱人而不大喜欢。”一切的一切,都牵强附会地和病挂起钩来。

“因为讨厌地震,不论是任何程度的微震,身体也能感觉得到,脑袋好像在丝丝地透气。由此养成了用左手去触感左侧颈部动脉的癖好。”

“回想起自己说过的话,会给别人和自己些什么感觉后,再和别人说话时,便因为讨厌说话而沉默起来。”如果对人不发生任何思考,对一切都无所谓、不在乎,那他很可能是痴呆或是意志薄弱者。这位患者的精神效果很好,小学时代就是成绩优秀,初中更是前3名。从初中开始虽然经常受到疾病痛苦的纠缠,成绩却仍然属于优等。所以,可以肯定他的活力是相当强大的。

“在东京大学医院神经科接受了诊断,据说没什么大问题,要我什么也不用担心。可以放宽心思、不必愁苦。最后给了药。拿着大夫写的处方到了药房一看,原来是些治胃的药。由此没再去治。”患者如果好好想一想这些情况,也能断定自己并没有病。虽然明明知道完全是自己的心意不满足,但却经常以自我为核心,不满意别人对自己的态度,所到之处,一味地只是不相信和不满意。再如常见医生对患者提出“啥也甭想就可以”之类的非常无理的要求。但我认为我们可以几天内不吃东西,也可以几天内丝毫不活动,但却不可能几天内啥也不想。停止呼吸或停止心脏跳动,也都是不可能的。我们平常无论干什么、必须弄清楚可能与不可能的界限。无论医生或普通人,认为人可以啥也不加思考地活着的想法,是很奇怪的。

这样的患者,不论是在接受那位医生诊断的时候,都会因为担心不知道是怎样诊断而忧愁不安,并加快了脉搏的跳动。这时的脉搏,和患脚气病及心脏病时的脉搏不同,因提心吊胆,畏首畏尾而微微地颤抖。而且,即使在短时间的诊察过程中,也要出现各种变化。诊断的结果,患者一安下心来,脉相就减弱。让他走动或上下楼梯,相反地倒会出现脉搏减弱的现象。这和真正的心脏病恰恰相反。一般医生对这位患者也许会马上断定他的脉搏快是属于脚气并发症,但是,这位患者现在却没有脚气的表现。

据他说自从16岁以来每年都患脚气,而且至今仍留有症状。那么,他现在应该还保留着脚气的症状。但是,之所以没有,就是因为他以前所说的脚气,可以说实际上只是神经质的一种表现。另外,如果注意一下患者心悸加剧发作时脉搏的变化情况,也可得知完全没必要打针或用冰袋作冷敷。我对这样的患者,当他发作的时候,坚决命令他决对不准使用冰袋,或随便对心脏施加各种什么治疗。这都是战胜恐怖的首要手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