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洁恐怖的病例

下面的病例是一位38岁的有夫之妇,削木松鱼引起的恐怖病例。此例应属于不洁恐怖。她的发病原因,是6年前婶母患中毒性细菌性痢疾住院,从那时开始,患者便形成了担心被传染疾病的恐怖症。买东西找来的零钱,她也担心此钱是否由痢疾病人接触过。她作为照顾婶母的陪人,连到药房去找来的零钱,如果不立即在药房使用,就放心不下。经常因为传染病的问题而十分揪心,悬念不已。随后发展得,看到消毒车也恐怖不安起来。

那一年的年底,婶母又因中风住院,她又负责护理。因婶母平时对腥臭味十分讨厌,致使患者不知不觉地也受到了她的影响,既讨厌腥臭味,也讨厌鱼类的腥味儿。从那以后,虽然对以前的那些传染病逐渐慢慢地忘掉了,但却又对鱼味儿经常不能忘怀。去过鱼店之后,既使上了电车,却仍然好像有鱼腥味儿。自己虽然也觉得自己有些模模糊糊,但却总是忘不掉它,终于发展到连觉得似乎接触了鱼腥的衣服也不得不重新洗一遍。有时候吃了鱼肉、山芋做的蒸饼之后,一缝东西,又突然觉得蒸饼里带有鱼腥味儿。终于因忍受不住,只好再去洗手、漱口。又有一次忽然由木松鱼联想到削木松鱼时那种肮脏的情况(木松鱼,又名鲣鱼。金枪鱼科,体呈纺锤形,长达1米,头大,吻尖,尾柄细小,背黑腹白。供鲜食或制成咸干食品,是主要的食用鱼之一。日本的高知县、鹿儿岛和静冈县盛产且甚有名。日本人的习惯吃法是烤干后削成片再吃。故“削木松鱼”一词已成为日本的日常生活用语——译者注)自己这祥模模糊糊想着,越发要忘掉它、不想它,却越是放心不下。最后,终于从早到晚脑海里总是萦绕着“削木松鱼”的事儿。最后竟然连“削木松鱼”这个词儿及对相关事物一看、一听、一想也都害怕起来。甚至一听到邻居削木松鱼的声音,也想要彻底洗净自己的衣服。因为与附近邻居共同使用一个水井的水,所以每天早上都要特意早起打水,如果不是她第一个先打,便觉得井水已被其他削过木松鱼的人打过了,就不能再打这个井的水。傍晚外出的时候,也总是担心是否会从什么地方传来削木松鱼的声音,甚至因此而战战兢兢,步履艰难起来。有一次看到火车上装满木桶的货车,又听说这种木桶是装木松鱼的木桶,以后只要火车每次经过这里,为了验证这趟火车是否载有装木松鱼的木桶,不睁大眼睛看着火车走过就放心不下。最后只要听到火车的声音就害怕,在别处看到这种大木桶也胆战心惊地害怕起来。即使只想到与木松鱼有关的意思,或听见了削木松鱼的声音,这就得赶快把剪刀、尺子等擦洗干净,否则就提心吊胆,放心不下。

象这样的强迫观念患者,只是由于某种偶然的机会,便对某种特定的不快情感执着心中。而后,越想避开这种不快感,使自己变得轻松愉快一些,却越是不能自拔、恶性循环起来,终于形成一种完全违背普通常理的思维形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