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在情感与事实唯真

自称诗人的人,或入迷的思想家、宗教家们,都是以我所说的“重在情感”为生活目标,却不懂得立足于不可动摇的“事实唯真”这一原则立场上的道理。也就是说,当他们认为人生的目的必须是为了追求对幸福愉快和安乐的满足时,由于思想矛盾,追求安乐,反倒陷入悲痛,乞求极乐世界,反倒尝受地狱之苦。当你以“事实唯真”的原则看待客观事物时,看到鲜花则心情清爽,看到牛虻则心里厌烦。对死恐惧,对生快乐,看到粪便不愉快,看到甜酱感到好吃。所谓那种不把甜酱和粪便同样看待,不把死和生同样看做安乐就不许可,真正是一种歪理。人生因为饿肚子才会悲观厌世。肚子饿了,能吃上粗茶淡饭也觉得好吃,因此也觉得快乐。无论什么事都可以随心所欲的话,归根到底只不过是一种思想游戏罢了。肚子饿了就想吃东西,吃到好吃的东西能高兴就很好。为生的欲望而奋斗,对每天的成果能感到满足就可以。走路时,双足前后交替运动,没有必要专门命名它们谁先谁后。人生旅途上,经常随时陪伴着苦与乐,也没有必要再去专门定名什么什么苦或什么什么乐,只要能够对各个时候的事实给予实事求是的承认就很好了。

有的神经质患者常常诉说:“连自杀的勇气也没有,这样的痛苦到底能受得了受不了,真没有把握”之类的愁苦。如果我们真正具备了必死的条件,无论你是讨庆或顺从,都会要死。在不具备自杀条件的时候,硬想制造那种勇气,这就是思想矛盾。所谓是否能够忍受这些痛苦,因为这种痛苦只是一种预期恐怖,还不是现在已经逼得无可奈何的那样痛苦,所以才会出现这些多余的思想矛盾,牙痛或发高烧40多度的时候,你对它是否能忍受得了呢?受得了也好,受不了也好,除了静心忍耐别无他法。能否治愈的何题,也要看各人病情如何,也没有其它办法。这并不是患者是否能忍受得了的问题。怕死就得强忍着痛苦,无论是怎样难过也只有在勉强忍耐中寻求活路。不管你是怎样翻身打滚,坐卧不安,在医生要求你必须安静的时候,你就必须得尽力安安静静地睡下去。

某重症肺炎患者,把医生嘱咐不准乱动的话当成难为人,因为自己跑去上厕所而导致不可挽救。其他同病患者,症状比他严重得多,但他们严格遵守医囑,因此反而得救。这绝不是个能够忍受得了或忍受不了的问题,除了服从这种事实,听其自然地任凭痛苦自然发展,此外没有其他办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