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与情感的拼搏战

第一次来信(只摘录其来信中的要点部分)……从今以后,不得已只好独身一人想法克服自己这令人讨厌的癖性,按照先生所说“把痛苦看做痛苦来接受”的教导去努力实践。然而,敝人这神罚恐怖症确实是相当顽固地迷漫在我的心中,很难将它排除,只好每天每天过着烦闷不解的日子。之所以如此,就因为在自己的内心里总是浮现着神的姿态,而且出现过一些似曾冒渎过这些神灵的妄想。由于这些细小的情节,便觉得好象是我惹怒了神佛,为了要处罚我,才让我得病,看来这是我罪有应得的事。从理智上我虽窃窃私语似地在心中暗自认为并没有这样的神佛,但在情感上却又不能这样相信。因为在理智和情感之间发生着这样的浴血战斗,使我的头脑几乎要破裂了似地,但在听了先生这样德高望众的大夫的指教后,或许能使这顽强的情感得到屈服,消声匿迹。……再者,每天过着游手好闲的生活,反倒使精祌上增加许多痛苦,所以虽然也想到什么地方去做点什么工作,但又觉得自己负有教师这样重大的责任,开展交际活动不太适当。真还不知如何是好!……关于敝人的赤面恐怖,诚然象上个月从先生处聆教的那样要承认水是冰冷的东西,要坚信无论任何人都懂得羞耻。”若能抱定这种决心,可能就会治好。我虽具有了这样的心情,但是一旦遇到生人,无论怎样也还不行,仍会出现这令人讨厌的怪癖。……哎,我的前途现在是一片黒暗,能够拯救我、将我引向光明世界的唯有先生,再无他人。请对上述有关情况以及正确对待神佛的宗教观等等,赐予教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