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眼光真凄凉”!

第五封信……前些天,深蒙先生教导,我的赤面恐怖已基本见好。现在冋到老家,准备休息十几天。当然还打算继续赤面恐怖的治疗。我想广泛进行交际,决不再过回避生人的独居生活。现在来到人们面前,象以前那样涌上心头的那种激烈的恐怖,已经大大减轻了。以前走路也战战兢兢,与人视线相遇时,刷地一下双颊变红,眼色矇胧、脚步踉踉跄跄。现在不再那么害怕,也小那么脸红。走路也很踏实了。但眼还有些呆滞,胸中稍有些苦闷。特别是和别人对坐的时候,仍非常痛苦,和对方的视线一接触,我的眼睛就圆瞪着流出泪水。一旦想到自己这充满恐怖的丑相让对方看了造成不快,这也是我的罪过时,胸中就痛苦不堪。然而,由于先生的教导已经浸入我的身心,所以,我绝对不再表现的,只顾低头向下凝视那样地自卑,而是注目凝视着对方的脸面。虽说这种发作和以前相比,的确减轻多了。然而,却有一位朋友(这是一位非常爽快的人)说我:“你的眼光真凄凉,有什么悲观的事情吗?”另外还有很多人说我“你是个年轻人,却这么没精神,这样可不行”。原來认为赤面恐怖的发作,只是自己的错觉,现在一想到别人也能看出自己这样发作的情况,就越发痛苦,落入悲观的深渊。自己如果这样下去,成为一个没志气、没精神的人,又得不到和其他人交际往来的机会,便感到自己前途暗淡无光,这就更加苦不堪言。实际上,现在我连一个朋友也没有。即使去访问人家,好象也老是看人家那讨厌的脸色。因此我已完全陷入孤独。

我在一本书中曾经看到“耳朵不齐的人,内心冲突不断,一生以不幸告终”。我的耳朵右边比左边小很多,而且形状也不一致,因此,我从小时就开始,是一个腼腆的人。一直担心这种赤面恐怖终生难治而烦闷不堪。当自己反问自己:“那为什么神罚恐怖能够治愈呢”,便又自我解释认为这是一种暂时发生的症状,而赤面恐怖则是从儿童时代就发生的症状。再者。因为耳朵是长在脸上,它的左右不齐自然也是出现赤面恐怖的原因。自己随意地这样牵强附会一些道理。认为自己这一辈子也不会得到充分的社会交往,难道就这样不幸地告终吗。心里总是这样无休止地思考,毫不间断地悲观不已。

虽说多次麻烦先生,非常对不起,但是这个耳朵不齐的疑间如果不能及早解决,由于自我暗示,心情会越来越恶化,为此衷心拜托,请回答以下问题为盼。

1、双耳不齐是不是赤面恐怖不能治愈的理由?经过实行前几天先生的指教,症状较前已大部分见好,今后能否继续好转、逐步痊愈?
2、即便是瞪着大眼难道也可以和人交往吗?它是否算是罪过?
3、来自他人的对自己的评论,也值得引起悲观吗,出现烦闷也无关紧要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