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注意

关于注意的冋题已在第一编《实质》中讲过。但是,还必须进一步补充有关治疗上的一、两件事。

如前所述我们去干本能性的事情,已经习惯了的事情或经常接触的事情,之所以并不感到费力,是因为对它们未曾自觉地加以注意,即只是所谓无意识地注意。与此相反,遇到关系自己生存的重大刺激,或者主动性努力越大的事就越能引起当事者对这一事件的注意。对于这些则将会伴随着出现明显的意识活动。我们的日常行为只有在这种刺激、努力和注意效用等调节都很适当的时候,才能毫无障碍地进行。例如我们平常既不加注意,也不予努力,几乎是无意识地拿起筷子就很麻俐地夹煮豆吃,自己是怎样使用筷子的并未加以注意等等,相反,或者是在一位害羞人的面前接过茶杯时,并没想手指要发抖,却竟然出现几乎掉落茶杯的情况。这是因为自己的注意没有集中在茶怀上,而是把注意倾 注在手怎样拿杯,自己的姿势、态度等方面。这就是因为失去了我所说的意识的末梢性,注意没有指向目的物,而不自然地指向了自己的手和足。这时越是努力却越相反越要失去对注意的调节。在过独木挢时,根据它的高度是一米,还是十米,而难易大不相同。一米高时,一心一意盯住前方向前走就行,但是加高之后,眼既要向前看,还要向脚下看,因为关注于这两个方面,走动就难了。歇斯底里的梦游症,之所以能够几乎是奇迹般地走过险峻陡峭的悬崖断壁,就是因为他注意单一,只是盯住他那目的的方向,处在所谓忘我的状态,一点儿也不注意自己脚旁的情况。

某神经质患者,自己一面在拉着小提琴,却似乎又感觉不到在拉。走过电车道时,又出现被吸向电车方向的惑觉,写笔记时则感觉手指运转不自然。厉害时的象是得了书写痉挛。这些,都可以依据该患者失去意识的末梢性加以说明。

另外,有–位不洁恐怖患者,总是担心自己的手沾染了什么不洁净的东西。在注意力集中指向此事的时候,视力有些朦胧,终于有时出现分辨不清的现象。这是因为注意与努力两者超过了限度,不知不觉地造成眼肌的极度挛缩,因而丧失了适度调节的作用,并造成了眼肌疲劳引起了这种现象。

另外,与以上情况相反,在发生吃惊或者生气等感受时,意识的末梢性完全超越限度,注意力缩小在该对象的一个点上,形成所谓无意识注意的固着,有的完全忘却四周,象是失去了自我意识。有些感受之所以经常伴随出现意识时混浊,就是因为这种理由。这时,注意根本不能指向中心性方向,所以,和神经质的症状相反,出现了以上列举的歇斯底里那奇迹般的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