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神经症症状是主观意识的产物

日高(警官):

我也是因社交恐怖而苦恼。学校毕业后曾做过一年的中学教师。那时,与学生见面感到很痛苦,每天一起床,就为此而苦恼。 对学生在教室里吵闹,自己平息无方,亦感到悲观失望。经过先生的住院治疗,考虑问题的落脚点有了改变,过去在宿舍里连洗涤衣服等事不能干,现在可以顺利地完成了;以前在路上遇到上司,往往绕道回避,现在主动地上前与其打招呼了。每天生活得非常愉快。


森田博士:

患红脸恐怖和社交恐怖的人很多,日高君、山野井君都是这样的病例。看到他们现在的健康状况,你能够想像他们曾患过社交恐怖症吗?

现在在座的古庄先生,喝茶时因拿茶杯的手颤抖,把茶水泼溅到外面,为此而苦恼,故只好避开需要喝茶的场合。这是与“书写痉挛”同样性质的症状,可称为“茶痉”。我代他把这症状介绍给大家,是为了告诉大家,只有如实暴露自己的阴暗面,由于有了忏悔 之心,才能够尽快治愈。如果自己主动向大家坦白,将会治愈得更快。

古庄先生,恐怕对我向大家介绍你的“茶疼”感到难为情吧,在人前感到害羞是理所当然的心理。若明白这一点,手的颤抖可以彻底治愈,像日高君、日野井君,以及所有治愈的人,都愿意把自己在人前张惶失措、演说时声音发抖等现象如实地坦白出来。

再则,山野井君不但自己完全治好了病,而且帮助治疗许多其他的神经症患者。我这里几乎所有治愈的患者,都像山野井君那样指导尚在受神经症折磨的患者。

我一直感到遗憾的是一般医生不愿了解神经症的本质。像所有被治愈的患者都明白的那样,神经症实际上不是病,也不是什么神经方面的衰弱所致,那是主观意识上的精神性的产物。因此,只有体验过神经症症状的人,才会懂得它的真髓。没有亲身体验, 即使是医生,也不容易明白它的本质。可以说,主观性的精神性的东西是不容易理解的,不过像用显微镜检查细菌一样,虽然麻烦但依据推理、判断功能,没有亲身体验也可以理解其真谛。

我的著作,尽可能使用明白易懂的语言,有关著作内容的真实性和深刻性,与使用语言难易没有任何关系。一般医生把我写的 《神经衰弱和强迫观念的根治法》那样的著作视为通俗读物而不屑一顾,而对《神经症的本质和治疗》这类稍有些繁杂的书则因为麻烦而不愿认真地阅读。

特别是日本的学者虚荣心强,认为通俗和实用是做学问的大忌。比如一个医生不会说德语就不像医生亦是出于这种成见。

古代有过一段不会写万叶假名就不是学者的时代。以后很长时期内,学者们又认为不会写汉字要受到旁人的歧视,因而写文章不用日常使用的语言,正是这种因素妨碍了文艺和学问的进步。 在那样的时代,女性不是学者,故不受这种清规戒律的限制,可以任意使用俗语和假名文字。《源氏物语》、《草纸枕》等著作能够诞生,反而依靠女性开创了文学。这是文学博士藤冈的观点,我也有同感。出于这种教训,所以对脱离了实际生活、妄自尊大等所谓的学者风度其实是有害无益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