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坚强来自软弱到极点时

(一)脸皮薄,胆子大

佐藤(医师):
我从孩提时就很怕羞。我的故乡人福岛把这说成是“脸皮薄”,就是指不善于与人交际的人。但也有这种说法:“脸皮薄的人胆子大”,大概是形容某些羸弱的女性,在一定的场合下反而能发挥男人都望尘莫及的强韧吧。

我曾出现过正视恐怖。刚当上医生时,为一个变态的精神病患者诊视,他正好与“脸皮薄”类的人相反,是个几次被判刑的可怕家伙。他露出遍体鳞伤的刀疤吓唬我,并且咄咄逼人地对我说: “我哪里是精神病?”我虽想作为医生不应屈服这种人的气焰,可由于“脸皮薄”,终于不敢抬头去正视他。

从此,不愿意到那个患者的病房去。平时精神恍惚,不敢正面凝视他人。尤其被那个患者说了声:“医生,您眼睛不好哇,老是晃眼。”之后,我越发不敢去那个患者的病房了。正视恐怖,后来自然而然地好了,但羞于见人的本性依旧,很是苦恼。

森田博士:
“脸皮薄的人胆子大”这种说法,巧妙地点破了人类心理的一 方面。流传于世的谚语,往往透射着真理的光辉。自古以来人们通过直感获悉的现象,也属于心理学家范围了。精神病学家悉心研究才发现的人类心理事实,实际上人类自古以来就明了了。

与此类似的还有“谦恭的人固执”的说法。大家仔细观察一下他人的活动,在走廊等处,恭敬的致礼、问候的人,常常是些人际关系中不肯调和、妥协的人。

“脸皮薄”有两种,一种是有不肯服输、要努力进取的上进心, 仅仅因为在人前感到不自在而回避退缩,这可以从孩子、女性或意志薄弱者身上看到。

还有一种“脸皮薄”,表现在神经症的人在恐怖场合,出于强烈的好胜心,认为在人前必须堂堂正气,不应有害羞心,拼命努力却难以如愿。结果自卑感越发严重,陷人愁肠百结的境地。

“脸皮薄的人胆子大”是怎样一种情形呢?比如普通的女性, 意识到自己是一个女人,天生的弱者,没有必须要坚强、不能软弱的对抗心理。像在夫妻吵架、强盗人侵、发生火灾等场合,虽无虚张声势,却全力以赴,以必死的精神显示出英勇顽强。这属于第一种类型的“脸皮薄”,因为耻辱时任其耻辱,任其软弱到极点,一旦需要之时,反而表现出坚韧不拔。

意志薄弱者和精神病患者,由于附加了各种不同的条件,与 “软弱到极点”不同,他们自不量力,看不清方向,常干些突发的没有谋划的意外行动。有时出乎意料地表现顽强,但也有意外的软弱。“疯子的力气大”是因为精神上缺乏抑制作用、能全力施展的缘故。战争中一马当先建立功勋的士兵,复员后沦为小偷被抓住的例子也有。都是由于意志薄弱、抑制力缺乏所致。滑铁卢大战时,有两位英军勇士,趁着夜幕,携带炸弹潜入敌人阵地,完成了重要的任务。两位勇士在惠灵顿长官前受奖,其中一位发言时竟抖索着说不出话来。据说惠灵顿长官当时说了这样的话:“知道畏惧者才是真正的勇士”。有恐惧说明抑制力强,一边任其恐惧,一边不得已完成必要的自身工作,才是真正的勇者。

(二)精神病人的力量是敌不过的

森田博士:
佐藤君的“正视恐怖”,起因为慑于变态患者,而自己作为一名医生不应服输这样的思想矛盾所造成的。我也曾受到变态患者的骚扰,我知道力量上是敌不过这些精神病人的,因此也决没有斗败他们的意图。对乱喊乱叫的患者,不去过分重视他。我的冷漠态度,反而使患者也冷静下来,只说些想说的话,不信口开河了。狗在街上和其他狗相遇,若卷起尾巴低下头地过去,其他狗也不会来追赶或撕咬。我对付这类患者也模仿这种方法,夹紧尾巴,没有丝毫与其对抗的心理,软弱到了极点。社交恐怖者倘也理解这种奥妙,就不会受到他人的敌视,且能取得最终的胜利。明白了这点, 病即痊愈了。

我谈了一下自己的体验,在根岸医院(精神病院)工作时,刚进病房,一个患者将盛着漱口水的瓶狠命地扔了过来,瓶子从我身边擦过,落在后面墙上,顿时摔得粉碎。又有一次,这个患者把我按在床上,胡乱打我腰部。但他施暴时也懂得分寸,扔瓶子时没有要将人致伤地乱扔,打我时也没有在要害部位乱打。

那种场合,我作为医生,对患者完全没有抵抗,任他所为。这样令人不快的事,我之所以坦然处之,与多少掌握一些柔道也有关系。先必须弄清对手攻击的情形,在自身完全没有危险的前提下,任其患者所为。后来,这个患者对我反而特别顺服。据说,他曾对人讲这个医院内真正的医生,只有森田。”出院后还对我寄予好感,经常送来物品和寄来信件。

另外,有次诊视时,有个患者突然从侧面向我踢来,我顿时从椅子上摔下。还有次被打得眼冒金星。总之都是精神病人所为, 我一点也不感到恼火。

我想忠告社交恐怖者一言,自己胆小、有劣等感是天生的,无可奈何的事。当用尽各种手段、方法仍无济于事时,就开辟了新的道路。这就是“任其软弱到极点”的意思,物极必反。无论自身面对的处境或者工作方面,应该做的事,再困难也要去完成。因为“黔驴技穷”,随着临界点的“突破”,当在人前无论何种态度处世都无所谓时,转机就来了。

山野井:
如前所说,我出院后,硬着头皮去见公司的领导时,紧张得心扑扑乱跳,说话声音都颤抖,任其紧张,照样做我应做的事,一下子说话顺畅起来了。我体会到这就是先生所说的“突破”。当时我为社交恐怖的治愈而高兴得不得了,但后来症状又出现了。无奈之中继续带着症状干应该干的事,自然地让自己软弱到极点,终于真正地好转了。现在有时尽管心情不宁,我也不在乎。顺利时候感到高兴,不顺利也认为是理所当然,不感到特别的痛苦。

森田博士:
再稍就这个问题探讨一下吧。我们做某件事情时,一般有两 种态度:一种是主动地表现出勇气百倍的样子,实际上是虚张声势做作出来,反而很不自然。遇到复杂的交易和谈判时,靠虚假勇气支撑的结果是屡遭失败,最后悲观地认为自己无能,越来越陷人愁肠百结的境地。

另一种是被动的、不得已而为的态度,这是毫无虚伪的做作。 认识到自己的软弱,谈判场合反而表现出罕见的潜力,即使不贏, 至少也不输。采取这种态度,胜了高兴,败了也不以为然,没有悲观情绪。

所谓“软弱到了极点”,不是会越来越懦弱下去吗?实际上决不会这样。我们具有欲罢不能的上进心,意识到自身的软弱,反而会背水一战,下必胜的决心;意识到自己头脑迟钝,会比正常人加倍的努力。意识到自己不近人情,会更谨慎处世,不怨天尤人。

认识到敌不过精神病人的力量,懂得在伟人面前不能趾高气扬,只能夹紧尾巴,软弱到底。社交场合自我介绍时,不能充分表达内心的思想,能够心安理得吗?肯定会自责,感到懊恼不已。但因为天生的软弱,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夹紧尾巴,是恐怖的表现;遗憾、不服输是欲望的表现。这种“恐怖”和“欲望”间的冲突越大,能忍受这种痛苦坚持下去的人,是了不起的人,是伟大的人。

而否定“恐怖”、舍弃“欲望”的人,是似是而非的修道士或是强迫观念者。正因为有内心矛盾,人才会进步。比如不能在人前流畅地表达,内心却十分希望表达得充分的时候,他会千方百计在语言表达上下一番功夫。如此一来,活跃了思想,文章也精练了,人生观也革新了。正是在“恐怖”和“欲望”两方面强烈的相互作用下,真正得到人生修养的熏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