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离开了恶智之地

井上:
前不久,我读了自己在住院期间所写的日记,看到第四天的日记上写着“今天一天大便2次,是不是去几次厕所都不要紧吗?”看到这里,禁不住自己也笑出了声。如此可笑的问题连小学生也不会提吧。在这上面,森田先生用红字批写了“根据需要”。完全如此,即使你说上厕所一天不能超过2次以上”,但当憋不住,不去不行时,除了去以外也无其他什么好方法了。对于一点都不顾实际,一味追究大道理的神经症患者的那种不灵活样子,由此就可见一斑了。被恶智所困时,竟会愚蠢地提出如此问题,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

在被恶智所困的时候,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世界变得荒凉不堪。而现在,在学校,对以前感到毫无意义的讲演,则变得津津有味了,因此对任何事都很感兴趣。前几天,在校园中见到形状、颜色稍有不同的小石子很感兴趣,拾起塞进口袋带回家后,放在桌上做装饰。但最近碰到了一件小小的不幸,以此为契机又一次陷人茫然、烦闷之中,变得毫无欲望,看什么都没兴趣;并拘泥于“不能总是没有欲望”这一句话,越来越痛苦不堪。可是通过先生的教诲,使我注意到悲伤的时候没有欲望是理所当然的这一点,不久苦恼就消失了。

心情上受到一点打击就如此痛苦,所以使我深深感到为心悸、猝倒恐怖等种种复杂症状所困扰着的人是何等难受,且自己在受神经症症状折磨时,完全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对人缺乏同情心,现在对此知道得很清楚(注:该人忘记了自己以前也曾为心悸所折磨)。

在这个会上也几次听人说:“我还没有完全治好”,这使我想起先生说过的一句话“神经症患者非常不愿抛弃自己是病人这个角色”。(也可以看出)他们好像紧紧抱住病人这一点不放,不愿离开,虽然若能扔掉自己是病人这个角色的话就可以治愈……。

森田博士:
如果茫然地想像现在井上君所说“对小石子也感兴趣”的话,也许难以理解,但是想像一下海水浴时的情况就容易理解了。我们去海水浴时,在海边沙滩上散步,即使是毫无价值的贝壳,看到了也会觉得很有趣,会拾起来,但一回到家就兴趣顿失,扔在一边。去温泉等地,百无聊赖时,也会被河边形状奇异的卵石、路边小小的花草等所吸引,那便是自然之心。但在我家里的神经症患者们因找不到工作而每天困惑不已,根本不会对庭院中那许多盆景瞧上一眼,也不会注意花盆里的泥土了。花草枯掉了,不闻不问何时花开花落。井上君虽然每天很忙,竟还有余心被小石子所吸引;而住院患者虽然整天无所事事,悠悠闲闲却不会对珍花奇木看上一眼,两者简直是天壤之别。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差别呢?住院患者脑子中一味想着的是“做什么工作才能治好毛病呢?”,“什么事也不做不太好,但有什么适当的工作可以做吗?”也就是说受恶智所害。在此,抛掉那个恶智,改变心情的话,那么神经症的症状就会治好,对形形式式的事情也会变得有兴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