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迷信与正信

香取:
我认为先生作为科学家是伟大的,但另一方面具有宗教信仰的人也很伟大。先生是非常透彻的,但易被认为似乎没有信仰。前不久先生患大病时,自认为这次无救了,特地把井上君和我叫到枕边说道:“我死到临头,反而更执着于生,叫你们来是因为想让你 们看看什么是烦恼、什么是现实”。

但我认为,具有安心死去的信仰的人倒是也很伟大的。他们 认为死亡是不存在的,也就是说生命是永恒的。他们信上帝、佛 教。如果我也能有这种信仰就好了,可遗憾的是很难办到。

在住院期间,曾远远看见先生与夫人从邻居在大扫除时扔到 马路上的垃圾中收集可作为燃料用的东西去烧洗澡水。另外,先 生还和患者一起去菜市捡被扔掉的菜叶和胡萝卜等用来喂饲养着 的鸡、兔。虽然当时我也一起去了,但因旁人瞪着眼睛看着而感到很难为情。当然如果习惯了的话,也就没什么了。我想那是大家 努力的结果。

记得有一个我钦佩的、具有信仰的人,不知从哪个佛教大学毕 业。他曾说没有比僧侣更无信仰了,所以他自己停止了僧侣生活, 而去捡拾市内的垃圾。他对着垃圾双手合十顶礼膜拜,从心中感 到佛祖让自己去做如此善事,让被扔掉的垃圾变得有益。我自己 在拾被扔掉的东西时,常要督促,需要努力才行,而他却非常愉快 地、充满感谢地做着。午饭也是吃从垃圾中挑捡出来的东西。他 的这种表现只有靠信仰的力量才能做到。他还指导贫民窟的孩子 们整理从垃圾中收集来的东西而得到可观的收人,之后又得到众 多慈善家的募捐,终于在名古屋建造了钢筋水泥的贫民住宅。他 穿着比工人还要脏的衣服,去参加并解决了工人们间的争议。他 住的是10平方米左右的房子,其中1/3还是壁橱。他的身高足有 2米,听说睡觉时要把脚伸进壁橱才行。屋顶是用马口铁的材料 做的,当然也是捡来的。在那间小屋里一住就是10年,如果没有 信仰的力量确确实实是办不到的。据此可知除个人的努力以外, 还可靠信仰的支撑才能达到某种境界。

畔上:
我父亲是内村襤三先生的弟子,我也曾经常去父亲的教会处 听布教,因此对宗教也一知半解地了解些。正如刚才香取君听说 的那样,虽然某个人说“安心地死去”啦、“视死如归”啦,可是真正 的信仰并非是那么回事。认为死后有极乐世界、天堂的想法只是迷信。

我们在患病时也会去看许多医生,自己也会尝试各种各样办 法治疗。然而即使如此也不一定看好,所以才设法来听任先生的 治疗。自己的疾病到底会怎样,自己也心中没底。同样,对自己的 人生如何考虑也无法得以解决。正因无法解决,才不得不尝试听 任上帝,那便是信仰。根本不可能知道死后是去地狱,还是去极乐 世界。

曾听某位有名的基督教信徒说过,死后的事只有听任上帝的 安排,但实际上真到死亡临头时,根本不像原先所想像的那样,能 感受到自己的我与听任上帝之间有深刻的斗争。当然,也不能说 这个基督教徒没有信仰。

森田博士 :
畔上君的想法与我的想法大致相同,对亲鸾上人的信仰也大 致如此。

大家到我这里来是听说森田的疗法与普通的医生不一样,虽 说不明白其意义,抱有怀疑。但到现在为止,神经症治疗效果不 大,故而显得缺乏办法,只能听任森田摆布。也有边怀疑,边照森 田所说的进行。我把那种边怀疑、边实行叫作“顺从”。怀疑的是 我,听从的是理智。怀疑和理智的对立越扩大,这两者之间的斗争 也就越激烈,那便是“大服从”。毫不怀疑听从森田是盲从、是迷 信,与相信新兴宗教和外行人所称的疗法没什么两样。平常我们 说的“大疑才能大悟”便是这个道理。神经症的治疗也同样如此,越是以前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治疗,有过各种各样迷茫的人越是能

够治好。

愚夫、愚妇念诵“南无阿弥陀佛”只是仅此而已的盲从,与真正 的信仰、出色的顺从这个境地还相差甚远,也与大疑之后有大悟的 亲鸾上人提出的“南无阿弥陀佛”有很大的不同。

我的话中稍微带点思想的闲谈,也包括了永恒的生命、人生的 幸福等,是抽象的语言,没有一定的内容,可因每个人的经验而对 此有不同的解释。哪怕是同一句话,有教养的人、有深刻宗教体验 的人与并非那样的人在对此理解方面则完全不同。即使不是那么 难懂的语言,比如说日常生活中常用的“出色的人”这样一句话,也 因年龄、经验、教养等不同的理解,何况是“永恒的生命”这句话了, 更会因人而异,而可有完全不同的理解。又如向垃圾膜拜的人、香 取君及我三者对于“永恒的生命”这方面的理解也有很大不同。我 自己在给《神经质》杂志写稿,在《形外会》(森田创办的学术讨论会名称——译者注)上的讲话,对我来说便是“永恒的生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