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调和与不调和

佐藤:
昨天晚上因医院附近火灾而彻夜未眠。今天起床时好像有点发热、头痛,所以不想出席今天的形外会,但最终还是下了下狠心出门了。在电车中看看书,不知不觉地心情就变好了,头痛也没了。

实际上我也患有红脸恐怖症,在这么多的人面前讲话很不习惯。可是下决心试一试,就发现并无什么大不了,也能在众人面前讲话。这都是因为有调和。我之所以能走出家门,站在这里是由于把自己置于精神紧张状态之中的缘故。有一个词叫“开端”。外科手术中也只是在切开皮肤时感到疼痛,之后就什么感觉也没有了。洗澡时泡到热水中去时也只在一开始时感到烫。

对于因受神经症种种症状所折磨的人来说,应该说这个“开端”确实很要紧。在开始时稍微狠狠心的话,就可明白天下没有什么不能做的事。我认为对大家来说最主要的是接受森田先生的观点,首要的就是行动。

森田博士:
在此对佐藤君所说的“调和”作一说明。刚才佐藤君说在家时头很疼,但坐上电车后就好了称之为“调和”。但是佐藤君今天没有发热所以很荣幸,万一是流感等原因而致头疼的话,躺着才能“调和”,减少痛苦,出门反而会“不调和”,加剧头痛。也就是说“调和”存在于自己的身体状况、周围环境、活动状态的相互关系之间,不是说什么都要活动、都要呼吸室外空气。

神经症患者经常诉说身体有发热感,量量体温会发现没有发热。这只是神经性的失调。在这种情形下可通过到室外活动而得到调和,但患者因害怕患病却躲在家里,一动也不动,就会越来越不调和。另外,当患肺尖炎等而有微热时,必须要保持安静,作好休养。

还有,在召开较为简单的座谈会时,坐着说话就比较“调和”。但像这么多人一起作系统性的讲话时,坐着会使精神紧张不起来而得不到调和。如站起来作出背水一战的样子,每个人的讲话就不会没完没了,也不会发生讲话讲到一半却讲不下去、断断续续的情况了。因为有了这种精神紧张状态,即可在讲话中想起种种事情,讲话也变得有条理了。也就是说座谈时要坐着,讲演时要站着,均为合适。

另外,心悸恐怖症患者如被家属过于照顾,如一味让其躺着,还要用冰袋冷敷等,只会越来越坏。但当让他一个人去乘电车,在旁边没有人给他帮助时,就能使他的精神紧张并得以“调和”,不会发作。与此相反,患有真正的心脏衰竭时,不绝对安静就得不到“调和”,甚至可能会有生命危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