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摩大师的佛性论

据说达摩大师(达摩,或称达磨,原名为菩提达磨,Bodbidharimu,公元528或536,是中国佛教禅宗的创始者,相传为南天竺人。香至国的王子南朝宋末航海到广州,又去北魏洛阳(旧说过金陵时与梁武帝面谈不契,遂渡江北去)后往嵩山少林寺,传说他在此面壁打坐九年,后遇慧可(487—59)授以《楞伽经》四卷,并将心法传授给他,禅宗于是得以流传,达摩的谥号为园觉大师。世间有很多关于他有名的故事传说——译者注)在他的佛性论中有如下这样一段话:凡夫当生忧死,临饱愁饥,皆名曰大惑,故至人不谋其前,不虑其后,古今不变,时时归道。”忽滑谷文学博士在某杂志上对此作了如下的解释;”凡夫贪生反而近乎死,追求名誉反倒受毁,图谋私利反而招损,故曰吾人须清除私欲妄想,才能使人生到处均可找到快乐的天地。”我对于宗教和哲学都是个彻底的门外汉,对此倘若乱加评论,必将犯下重大的潜越之罪。然而,和我们同样都是门外汉的凡夫,即强迫观念患者们,如果读了这段说明,很多人都会领会错误,越加受到思想矛盾冲突的苦恼,很容易出现错误的想法。例如,很可能把“清除私欲妄想”领会成要否定人们的七情六欲。即使饿了也不能说饿,看到美女也不能说溧亮。因不允许出现害羞腼腆等想法,而导致成为赤面恐怖症患者。因不许可为害怕肺病,反而更加焦急不安,惊慌失措,成为一个肺病恐怖的强迫观念症患者。这就是,企图把不可能当成可能,由忽视或否定“事实”的思想矛盾引起的。再如所谓“到处均可找到快乐天地”,也是我们这些凡夫俗人凭空想象的净土。简单地说,想得到快乐天地岂不也是我们过大的私欲妄想吗?看来这和达摩大师所说的内容,也多少存在着某些不同吧!达摩大师所说“故名为大惑”的简单意思,是指对过去的牢骚和对未来的杞人忧天。“至人”则是指要从各个当时的现实状况出发,面对生存要生活,面临死亡也要身临其境。其中,依时间,场所和个人情况,会分別产生不同的感受,情感或欲望。饥时则求食,疑时要探究,但并不是临生想死,临死想生。而是面对生存出现生存的欲望,面临死亡出现对死亡的恐怖。这时,我们的本能和知识,才能顺应各自的不同情况,随机应变地做出最适当的反应,从忽滑谷氏所说“贪生反倒近乎死”可知,既不能贪生,也不要杞人忧天。所谓“时时归道”,本来就是我等不懂的问题,但若揣测着说的话,所谓道就是古今不变的根本道理、法则,人依然是人,木石还是木石,病人还是病人,健者还是健者。这都是一贯不变的事实。在这些事实彻底实现时,就会时时刻刻地适应着时间和场合发挥出个人最大的适应能力。这岂不就是时时归道的道理吗。看来,卢梭(卢梭,即让-雅克-卢梭。Jean?Jacqu­es-RousseaU、1712-1778,法国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教育学家、文学家,他出生于瑞士日内瓦一个钟表匠的家庭。他的哲学思想和社会观对法国的资产阶级革命产生了极大的影呐。他认为在原始社会的“自然状态”下,人人都享受“自然”的自由平等,道德的败坏,是由于科学和艺术的发展。私有制的产生是不平等的根源。他主张订立契约,成立公民社会,以保障个人的生命财产和人权。在教育上他主张“回归自然’要顺应儿童本性,自由发展,他曾为《百科全书》撰写过有关音乐等方面的条目。作有歌剧六部。著有《论科学和艺术是否败坏或增进道德》、《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民约论》、小说《爱弥儿》和《新爱洛绮丝》自传体的《忏悔录》、《音乐辞典>等——译者注)等人所说旳“回归自然”大概也包含着这个意思。所谓豁出性命或灭却心头杂念,也和这个意思相同。当然,真是要想豁出性命的话,那已经成为思想的矛盾,反倒不可能把性命豁出去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