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细微琐碎所束缚

倘再进一步略加说明的话,某日,对一位先后连续患有吉凶恐怖、渎神恐怖及其他多种恐怖的强迫观念患者,我列举了鼻尖恐怖的例子给他听,他却也立即把注意力固着在鼻子上面。在那几天里,鼻子总是找他的麻烦。象这样的患者,不论什么时候,一遇到什么细微琐碎的不愉快,立即就会忧心忡仲,拘泥不安。因为他经常过分注意保重身体,略一刮风似乎就打冷战,立即就要感冒似地,把无关紧要的厌恶心情也作为一生中的重大事件来对待。

当问他钟表的声音对你是否有妨碍时,他回答虽能听到挂钟的声音,但越是来到挂钟跟前,却越是听不到了。这主要是由于注意力是否集中和指向的差异。有的神经质患者断定自己是听觉过敏,据说即便把怀錶放在枕边,也影响得睡不着,但这绝不是什么听觉过敏,只是听觉是否固着的缘故。有的人说自己从来不做梦。神经质多数却想用经常做梦来当做失眠的证据。这种所谓的梦多,绝不是实际上梦的多少,仅仅是注意是否固着的不同。即使是所谓不做梦的人,倘若经常让他在刚刚睡醒的时候务必考虑一下自己是否做过梦,结果几乎是没有不做梦的。

广义地说,几乎所有的人没有不存在强迫观念的。例如,因为被钟表声音吵的睡不好经常微梦,因此总是不得安心,所以大多数人都不想听到钟声,不愿做梦的人反抗心理非常强烈,这就成为神经质的症状之一。当我从剧场回来看书的时候,戏剧“千代荻”的千松”的形象总是牢牢地占据着脑?海,心神一点也不能指向书本,这时候,这个“千松”就成了“赶也赶不走的烦恼的狗”。但因这并不是怎么太重大的事端,所以并未伴随产主那么大的痛苦。临近考试的学生,身体负担稍有加重,有的因此就形成强迫观念那样的痛苦。现在正在学数学,却还挂着昨天的英语分数和明天的历史考题。为了不去想这些,越不想分心越是着急,越发不能把精力集中在数学学习上。这种情况就是一般人日常生活中表现的强迫观念。佛教里所说的烦恼就是这种广义的意思。将它加以扩大夸张,作为典型就是病态的强迫观念。依照我们对强迫观念的了解,拿它对照我们普通的常态心理,就可以找到自我精神修养的标准。也可以由此消除我们的烦恼。而强迫现念的治愈,也就是烦恼的解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