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的宗教观

(我对以上来信的回信)贵函有所谓“努力把痛苦当做痛苦来接受”的说法,倘真这样努力,就又使痛苦成为双重了。实际上即使不努力,痛苦终究还是痛苦。所以,想特意设法取消痛苦这是多余的。降临在身的灾难,涌现心头的痛苦,除了承认事实、听之任之,别无他法。就象禅家所说“心头无杂念,烈火也觉凉”那祥,已经到了这神时候,若再专心致志地祈求听其自然,或用上力气去灭却心头杂念的话,那就已经既不能顺应自然,也不能灭却心头的杂念了。

对神罚或吉凶祸福的恐怖,和对幽灵的恐惧相同,虽然这是对于这种似有似无,或有或无的不可思议的事物的恐怖与烦恼,然而,作为凡夫俗子的普通惰感,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因为我们这些人彼此都是些凡人,所以无论是幽灵或神罚,只能毫无道理地去恐惧。对这种无能为力的情况,希望你能够心甘情愿地去对待。再者,最好是要放弃那些想方设法尽快取消恐惧的愿望,或想法灭却过激情感等的徒劳。对于神罚、地震、火灾等难以免除的灾难,请你还是作好应该接受的思想准备。

贵函所说“在我的感惰上却又不肯这样相信”的问题。相信、或不相信?地球是不是圆的?山芋能否变成鳗鱼?等等的问题,认为可信的,由你自己去信;认为不可信的,完全由你自己不信。可以说这只能任其发展;此外别无它法。把不能相信的问题也准备去信任它,就会出现理性和感性的冲突。对这样的间题,只凭敝人的知识性解释来使你理解的话,那是不可能的。如果你自己不能渐渐地积累起自己本身的体会与知识,只想徒有其表,应付敷衍,反倒是有害无益的。还是请你打消这种企图利用知识来否定或埋没情感的念头为
好。

你丝毫没有必要辞掉教师工作。关于什么叫职业的问题,在人生道路上,可以说没有不负有责任的地方。犹如即使想要隐遁“虽想舍弃人间进人深山,却不存在采购豆酱、酱油和酒的道路”那样,在人间社会上,没有不卷入责任感或欲望的旋涡的。恰如世界上没有不发出声音的地方一样。

“对神罚恐怖或赤面恐怖,只要有放弃这种念头的决心。就能治愈吗?”这样提出询问,能治就放弃念头,不能治就没了决心。象这样下决心或断念,莫非你没有注意到恶智这一问题吗。能为我治好病的佛就拜,否则,这样的神佛就不想朝拜。即使敝人也不具备将你的身高伸长,或取消你的痛苦,或使你的双眼格外明亮等选样不可思议的力量。所以,是否只能放屁并不是是否要朝拜的基准。对于神佛正确的宗教观,就是敬虔地听其自然地顺应人生的境遇。我认为求神拜佛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图谋利我,或为了免除痛苦或将罪过转嫁给其他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