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神经质的实质与治疗》

(2)纯真的心地

在上述治疗过程中,我注意了指导患者懂得去体察和发挥纯真的心地和自己原始的性情,以及不蒙骗自己的精神。

所谓纯真的心地,乃是对我们原有的朴素的情感不妄加否定或歪曲。人类首先就是以这一情感事实为本才会有所发展的,在善恶是非标准确立之后,既不能是机械拘泥这一标准的理想主义,也不能是只求满足自己心愿的自我本位主义。当人们想要干事情的时候,如果遇到讨厌的麻烦事倩,必然会从这种朴素的心地出发,希望想办法把它们搞得轻松、迅速、有效。爱迪生在邮局干勤杂工时,因为讨厌搬运重包裹,便设计了一个轻便的小车;当火车列车员时,因嫌等待交接班太浪费时间,曾发明过闹钟。这些,都是由纯真的心地发展起来才做到的。与此相反,理想主义的人,由于他们认为我们必须努力,必须忍耐,不能产生讨厌或麻烦的想法,因此把精力白白浪费在不得任意否定这种情感上,在开拓自我方面,却一点儿也没有发展。

另外,例如我们有时说:“真讨人厌”,而表示对某人的憎恶。这时,如果从这种心情出发,在自己察觉到自己那不合理心理的同时,对那个人也会产生同情心,早晚还会逐步发现他的优点。相反,当着企图把自己套进必须爱护人、不能憎恶人这个铸模中去的时候,自己那朴素的心地和理想要求之间就会发生冲突,自己既感到费力和痛苦,对他的缺点、短处反倒也会逐渐注视起来。

再如,当我们失误打碎盘子时,有时又不由地再把它拾起来,对在一起试试看。这是干了遗憾事情之后的一种纯朴的心情。如果说即便锔起来,破了的东西也不能恢复原状,真是糊涂的做法。这就是恶智。在这种纯真的心地如实地显露之后,虽然这种遗憾的心情长久以后也会离开自己的念头。但是,后来再拾掇盘碗之类容易破碎的东西时,就会闪电似的再显出过去打碎盘子时的体验,对于它的放法、使用方法等,就会注意动动脑筋。相反,在打碎碟子时,如果是想到对主人怎么交代好呢,是否被人笑话等,思想上从这事儿联到那事儿,连续不断地总是放不下这个念头。在带有这种心情的情况下再干同样事情时,就会提示自己“必须注意,必须沉住气”等。因为只顾左右巡视,提心吊胆,心情很不平静,就会多次重犯同样的过失,就和手指上生疮时,为了护着它以免碰疼,倒要常常碰到东西上,二者是同样的心理。

再如被委托负责喂兔子时,假如兔子突然被狗咬死,便会出现“干了件可惜而又遗憾的事情,这狗真是个讨厌的家伙”。等想法,这也是一种纯朴的心情。这时,如果考虑怕被人埋怨自己不负责、不注意、不认真等,这也都是恶智。从这种心情出发考虑问题时,自己便会想到要接受教训不再喂兔子了。相反,从纯朴的心地出发去思考时,便会想到:尽管自己是那样注意了,可还是出了错误,给别人干的活,必须专心。就会对这件事情进一步加强照料。

象这样,这种纯正的心地和恶智的差异,如果不通过亲身体验,光从言词上加以解释,是很难有所体会的。

对这种纯真的心地,患者在隔离生活中,由于脱离了对于四周的顾忌和烦恼,排除了善恶是非等理想标准的期求,成为无拘无束的自我一人,这时候就会开始有所体验,在本疗法的全过程中,也会逐渐地获得这方面的体会。

前言

所谓治疗疾病,就是为了保全病员的生命。离开生活看问题,疾病也就毫无意义了。近来,在医学越来越专门化的同时,另一方面,因为受到通俗医学错误宣传的影响,医生和病人都忽略了人生的问题,而仅仅是孤立地抓住疾病二字不放。结果,如俗语所说:“谋角杀牛,因小失大”、“喝罢人参上吊,不知图的什么”之类情况,比比皆是,实在令人可悲。

某患者患有轻度的心脏瓣膜病。三、四年来,苦于心悸加剧、眩晕及其他症状,用尽各种疗法不见效果,连家业也几乎丢光,仍无所顾及。由我确诊为神经质后,经过我的特殊疗法,很快痊愈,反倒成为一个较以前更活跃的话动家。该患者过去的主治医师见此情景,对于他那心脏瓣膜的器质性症状尚未根除,甚感不满9但对该患者摆脱了各种不快的症状,成为一名健全的活动家,却看做是医疗之外的事情。这些,都是近来年轻医学家们的一种研究态度。总之,就是只盯着病而忘却了人。

疾病,必然经常表现在身体和精神两个方面。上述症例,据该患者主诉的症状,几乎都是精神方面的和心脏瓣膜病的症状,和其他阳性华氏反应等都毫无关系。为了理解这种精神症状的意义,必需具有心理学和精神病理学知识。如果在这方面无知的话,那就和治疗躯体疾病的医师不懂生理与病理差不多。

这本小册子,是将我过去在纪念吴秀三老师论文集中的论文修改补充后,进一步改写得通俗易懂后而成的。现在,拟将它作为单行本发行,主要是想普及与所有疾病具有最广泛关系的神经质精神病理知识;也希望它能引起学者们的注意,推动这方面的研究更加发展。

脱离医疗实践的纯医学的临床医师们,往往只偏重在物质的方面,无视病员的精神方面。而对其人生的实际情况,则不屑一顾,这一情况的存在,实属遗憾。

毫无疑问,我的研究尚不太完善,错误之处恐也存在不少。但请各位学者了解我的志向所在,不客气地加以论究,并恳切期望提出宝贵的意见,进行交流。

森田正马
1927年12月21日

译者附笔

森田心理疗法是日本特有的一种疗法。为了将它介绍引荐到我国,谬蒙信托将这本第一代正宗原著交我翻译。初步成稿后,蒙康成俊进行了校对,特别是经书信联系,函请日 本森田疗法学会理事长、浜松医科大学教授大原健士郎先生 亲自主持对译稿进行了监修,由于森田心理疗法涉及精神心理学、精神医学等各方面专业知识,为防止译文在专业方面有误,人民卫生出版社邀请了北京医科大学精神卫生研究所崔玉华副教授对译稿做了专业审校。从而使本书在引进和传 播森田理论的科学效能上得到了有力的保证。在此,对崔大夫的信赖帮助、对大原先生康大夫的热倩支持、对日本森田疗法学会及精神健康冈本纪念财团和人民卫生出版社等各方面,对本书出版给予的大力扶持和赞助深表感谢。

本书翻译过程比较仓促。又加水平所限,错漏在所难免,恳请读者及有关专家们批评指正。特别本书内容包揽古 今中外、尤其涉及老庄孔孟、释迦基督的内容,因受条件限制,部分引用句未能与出处的原句对证,只能尽量意译,对 其中的部分疑难词语尽量作了括号注释,对此,亦祈谅察。

神经症是精神科的常见疾病,而精神健康与心理卫生的咨询与辅导尤为广大社会群众所亟需。森田先生深谙汉学,森田疗法乃属东方文化的一枝灿烂之花,它很适合我国的国情 和民情。我作为一名日语、教育学和心理学的教学工作者, 翻译过程是我学习的好机会,特别在精神健康与心理卫生方面收获较大。在感庆本书出版之际、热切期望它能起到应有的作用。

臧修智
1992年2月

《神经质的实质与治疗》目录页

序言
前言
译者附笔
第一部    神经质的实质
绪言
我的疑病素质学说
对神经质生理学的各种观点
对神经质心理学的各种观点
精神上的倾向性
什么叫疑病素质
强迫观念的发生
神经质症状来自主观世界
我的精神交互作用学说
什么叫精神交互作用
我所说的精神性心脏症
关于潜意识学说
恐怖的感受
痛苦情感的固着
我对意识和注意的看法
精神现象——联合作用
刺激和意识的关系
意识与目的的相对性
无意注意和有意注意
暗示作用
注意的指向与固着
神经质的分类
神经质的三种类型
普通神经质
对所谓神经衰弱症的否定
发作性神经症
强迫观念症
神经质的有关原因
关于先天性素质
神经质和体型
机遇性原因
后天性的境遇
神经质的疾病位置与异常性格的分类
对神经质的传统观念
我对神经质的见解
什么叫异常人格
对异常人格的传统分类
对人格的判定
我对异常人格的分类
第一类精神发育迟缓者(量的)
第二类人格的异常(质的)
第二部  神经质的治疗
绪言
本疗法的原理
心理矛盾
主观和客观
情感和知识
体会与理解
信念和判断
逻辑上的错误
自然与人为、目的与手段
观念的客观投影
顺从自然
精神的拮抗作用
境遇的选择
主观的涵义
关于注意
注意与意识的关系
精神的调和作用
无所住心
情感法则
神经质疗法的着眼点
我对一般神经质的特殊疗法
本疗法的起源
第一期静卧疗法
(1)烦闷即解脱
(2)无聊期
(3)不眠症
第二期轻工作疗法
(1)自发性活动
(2)超越自我意识
第三期重工作疗法
(1)排除价值观念
(2)对并非不可能的体验
第四期复杂的生活实践期
(1)读书与外出
(2)纯真的心地
本疗法取得的效果
治疗效果
症状的治愈过程
痊愈患者的病例
器质性慢性病患者的治愈
治疗经过
过去各种疗法的弊端
发作性神经症的疗法
什么叫发作性神经症
心悸加剧发作的病例
胃痉挛发作的病例
阵痛样发作的病例
强迫观念症的疗法
强迫观念的性质
强迫观念疗法的着眼点
进入恐怖感之中
盗窃恐怖患者的治愈病例
按照我的疗法进行治疗的经过
劝导说服疗法
什么是劝导说服疗法
逻辑性说服的弊端
精神的固着
以我为核心的主观武断
回归于自然
固执就是偏见
精神的变化
对待恐怖的态度
宗教性及哲理性劝导
从神经质疗法的疗效中得到的体验
和一般疾病的关系
关于病觉
宗教与人生现
与迷信的关系
与教育和卫生的关系
主要参考文献
附录
我的神经质疗法的成功历程
燃烧着的地狱图
焉能无法谋生
我年幼时曾患夜尿症
面对讽刺局面干脆拼上命给你看
特意搜集的各种新药
各种新奇的疗法
药防虚、灸生热,相对而言,适可而止
勿因迷信书本而丢掉常识
热衷于各种疗法
大学毕业后的催眠术
神经症和操作疗法
神经衰弱和生活正规疗法
精神病和静卧疗法
神经衰弱和说服疗法
二十年间的呕心沥血
神经质和我的家庭疗法
催眠术的治疗价值
什么叫催眠术
什么是催眠状态
什么叫暗示
催眠术在治疗上的应用
对治疗效果的评判
心身关系
催眠术是一种对症疗法
疼痛
五官的感觉障碍
内脏感觉及内脏机能的障碍
运动机能
神经性症状
器质性疾患
精神性症候
变态人格者的怪癖
临场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