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7 年2月

理智与情感的拼搏战

第一次来信(只摘录其来信中的要点部分)……从今以后,不得已只好独身一人想法克服自己这令人讨厌的癖性,按照先生所说“把痛苦看做痛苦来接受”的教导去努力实践。然而,敝人这神罚恐怖症确实是相当顽固地迷漫在我的心中,很难将它排除,只好每天每天过着烦闷不解的日子。之所以如此,就因为在自己的内心里总是浮现着神的姿态,而且出现过一些似曾冒渎过这些神灵的妄想。由于这些细小的情节,便觉得好象是我惹怒了神佛,为了要处[……]

继续阅读

渎神恐怖引起的精神冲突

第四封信——虽说是他人的事情,先生为了敝人的痊愈竟然如此高兴,我特此致以满腔的感谢,为了提供参考,现将神罚恐怖的痊愈经过报告如下:

刚开始时,想服从先生的指教,也非常困难。我最初的神罚恐怖,特别是痔疮恐怖,十分厉害。一旦朝向神像的背后,就痛苦难堪。坐卧进退之中竟然不知道身体朝向哪个方向才对。到安下心来为止,竟然要多次地反复改变姿势。这样以来,终于造成了吉凶恐怖。即使在读书的时候,只要一看到神[……]

继续阅读

该耻辱则耻辱

对前信的回信通过敝人的一番话,就使渎神恐怖已如冰消,真使我无比喜悦。对于赤面恐怖尚且不得要领,应该了解,一切强迫观念都是由于同一原因发生。所以,倘能得其要领,即应得到彻底洽愈。神罚恐怖即已治愈,赤面恐怖也能治愈。

当因赤面恐怖,在人前被称作“你是个腼腆的人”时,最好是敝开心扉照实说,实际上我胆小而发愁,无论对方说点什么,我都立即脸红。这祥无可奈何的事情真是少见。我真是的,这种讲法暂且作为公式[……]

继续阅读

似冰溶雪化般地痊愈

第三封来信……在此,拟奉告的喜讯是,那么顽强的神罚恐怖,竟如冰溶雪化般地彻底痊愈了。今天,敝人能够得到如此这般起死回生的欢快,实际上完全是先生所赐。特此深致谢意。现在敝人的确是无所畏俱地享受着自由人生的快乐。

然而,不知为什么赤面恐怖还尚未全好。这也许因为是我还没有彻底遵从先生的教导。尽管为不隐敝赤面恐怖也做了不少努力,但当来到生人面前时,唯恐被人指出“你是个腼腆的人”无论怎样也不得不把赤面[……]

继续阅读

悲伤而又勇敢地放弃它

第二封信,……蒙赐恳切的大函,特致深深的谢意。我现在才算能够从过去长期的迷惘中解脱出来。过去一味企图回避痛苦,因此无休止地被痛苦所追逼,完全陷入了愚钝。现已决然认识清楚,无论怎样痛苦,除了正视眼前生活的现状,则别无他法。开始认识到无论什么样的灾难、病患或自己的不幸,都要果断勇敢地向前去迎接它。先生曾经说过“能治的话就放弃杂念,不能治就没有了决心,这样是不行的”的确是这样。必须彻底放弃过去那种功利主[……]

继续阅读

正确的宗教观

(我对以上来信的回信)贵函有所谓“努力把痛苦当做痛苦来接受”的说法,倘真这样努力,就又使痛苦成为双重了。实际上即使不努力,痛苦终究还是痛苦。所以,想特意设法取消痛苦这是多余的。降临在身的灾难,涌现心头的痛苦,除了承认事实、听之任之,别无他法。就象禅家所说“心头无杂念,烈火也觉凉”那祥,已经到了这神时候,若再专心致志地祈求听其自然,或用上力气去灭却心头杂念的话,那就已经既不能顺应自然,也不能灭却心头[……]

继续阅读

患者的症状

小学教员、20岁、初中一年级前后,开始出现赤面恐怖。一到生人面前就出现压抑感。总觉得似乎是受到人们的蔑视,朋友甚少。另外,约从一年前患有痔疮,从此之后产生了神罚恐怖,一看到神像的屁股,好象自己的痔疮要恶化似地,受到这种强迫观念的苦恼与折磨。
1945年11月初诊,体格虽然稍弱一点,但营养中等,无其他神经衰弱的症候。

入院治疗开始后刚刚四天,由于家庭原因中止,决定回到乡里后,用通讯方法进行治[……]

继续阅读

重在情感与事实唯真

自称诗人的人,或入迷的思想家、宗教家们,都是以我所说的“重在情感”为生活目标,却不懂得立足于不可动摇的“事实唯真”这一原则立场上的道理。也就是说,当他们认为人生的目的必须是为了追求对幸福愉快和安乐的满足时,由于思想矛盾,追求安乐,反倒陷入悲痛,乞求极乐世界,反倒尝受地狱之苦。当你以“事实唯真”的原则看待客观事物时,看到鲜花则心情清爽,看到牛虻则心里厌烦。对死恐惧,对生快乐,看到粪便不愉快,看到甜酱[……]

继续阅读

什么叫痛苦

什么叫痛苦,解释起来或许有些困难。所谓痛苦,它是—个抽象概念的名词,是一个与快乐相对应的词语。它和明与暗,前与后相同。如果终止其相对比较的关系,此类词语的意义则立刻丧失。这类名词都分别表示着自己持有的某种具体的或抽象的思维涵义,如果这种意义不再存在,例如当你自己现在的立足点不再存在,那么,针对你的现实,前与后这一组对应概念也就不复存在;再如当你现在的视知觉不再存在时,那么,对你现在感受到的明与暗这[……]

继续阅读

—位大学生的遗恨恐怖

有一位大学生,在几年前某一场合,曾受到一位朋友的恶语中伤,使之感到屈辱难堪。从此之应,懊恼不已,想学习或想做点什么,总也很难着手。想尽各种办法忘掉它或放弃这种念头,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消除这一固着下来的思想,终于形成了强迫观念。该患者根据宗教或道德修养的传统,想方设法饶恕对方,决定不再责备对方。但是,受过精神创伤的痛苦却总残留在心头。他这种难以消解的自身苦恼,完全来自该友人之口,只要没有他那一时的[……]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