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不会因失眠而死亡

小川(学生):
先生诊疗时告诫我,每天睡觉不要超过7个小时。过去我睡觉时间要达到10个小时,因而我想7个小时左右无论如何是受不了的。他还叮嘱我每天必须去工作,我尝试了一下,实在痛苦地坚持不住,终于请了假卧床休息。

这次住院后,我担心没有充分的睡眠,还要劳动的话,恐怕因疲劳过度,一星期不到就会瘫倒在这里吧,害怕得不得了。所以一边工作,一边在担忧:“快要倒下来了!”、“快要倒下来了!”可是过了20天、30天并没有倒下。第30天感到脖子酸疼,想这次肯定倒下了,结果仍然未倒,终于明白了担心倒下是十分愚蠢的杞人忧天。

但对睡眠的担忧还不能完全消除,失眠时即使一点不睡也无所谓那样的认识,还不能完全接受。现在我不知该怎么办?

香取(实业家):
我也曾被失眠痛苦折磨过。失眠的起因,是看了一本某个著名医学博士写的文章。他信誓旦旦地说:“人如果5天不睡觉要死亡”。从此我非常恐惧失眠,并长期为此苦恼。后来接受了先生的治疗,告诉我睡不着没关系,只要躺在床上7个小时就够了。人类在生活当中从未有因失眠而死亡的先例”。于是我放心了,懂得了这个道理就治好了失眠症。而且我体验到,睡不着觉时,一想到睡不着让它去,就很快睡熟了。小川君你不要拘泥于言词,应有实际体验才好。

森田博士 :
“人类5天不睡,会死亡”这位医学博士的说法,是脱离现实的学者的空话。从古到今,经常听说有饿死的,却从未听说有睡不着而死的。实际上人得不到食物,会陷入饥饿,然后机体衰竭导致死亡。但睡眠与这完全不同,它不论时间、场合都可得到。像连日行军,士兵一边走也能一边睡;短暂的10分钟休息,倒在路旁也能进人梦乡。甚至受刑拷打后,也不会因太疲劳而睡不着觉。

学者们经常搞实验,他们把动物放在箱里,再在它睡的地方, 排列上许多尖钉,使它不能躺在上面睡觉。然后照样给它提供食物,试验它可以活几天。结果假如这只动物一星期死去的话,性急的学者一边检査死亡动物脑细胞的变化,一边作出了 : “一星期连续不眠要死亡”的结论。但我们更深人地考虑一下,这种实验场合,动物始终站着引起的疲劳,以及倒在钉子上引起的疼痛和出血,由此产生的失眠等因素,究竟相互关系如何,是很难搞清的。 据此是不能一概断言,说动物是因不眠死亡的。匆忙作出结论,不是科学的态度。再据此推论人类5天不睡要死亡的不负责任的空话,同样是极不严肃的。

另外,香取君说:“有了不睡觉实际是无所谓的这一种认识,马上就能入睡”,小川君却说有了这样的认识可以入睡,所以我渴望这样去认识,却怎么也达不到这种心境”。

我们研究一下小川君的话为了睡着觉而去认识不睡也无所谓的道理”,这种潜意识明显存在矛盾。为了入睡……渴望睡眠的时候是无法达到这种认识境界的。

用语言来说很复杂,实际去实行或体验就变得很简单。小川君你只要尝试一下2天、3天不睡觉就行了。“无法摆脱不安”啦, “难以认识觉悟”啦,都没有说三道四的必要。任其不安,遵照我说的去实行一下就会明白。

香取:
失眠多亏先生指导,已完全治好了。不过最近因太想睡而困惑,那么应该怎么治疗才好呢?

森田博士:
要睡觉怎么办才好,这要看时间和场合,有各种各样的处 置,不能一概而论。第一,一个人无事可干独处时,稍稍躺卞睡一觉也无妨。第二,守灵或听课时,睡觉则显得不雅观。为了不给他人添麻烦,可以设法一边睡,一边装成醒的样子。第三,等火车或者要完成明天必须上交的稿子时,就去外面散散步,买点东西,随之心情就会改变,瞌睡虫赶跑了。坐着不动,想赶走瞌睡虫是不容易的。

但是,不勉强地去费尽心机,只是像我说的那样,服从自然、顺应境遇的话,闲暇时采取闲暇姿态,繁忙时采取繁忙对策,也能够进行自然而合适的行动。古代中国的知识分子有悬梁刺股的传说,作为硬着头皮逞能的练习也许还行,但作为追求实际学问的学习方法,恐怕不会有什么大的效益吧!

至今我还记得,9岁时,父亲硬逼着我学习,这时,我连半页叫作《蒙术》的汉文书也记不住。当呼噜、呼噜的打鼾声响起时,父亲大骂道不能睡!”带着我到门外溜达、溜达。这幕与父亲走在深夜街头,邂逅拿着角灯的警察的情景还历历在目。这样过分的教育方法,学习上是有害无益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