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人生是不断地变化的

井上:
我曾深受不洁恐怖和尖端恐怖折磨。家里人说神经衰弱者不能学习,劝我停学去从事实业。但是我想万一再复发的话也不过就那么一回事,所以仍在继续学习,可是在今后是否要继续学习呢?

古闲:
不能说因为学习所以引起了强迫观念。应该说你知道自己已治愈了,所以学习也很好……。他以前学习非常用功,正好在那时有了强迫观念,家里人就误认为强迫观念的原因是因为学习所致而担心不巳。

森田博士:
我也曾有过同样的体验。在中学时,患有头痛和心脏不好,一直去看医生。现在回想起来那不是真正的病,而是神经症。可是因为父亲担心我病弱的身体,在中学毕业后就不肯让我再去上学。但因我非常想进一步去上学读书,就对父亲说身体已好多了,结果是讲定去做某户人家的养子并受其照顾才进人高中。以后又因父亲的强烈思念,又从养父家回到老家,在父亲的照料下进入了大学。结果,我抱着神经衰弱的身体硬撑着坚持了学习。尽管我开始时违背了父亲的教导,最终还是对父母尽了孝道,没做一个不孝之子。而我弟弟则是顺从了大人,听从了不敢尝试我的疾病的父亲的话,在高小一毕业就参加了工作,因此却被征兵,出征在外,最后战死在异乡。如果我也遵照父亲听说不再学习的话,不是反过来对父母不孝了吗?

早川:
一般的医生都说,担心往往会加重病情,是真的吗?

森田博士:
那与寒冷、痛苦会加重病情的道理一样。在冷的时候会感到寒冷,在痛苦的时候会感到痛苦,是同样的道理,所以,患病时出现担心是理所当然的。万一在大热天时会感到寒冷,那就是热病或有其他原因了。如果在患病时一点也不出现担心,大概就是精神病或意志薄弱性的变态,或某种其他原因之故。患病时只有感到担心,才能够去寻找适当的治疗。如果不出现担心的话,就会像婴儿那样不愿服苦药,或者像意志薄弱者那样不能接受森田式的体验疗法。

一般的医生不理解患者的心理,也不知道给予同情,而却用漫不经心、自以为是的心态说什么“用不着担心”啦、“请放心吧”等等。或是让患者去担心不必担心的事,使之陷于烦闷、苦恼之中,坐也不好,站也不好,这样只会使病情恶化。

再稍微转变以下话题。我在过去对“死亡”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恐惧感,但过了40岁后,变得有时候会想“死也不错,活着更好”。比如说我在受到变态性精神病患者居心不良欺负的同时,还要苦心去钻研对此治疗方法。当研究工作碰到困难和过于复杂时,就会想如果死了的话就安逸了,所以“死也不错”。在治疗成功、工作告一段落、原稿完成时,会想“活着更好”、“生死都不错”,会得到极其轻松的心情。

佛教把死亡称作涅槃,认为死亡的同时是生的完成、终结。也就是说困难和成功、痛苦和安乐、生和死是同一事物的两面,从时间上来说是一个“过程”。例如把这茶碗从那里移到这里,那么在那里,茶碗变没有的同时,就在这里却有了茶碗,这都是同一个道理。作为“过程”来考虑苦和乐、生和死时,在整个人生中就能不断地变化,创造进化。

早川:
我认为活着尴尬,死也繼尬。

森田博士:
早川君讲得很好,很能够自我观察。我过去也是这样,认为死亡可怕,活着辛苦。换句话来说也就是“不要怕死,不要光想能否轻松地达到人生的种种目的”。这种想法是神经症患者的特征。死亡当然可怕,达到大目的自然会伴有痛苦、困难,只要觉悟到这个极其简单的道理,那么神经症症状,不管是强迫症状还是其他什么症状都会全部消失。对已痊愈的人来说或许会完全能够理解这个道理,但对还未治愈的人来说就像天方夜谭了。

另外,“不论是活着,还是死亡都很尴尬”与“活着也好、死亡也好,都不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同一个东西的正反两方面。无论哪方,求生的愿望都很强烈,决不会是那种既想自杀、又要自暴自弃的人的观点。想要自杀的人是决不会如此认真地考虑这种观点的。因此,抱有这种想法的人,即使消极的也好,积极的也好,必定会到死为止还是有作出求生努力的。

“死也不错”这句话只是说说而已,其实明摆着是不想死。所谓“抛弃希望、断念”,只是表达了原有的希望不能得到,仅仅是试1图否定原有的想法而已。所以,“死亡遮尬”、“死亡也不错”都同样是坚持不断求生努力的人所抱有的观点,这则完全不同于自杀者、意志薄弱者的心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