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能够克服肉体的痛苦吗

世良(学生):
前几天去仓田百三学生处,他说了这番话:“强迫观念那样的精神痛苦,用精神的力量可以克服,然而肉体的痛苦就怎么也难以摆脱了。比如说,像受到拷打,不回答能够做到吗?”就这个问题,想听听先生的高见。

森田博士:
感到痛苦,是主观性的东西。无论精神痛苦,还是肉体痛苦,感到痛苦都是相同的,没有哪一个是特别痛苦的。但是“灭却心头火亦凉”,痛苦一旦旦丧失了比较和表现,处于绝对的境地,就再也难以用“痛苦”两字来命名了。

当然这与麻醉药起作用一样,同完全没有感觉的状态是截然不同的。如果实际全然感受不到痛苦,那我们自身的生命安全就失去了保障。虽然感受到,但不认为痛苦,就叫“灭却心头”。这种现象用语言无法诠释,只有靠体验才能明白……。古闲君,请从医生的角度,说明一下关于疼痛的问题。

古闲:
最近,医生、患者都有太依赖药物的倾向,因此患者在精神上不愿承受一点痛苦。疼痛时,若不给他止住痛,患者就会怀疑医生的技术是否高明。医生无奈之下只得投其所好,给点麻醉药和镇痛剂了事。我工作的医院,为了避免止痛药的依赖,主张尽量让患者忍耐痛苦。我认为所有的痛苦、肉体也好、精神也好,其痛苦这一点是相同的。

森田博士:
我稍微详细说明一下关于疼痛的理论问题。首先希望大家不要忘了,理论上即使是有趣味的对象,但它不是实际的事实本身。

疼痛或者说痛苦,有分别为末梢神经性的,脑中枢性的,还有精神性的。牙痛等属于末梢神经性的。为了止痛,使用对末梢神经起作用的安替比林(解热镇痛药——译者注)比注射麻痹脑中枢的吗啡反而有效。而对牙痛、风湿性疼痛及气喘发作等滥用吗啡、鸦片碱(镇痛止咳作用)就会产生如同酒精成瘾似的反应,陶醉于吗啡瘾里,不知不觉发生吗啡依赖。

另外,比如因事故失去胳膊的人,尽管现在已没有手指了,但常常会感到在以前存在着的手指仍有痛痒感。这种现象不是末梢神经产生的,是中枢神经的作用。

还有神经性的痛苦,表现在抑郁症这类疾病上。我认为这是由于大脑的变化造成的。像胃病引起的担心,生殖器官引起的悲观情绪等等,是由全身性的一般感受反应,导致条件反射引发了精神性痛苦的烦恼。

我认为即使是同样精神性的痛苦,与抑郁症那样特发性的实际痛苦所不同的还有观念性痛苦。那不是实际的痛苦,是想像的产物,然而个人却感受到如同实际痛苦一样。例如,看到他人被作手术,自己也会感到一阵阵地疼痛。在自己接受手术时,观念上的疼痛往往胜过对实际的痛苦,且时间也持久。

不过,精神发育程度低下的白痴,没有观念性痛苦的现象,故似乎感受不到一般人的痛苦。我曾在大学当助教时,对一个24岁的白痴女患者,做过有否疼痛观念的实验。这个患者手上有皮肤病,需作小手术。我让患者的手转到后面,在其后面实施手术。护士站在患者前,给她看点心和芋头。手术进行时,患者脸上虽有痛苦的表情,因不知道自己的手已被割开,故没有观念性的痛苦,手术时不麻醉也能保持平静。但手术一结束,患者接过点心和芋头之后就大闹起来。不用说,是因为患者看到了血和外科器械,于是可怕地大叫着逃跑而去。另外,给未满半岁的小儿作手术,多数是不用麻醉药的。手术中当然会哭泣,但手术一结束,哭声也随之停止。由于没有观念性痛苦,痛感也较单纯。

我早已说过,神经质的痛苦,不是实际的痛苦,是因精神交互作用,自然地造成了恶性循环而引发观念性的痛苦。一部分学者把前面讲过的抑郁症和这种神经质混同起来,在开始时就搞错了神经质的本质,务望注意为好。

所谓“心头灭却”,即停止对痛苦的想像,完全取消精神交互作用,任其痛苦到极度。神经症症状原是观念性的产物,“心头灭却”,当然就痊愈了。像“火也感到冷”般地,即使实际有痛苦,也感受不到了。但这必须通过体验才能明白,靠语言是难以指点的。

“心头灭却”在医术上施行的例子,就是“催眠术”。即依靠催眠术除去观念性的痛苦,也可进行小手术,或做无痛分娩。对牙痛等实行轻度的催眠也能止痛。不过,催眠术不是每个人都可施行的,有的人容易接受,有的人则不容易接受。神经质的人特别不容易接受,因而效果不理想。

一般说来,医者诊治患者时,应让患者树立“痛苦是没有办法的,用不着人为去排除”的思想。任其痛苦,照原样忍耐下去,是达到“心头灭却”的好方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