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念的客观投影

勇气或者信心这种东西,即使想获得它,也不能做到。与此相同,对痛苦和烦闷想摆脱、想远离,也不可能如愿以偿。要想摆脱或远离它们,只有两种情况。一是对 于痛苦和烦恼,完全顺从地加以接受。这样,它就成为一种纯粹主观的状态,所以能彻底脱离了客观上的评判。正如以上所说,成为一种自己不能看到自己脸面的状 态。也就是下面『服从自然』一节中所说的那种情况。

再一种情况是:并不想努力排除痛苦,或从念头中扫除它,反倒把注意集中指向痛苦,并且试探着观察它、说明它和评 判它。这样一来,痛苦和烦恼开始脱离主观上的固着,成为投影于外界的客观事物,终于有可能得到摆脱。就象面对着镜子才能看到自己的脸面,出山才能看见山是 同样的道理。例如我们可以通过忏悔,或赤面恐怖者通过把自己的感情表露给别人,将自己放在第三者的位置,这样就会减轻思想负担,忘掉烦恼。也可以通过诗歌 等来抒发自己的情感,从而把自己放在客观的位置,使痛苦缓和、使烦恼得到慰籍。这就是与目的相对应的一种手段。目的和手段,必须懂得它们之间存在着的差 异。
神经质患者常把自己的症状诉说给家人们听,为的是使周围人们理解自己的痛苦,唤起同情,求得关 怀。为此,患者反倒会加重他自己的痛苦。而且,这种诉说越是细致入微,注意力就越要固着于此。似乎他感到人人都十分欢快,唯独他一个人这样苦闷,从而扩大 了 个人和旁人的差别,虚构起一圈城廓,越来越把自己封闭在自我为中心的情感里,丧失了自己对于事实的正确判断能力。这和自我忏悔或对周围的人赤裸裸地自我亮 相是全然不同的心理状态。神经质者时常埋怨别人不能了解自己,事实上他光是指那些被人知道后对自己有利的事,即使稍有不利的事,却也决不想让别人了解。这 样,神经质者就只好自己孤独无言地呆在那里。主观上不能如实地看待痛苦本身,另一方面又不能面对客观彻底的暴露自己,也不能把自己放在第三者的地位正确地 加以判断。同时,想尽力回避痛苦的愿望,羡慕他人、悲叹自己心情的苦恼则越来越加重。这就是人们对主观和客观不能区别对待,又不能使之协调一致,只是在两 者的中间地带迷惘徘徊,这就是烦恼,这就是迷茫。
以上所说,只不过是从思想矛盾这一个方面观察得到的一点考查。当然也可以从情感或注意等方面对这种情况加以说明。
在 此,想对思想矛盾的问题再稍加说明一下。凡所谓思想,都是我们体验到的主观事实投射于外界,从而模型式客观化了的东西。就象我们的脸照射在镜子上似的,镜 子里只不过是保留一个表面形状,但很容易出现左或右的方位错误和矛盾。当我们如实地相信思想为真并受到它的束缚和支配时,就会时常出现象对着镜子刮须那样 的情况,剃刀的走向往往不和想象一致。我经常注意观察神经质患者,当人们在这种思想的局限下希望行为能与它直接吻合时,陷入矛盾出现误差的情况很多。所以 必须使思想瞄准行动的方向路线。就象面对镜子刮脸,要只盯准脸的局部,还要使剃刀很自然地顺应手的活动。再如患者越在睡眠上不安就越要陷入难眠状态;越想 忘掉痛苦就越会固着于此;越想抑制强迫观念,就越要遭受它的苦恼。可以说这些都是拘泥于思想矛盾造成的。
由 于这种思想上的矛盾,平时我们受它蒙蔽的情况是很多的。神经质患者们常说:『如果是别的病,那没有办法,但是不愿因为这种病死掉』,或『其他痛苦,什么样 的都能忍耐,然而唯独这种苦楚。实在难能忍受』。或者不洁恐怖患者,因受不了他那种洗手的痛苦,有的竟说『干脆把这手砍掉算了』。这些都是一种蒙骗自己眼 下心境的思想矛盾。事实上,他没看到自己对其他任何痛苦也同样不能忍受,对任何疾病带来的死亡都是不愿意的。与此相同,患者为了自己的安逸、怠惰,或为了 回避自己的责任,经常在这种思想矛盾的支配下,自欺欺人地以种种借口,不断地为自己辩护。
再如许多 人常说:『我要是到了七十岁,死了也甘心了』,或者说:『要死的话,希望能突然快死,安安乐乐地死』。而且相信这都是真实的,却不知道这是在自欺欺人。这 样说的人,全都是自欺欺人的人。『这样的话,最好现在赶快死掉!』你若这么一说,真能豁出命的人就没有了。现在也罢,以后也罢,永远没有爱好死亡的人。以 前,我有个103岁死去的近亲,他的子孙们都围在枕边悲恸不已。邻居看到此状,都彼此悄悄地拉扯衣襟,笑话这事不合乎人情。然而,我们人的感情就是这样, 无论多么长寿,也有对死的悲恸。大概到了第二年春节,或者到曾孙毕业之后,这种留恋的余波仍然延续不断。
象这样,我们的思想矛盾如此之多,岂不就因为都是思想和主观体验的事实不一致,将它客观化后投影在外界加以扩张。越发远离了事实造成的吗?看来禅家所说的『恶智』,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