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度归档:2013 年 8 月 9 日

社交恐怖治愈的病例

一、社交恐怖治愈的病例

山野井(公司职员):
我很久以来苦于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在人多的场合感到非常困难。现在这样站着时,感到向横膈膜处压迫似的不舒服。社交恐怖,已被折磨了十多年,特别是在面对上级或有利害关系的特殊人物时更感到恐怖。现在想来也是很自然的,对没有利害关系的人当然不会恐怖,可是以前却不明白。

从20岁左右起,变得不能在人前讲话,声音打颤,甚至怕看到他人。渐渐地对他人的表情和态度十分敏感,只要他人稍微出现 点异常脸色,就会揣测是否对自己有恶意。

为了设法从这种状态中摆脱出来而竭力挣扎,但越是挣扎,越是陷入痛苦的境地。顺便说一下,我在公司工作的同时,晚上还在业余学校学习。但在学校的成绩仍然不错,保持在第一到第三名之间,为此我更加在乎成绩得失。在朋友和师长面前虽总有一种超越他人的优越感,但在嫌恶的人面前又总是战战兢兢地缺乏自尊心,处于连3岁小孩都不如的状态。

在公司见到讨厌的人,实在痛苦不堪。希望自己坚强起来,冷水浴摩擦啦、腹式呼吸等都尝试过了,但毫无作用,反而每况愈下。

“还是死了好”这样的念头每每在脑中徘徊,甚至还设计过死亡的方法。

这是前年发生的事,由于公司的工作繁忙,长时间写字,手部疲劳的缘故,写字时手突然颤抖起来。从未患过其他毛病的我,很感到担忧,于是出现了越是为此焦虑,则越是颤抖的神经症症状。现在想来因疲劳而使手发生颤抖也是很正常的事,却因为主观愿望高,以情绪为中心,故总希望任何时候都能顺畅地写字,否则的话就认为不正常。这样一来,书写痉挛越发厉害了。我越来越为自己的前途悲观,社交恐怖也更加严重,整天处在一般人难以想像的剧烈的苦恼之中。

阅读了森田先生的著作,想住院接受森田疗法的治疗,但遭到家人和亲戚们的反对,不得已只好到一个叫伊香保的地方去休养。到了目的地,连一封报平安的信也不能写,到了只能请保姆代劳的地步,静养当然无济于事。同东京后,刚准备在大学医院接受物理疗法治疗,听医生说:“治可以治好,但要复发”,马上沮丧失望了。后来个当医生的亲戚劝我辞了公司的工作去乡下休养一段时间,但我总感到于心不甘,于是根据父亲听来的消息住进了森田先生的医院。

住院后,遵守医院的规章,取得了一定的效果,内心感到些许宽慰。但对于能否治好社交恐怖仍然没有信心,书写痉挛也没有完全治愈。我反而想,光治好书写痉挛而治不好社交恐怖的话,将更加糟糕。因书写痉挛,公司可以允许我长期休假,一旦治好书痉挛就非上班不可了。

先生知道我准备辞职去乡下的打算后,劝告我:“不上班的话绝对治不好。”我无可奈何只好下定决心坚持上班。为此要得到公司领导的理解,必须去同领导面谈。当走进公司,敲响董事室房门时,那种内心的不安、焦躁、苦闷,一般人是无法想像的。

但是进了董事室,寒暄一一句后,住院的效果马上就表明出来了。起初讲话时声音有些颤抖,渐渐地变得痛快流利起来,且能恰如其分地表达自己的意思。这样愉快的谈话,我还从未体验过。那天回家后给森田先生写了出于肺腑的感谢信。过去全然不能写的钢笔字,现在不是能写了吗?我感到十分得意。回到乡下,家人看到我的变化都觉得惊奇万分。

已能敏锐地感到周围各种事情的变化,难以压抑地这也想干,那也想干。后来去公司上班后,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一天比一天好转。工作效率比患病前还要高。已可以与同事心情愉快地交谈。尽管繁杂的工作不太熟悉,但已不受情绪支配。应该干的工
作即使讨厌也坚持着去干。住院前从退缩的思考方法出发,沉浸在消极的情绪里,现取而代之以积极的精神面貌待人处世,燃烧着想成为伟大的人,想成为富翁的向上欲望,遇事都能出色完成。
森田博士:
书写痉挛在这里治好的,山野井君已是第二例了。过去因为此症的病理不明了,没法治疗。然而根据我的研究,它的病理与神经症相同,可以轻易地治愈。像头痛、红脸恐怖这类神经症症状,患者本人说治好或治不好,旁人是无法确认的,只好凭借其本人的说法来判断。但对于书写痉挛的治疗教果,一看患者写的字就可以了解了。

普通职员山野井君在会见公司领导,前天就感到预期焦虑,到了这天则越发不安,来到董事室敲门时,已到了一筹莫展的地步。实际上这也是一般人的心理状态,而山野井君把这看成“一般人难以想像的事情”,说明他理解上不够全面。肚子饿了要吃饭,
见了上司会紧张,无论是谁都是不可避免的,这可以说是一种平等现象。树立了这种“平等观”,对人就富有同情心。有这样的句子“下雪天,人家的孩子在收酒桶。”这是一句出于平等思想的充满同情心的句子。即使是酒店的小学徒,在寒风刺骨的下雪天收酒桶也足一件很辛苦的事。尽管自己怕冷不会去干这种苦差事,但若认为小学徒习惯了,对大雪天收酒桶不会在乎。这种思想表现了这个人的“差别观”(或叫“歧视观”——译者注)。一旦被“差别观”束缚住,就人为地筑起了同他人的壁障。不善妥协和调和人际关系,就渐渐发展成严重的强迫观念。

一切事物都存在差别和平等这两方面,像每个人脸上都横生着两只眼睛,这是平等的。但眼睛的生法却是千变万化的,由此有美、丑、威严和和蔼等表情之分,这就是差别。我所主张的“事实惟真”抓住了平等和差别阿方面,坚持“事实惟真”,就不会被陕隘的思想所束缚,不会成为强迫观念。

孵化小鸡时,小鸡从蛋中、母鸡从外面同时啄壳,这种现象称为“碎啄同时”。如果母鸡在小鸡尚未成熟时就啄破了壳,或者小鸡成熟过了头还未从壳里出来,都可能窒息死亡。就是说为了小鸡健康的生长,恰当的时机使碎与啄同时进行是必需的。

山野井君过了40余天的住院生活,恰如蛋在逐渐孵化中,一直到出院,壳还没有被啄破,不得已去与领导见面,这才开始实现了“碎啄同时”心机一转的过程,迎来了崭新的世界。在这以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感受着难言的痛苦,可以说“与身俱来的痛苦
吧”。过去也常常见到上司,但越来越觉得不自然和苦恼,而现在“碎啄同时”到了成熟的时机。

让其时机成熟,有件重要的事情是,我特别重视了山野井君出院的日期。治疗期开始规定为40天,但到了期限,还未治愈。为此我也感到棘手,只好先让他出院,改变下环境。“心机一转”的条件还未到来的话,他会再次要求住院,不得不继续接受治疗。我问了他出院后打算,他回答:“因为无法正常工作,打算辞去工作回乡下,过轻松的日子。”于是,我问他:“现在去公司上班或回乡下,哪方面对你前途发展有利?怎样做符合你的理想?”对此,他回答“当然去上班工作有前途,可是现在这种状态,一点工作也干不了,出十无奈才考虑回乡下的。”我加强了语气:“一个人如果违背了自己的希望,生活态度逐步退缩的话,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就无法治好。我们生存下去,因为我们还有希望。治疗强迫观念的目的,就是为了希望,为了更好地生存。舍弃了希望,活着也失去了意义,当然治病也没有必要了。”

山野井君是个过于顺从接近于盲从的人,听了我的话,老一套被我的言语所束缚,这次也马上采纳了我的意见,放弃了回乡下的打算,继续去公司上班。越是希望治愈社交恐怖和书写痉挛,却越是治不好。他可能会埋怨我:“这样能治好吗?”埋怨的同时,觉悟到若在森田先生处治不好,也没有地方可去治了。如此一来,索性采取横竖横、破釜沉舟的态度了。这时“心机一转”的条件成熟了,“大疑必有大悟”。住院时间虽长,再痛苦也是值得的。一旦觉悟,巨大的能量就涌现出来。

前言

本书的题目是《自觉和领悟之路》,在这里所谓“自觉”就是深深挖掘自己的内心,以便清楚地了解最深层的本心。由于有了自觉的特征,我们就可以丢掉自己的迷惑,朝
向自己的本心,正确地作出自己的行动;并能发现他人的真心。同时,在这里所说的“领悟”,也就是指从各种束缚中脱逸出来而达到自由自在的境地。因此,既可以理解为宗教中所称的“领悟”,但又不同于自古被大宗教家所称的“领悟”。它是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存在的,可使日常生活明亮、快乐,具有获得生活乐趣的特征。

在我们的人生中,充满了种种烦恼和担心,这有很多原因,如精神活动被束缚以及生活态度的错误,其中最典型的则是所谓的神经症。这类人往往在身体上没有什么异常,其他人看来也不认为他是病人,但他本人却因此而烦恼、痛苦不堪。有时我们也有这类体验,实际上往往都是精神方面的原因所致,用药物治疗并不是根本的治疗方法,而用精神上的开导、生活上的指导却往往可以指点迷津,得到生活乐趣的真谛。

这就是森田正马博士所使用的方法。它不仅可以治疗神经症,而且在指导人生方面有非常大的效果,并已得到日本国内外学者的公认。森田博士把对神经症的治疗之本称为“再教育”。通过“再教育”,可以纠正至今还很顽同的病症,而且对那些无可救药的、抱着悲观消极的人,可使之成为开朗、活泼的人,同时使这些人也能自觉地挖掘自己的本心,从而找回已失去的人性。

为了开展这些再教育,就有了“森田式家庭疗法”。就是使患者在家庭的氛围中白由地工作,并能使他们互相袒露内心进行自由交谈。在森田博上的家庭诊疗室中,每月召开一次“形外会”,患者都可以自由地交谈,接受森田博士的评判,因此出席这样的活动对大家来说都是非常快乐的。如果回忆起来,简直比大学生活还要有趣。森田教育在促使自己个性的形成则远比学校教育为好,因此也可以说这是“人生大学”,或者是“教养大学”。

当时,我是东京大学的学生,住宿在森田博士家里。座谈会上,我坐在小桌子旁,担任记录工.作,然后请博士过日,经博士重新修改后,在医学杂志《神经症》上连载。
文章发表后很受欢迎。

我在那时就深信,这些记录很有保存价值,可以长久地留存于后世,故尽可能记录得详尽一些。本书把当时的记录,作了文字上的润色和整理,汇编成集。

座谈中使用了许多宗教用语,则有下面一些理由。

森田博上是个科学家,任何场合都是从科学角度思考问题,发表见解的。但在当时,神经症体验疗法是博士首创的新领域,没有现成的合适的科学用语,而借用古代经典语言来说明问题反而便捷。另外,博士对佛教及东方哲学思想的研究,造诣很深,因此能自然妥切地运用经典语言,说明博士在这方面素养的博大精深。

当然,关于“神经症”的独特学说和疗法,是作为一个医学家长年研究、探索所确立的成果,与宗教没有直接的关系。我认为由于他年轻时代开始醉心于佛教和东方哲学,有很深厚的素养,故达到了重于分析的西方医学未能企及的境界,为创造神经症的根本治疗方法打下了一定的基础。从另一角度说,博开拓了科学和宗教互为贯通的研究新途径。博上的思想是“科学也好,宗教也好,都是为了人类更好地生存,提供达到安身立命的方法。它们之间并不相互排斥。”

他对精神医学和宗教思想的深刻研究和理解,以及在自身青年时代痛苦、迷惑的体验中得出的人生哲学,并为本书所收集的座谈内容,增添了丰富多彩的情趣,其思想内涵具有渗透人心的力量。

最后,向为本书的面世付出巨大努力的白杨社社长中村洁和编辑主任小林洸,表示衷心的感谢。

水谷启二

《自觉和领悟之路》目录页


前言

一个强迫观念症患者的告白

▲第一篇      对神经症的正确理解和治疗方法
△第一章        这样来治疗社交恐怖
一、社交恐怖治愈的病例
二、神经症症状是主观意识的产物
三、赤裸裸地暴露自己
四、不要被暂时的现象所束缚
五、不是练习,是实践
六、怎样才能与人有共感
七、坚强来自软弱到极点时
八、为了达到正确的肯定
九、与上级交往时的态度
△第二章      摆脱束缚的方法
一、何谓被束缚
二、被束缚的实例
三、不要被方法论所束缚
四、君子重义,小人逐利
五、心理活动要顺其自然
六、神经症患者的“生的欲望”
七、为了家庭的美满
八、迷惑中的是与非,亦即是非相加等于非
△第三章       失眠症轻易能治愈
一、睡懒觉者的早起体验
二、不会因失眠而死亡
三、劣等生一跃成为优等生
四、中庸才是正确之道
△第四章      读书恐怖书写痉挛、口吃恐怖
一、读书恐怖的原因是欲望过大
二、书写痉挛也由心理因素所致
三、这样治疗口吃恐怖
四、不需作烦琐的解释
△第五章   如梦一般的神经症
一、盗窃恐怖与不洁恐怖
二、对灰尘耿耿于怀的强迫观念
三、头脑里诵念词句的强迫观念
四、微笑恐怖和狂犬病恐怖
五、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

▲第二篇        对于自觉和领悟
△第一章   正确的修养和正确的信仰
一、首先要知道自己的本心
二、不靠直感来感受就会出错
三、精神修养家易犯的错误
四、离开了恶智之地
五、达到自由自在的境地
六、超越幸与不幸、善和恶
七、错误的目的论观念
八、平常心不是造出来的
九、与现在同化
十、某个次子的诉说
十一、迷信和正信
十二、人生是在不断地变化的
△第二章         调和与适应的生活
一、欲望和恐怖的调和
二、适应环境的生活
三 、遵从自然的轻松做法
四、神经症患者和职业
五、用人的注意点
六、顺从
七、发挥事物的价值
八、调和与不调和
九、大疑才有大悟
十、真正的人情味
十一、为了家庭温馨
十二、关于戒酒
△第三章       恰当地处理感情的办法
一、别反复啰唆
二、致力达到目的
三、当想不开的时候
四、要知道忧郁也是自然的现象
△第四章        仓田百三的体验
一、从强迫观念走向绝对生活
二、强迫观念的形成和治疗方法
三、能够克服肉体的痛苦吗
四、宗教家和科学家不同的思考方法
五、为了安心立命

著编者略历
后记——关于森田学说
译后记

当今,森田疗法能在中国得到广泛推广,有如下几个原因。

1.森田疗法理论与中目的老庄思想为代表的东方文化存在着许多共同点,容易产生认同感。

2.基础理论与实践方法简洁明快,易于理解。因此,医师和患者都容易接受,治疗效果也明显。

3.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个人的自南度提高了,竞争也变得更激烈。在人们容易产生心理冲突的社会大潮中,神经症患者就有增加的趋势。

与森田疗法相关的中译本书籍,除了森田正马所著的《神经症的本质与治疗》外,共有10种均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为森田疗法在中国的普及和
临床应用作出很大贡献。

本书现由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甚为荣幸。

冈本常男
2001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