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3年09月

白隐禅师的神经衰弱

白隐禅师(白隐,1685〜1768,日本江户年代中期临济宗之僧。讳慧鹤、别号鹄林、勅湓神机独妙禅师、正宗国师。他承嗣正受老人之法,享保二年曾在故乡的松隐寺住持。翌年入妙心寺。后因厌弃名利,游历诸国,布施佛教,兼授健身长生之道。遂使临济禅之正宗得以极大的复兴。成为日本当时佛教流派中最大、独立性最强的宗派。以后,该流派主要分化为天龙寺派、相国寺派等15个派别。其中,兴圣寺有9个寺院、国泰寺有35个、佛通寺有51个、而妙心寺则有3434个,占临济宗的过半数。故该僧被称为临济禅宗复兴之祖。先后著有《槐安国语》7卷、《夜船闲话》、《远罗天釜》等。——译者注)也曾患过神经衰弱。据文献记载:“心火逆上,肺金焦枯,双脚如浸冰雪中,两耳如闻山涧溪流声。肝胆常怯懦、举措多恐怖,心神困倦不宁,寝寐则梦游异境。两腋常生汗渍,两眼常带泪痕。于是乎遍求名医。虽广履明者、尽服百药,却寸效皆无。”

当时的情况既已如此,似属不治之症。最后,终经求访幽居白河山里的白幽先生授以内观法,始得治愈其神经质。

这位白幽先生曾对白隐禅师说:“我当初在20岁时,身体也曾多病。较先生疾患可谓十倍以上,乃至众医者均感无能为力。虽穷索百端,仍无可救之术。”可见白幽所患也是神经质。

有趣的是这儿的“身体多病”及“可谓十倍以上”。所谓多病的“多”,实际上仍只是神经质这一种病,“多”即是“一”。而所谓“十倍”,是说他的病在人世间最重,绝非用2倍或5倍等算式来加以表述。因为神经质者的痛苦是主观上的绝对性感受,所以,众多患者均异口同声地一律觉得自己最痛苦。正因如此,神经质患者中,无论是说头沉的、还是胃不好的、或者杞人忧天、自寻苦恼的、或者郁郁寡欢、局促不安的,百分之百都认为任何人也没有象自己这么痛苦、这么百无聊赖。他人的病都无所谓,唯独自己的病才最痛苦。例如头不好受的人对于另外那胃不好的人却总认为他没什么问题。

疾病感受的固着

患流感后,即有许多人出现神经衰弱症状。产褥后因调养不适发生的俗称“产后妇女病”的人,往往成为痼疾或慢性病伴随终生。这些人,即使身体充分恢复健康,也都会因遗留下顽固的疾病感而造成神经质。对这种情况,无论怎样服用药物,也只不过是暂时性的精神安慰而已。甚或由此带来增强疾病固着感等类不良后果的危害更大更显著。

从经常患有单纯性头痛,或时常出现浑身发冷的感觉等一般情况,到经医生诊断,怀疑某处是否潜伏着某种错综复杂的病根儿,并因此时常出现各种复杂严重的症状等等,这些都是由于在神经质上固着的程度不同,才出现了轻重的差异。

某患者,化脓性鼻窦炎手术后,口腔上腭处出现了一种很难加以解释的异常感觉,数年来备受其苦。连学习之类也无法进行。最后终于来我处接受治疗。还有一位24岁的男患者,接受某医生的所谓返老还童手术后,睾丸经常出现一种异常感觉,或阵阵发冷、或抽筋似地阵疼,还带来了阳萎等后果。这些症例,如果属于一般情况下的普通人,即使暂时出现某些异常感,为时不久,也就应该忘记。但若是神经质患者,则将要长期持续这些症状。24岁的男青年为什么竟然还要接受返老还童手术呢?就因为他是受了通过手术可以治愈神经衰弱这种广告的迷惑、受骗上了当。这样做的结果,反倒在原有神经质的基础上增添了令人讨厌的新的病觉。事实不过如此,看来并没有什么其他难以想象的原由。

我在大学时代的体验

我在大学一年级时,整整一年受着神经衰弱的苦恼.还并发了脚气。这一年几乎没有干成什么事情。心情不好,恰巧在临近考试的时候,家中却又很久没有给我寄钱来。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冲着老爷子满腹牢骚的发泄怨气,心想非死给他看不行。但在自暴自弃、心灰意冷的心情下,坚持了迎考学习。的确是一场十分严肃的生与死的搏斗。没料想,这样以来的结果,却使脚气和神经衰弱彻底好转,考试成绩也很不错。这真是全然意想不到的事情。

我过去患的各种疾病,都是些假想性质的症状。针对这些症状,给我看病的医生们所作的诊断,当然也都是错误的。因为医生听了我主诉的症状后,往往被这种表面现象所蒙蔽。其他许多事实也是如此。如果患者对医生十分夸张地将自己各种神经衰弱症状进行主诉,该医生则必然诊断说这是较重的神经衰弱;如果从轻诉说,医生则说这是较轻的神经衰弱。如果医生只是按照患者的主诉作判断,这就说明他对神经质的实质缺乏切实的理解,全凭听信患者的主诉,自己心中并没有什么一定的诊断标准。

神经质是怎样发生的

关于神经质发生的原因,多数情况是由于在伤寒、流感、产褥感染、化脓性鼻窦炎手术及其他各种躯体性疾病之后,才出现所谓神经衰弱症状。但也很难说这就是它的真实原因。或者说这只是一种诱因,是一种机遇性原因。一般认为,伤寒后有的身体较弱的可能变强。但是,有的人相反也会变弱,而出现神经衰弱现象。

这种所谓身体变弱的,实际上并不是弱,而是患了神经质。例如伤寒病患者,经过长时间病苦的磨练,在病愈后的恢复期,仍会带有神经质的气质。倘能及时注重养生,注意身体健康,就会忘记以前神经质的痛苦,身体逐步健康起来。也就是说,当你彻底进入痛苦之中,犹如俗说:“身入深山不见山”那样,就会忘记以前的痛苦。这是属于身体由弱变强的类型。与此相反,有的以前身体虽然健康,倘若伤寒后未能及时充分恢复,与原来相比,暂时还会处在身体衰弱即神经衰弱的状态。如果这时或因突击学习骑自行车,或因彻夜沉缅于阅读有趣的小说,总之,只要遇有急切而又激烈的疲劳,在这种时候出现恶心,或发生心悸加剧,或头痛眩晕等现象,这都是难免的。但这并不是病。而是自己勉为其难,勉强为之的结果。这只是一种暂时的现象。

倘若是在平常身体健康的时候,这种情况一两天就能恢复。如果是病后身体衰弱的时候,它的恢复就须要一个较长的阶段。但若仅仅如此,并未发生其他什么情况,也未曾介意的话,过后也就忘掉了。如果仍是神经质似地怀疑心脏是否出现了故障,大脑是否出现了毛病,似乎已完全驯服于恐惧心理的时候,这就是患了神经质。从此以后,无论是清晨或夜晚,都总是纠缠在当时的那种感受之中。如前所述那样,总在思考和评价自己发生的各种感觉。这就形成了所谓复杂的神经衰弱表现。

此后,即使病后身体的衰弱现象完全恢复了,完全健康起来,却仍然保留着病态的感受,除非突然发生大地震之类的灾难,在烈焰燃烧屮幸得逃命,连丝毫考虑个人疾病的余暇也没有这类偶然事故到来。否则,五年也好、十年也好,这种疾病恐怖一旦纠缠在身,无论到什么时候也摆脱不掉。这就成了所谓慢性的宿疾。我经历过的患者之中,最长的曾有历时22年的。这种症状的自然治愈,或是因为该患者神经质的执着程度较轻,或因某种心机突然变化的偶然机会由天而降。否则,是不能治愈的。总之,要靠时机到来,才能治愈。

神经质的症状并不是衰弱

有些患者的主诉是在某一方面“丧失” 了记忆,有的则是对某种事物“丧失” 了兴趣。然而,这并不是什么“丧 失”,而是发生了变化,是他注意的分配与指向变化了,精神 依托的落脚点变化了。如上所述,只是由于该患者原有的兴 趣或业余爱好已经不适应于现有病态的观察与追求,现在他 已将全身心的注意迷惘在新的焦点上。虽然患者的感觉十分 锐敏,但却只是对于与疾病相关的事情记忆清楚,用力关注。 正因如此,例如当他与一般人谈话时,总是神态昏慵、眼光 呆滞,语流不畅。但在医生面前自我倾诉症状时,却又一反 常态。即使连续说一个小时或两个小时,也是越说越起劲,说 起来没完没了。直到医生那边早已腻烦难堪,他还谈吐不止。 这怎么能说是神经衰弱呢?他所说的记忆力衰退,好忘事等, 事实情况是当他看着报纸时,他心里却不时顾虑着自己的病 情,所以,即便看的是第三版失恋自杀之类有趣的社会新闻, 也只是牵惹情意,引发自身的悲伤,眼睛尽管还在报纸上走 动,却心不在焉,视而不见。既留不下什么印象,更谈不到 什么记忆的问题。没有记忆的事情,当然也就无所谓忘记。这 即不是健忘,也不是什么懦弱得丧魂失魄。只不过是未曾形 成记忆罢了。这就是注意的集中、指向与固着的改变,也可 以说是注意分配的变化。象这样的患者,无论是对他感觉的 锐敏程度,或是对注意力、记忆力、作业能力等,如果进行 实验室心理测定的话,他与一般健康人相比,绝对没有什么 不同之处。

因心脏搏动而大吃一惊

有一位刚刚30岁,未曾上过学的农村妇女,偶然间忽然发觉自己的心前区不断跳动,怀疑自己胸腔里有个什么活物而十分吃惊,便来找大夫求医。这是因为她直到30岁还不知道自己胸腔中的心脏在终生跳动这一事实。人们可能对这位妇女的无知感到怜悯和同情。岂不知神经质患者们常讲的“迄今从未有过这种事”等说法,也和上述事例完全相同。

忧虑或吃惊时出现的心悸加剧的表现,这是人们生来俱有的寻常现象。神经质者由于某种偶然的机会,自开始对心脏麻痹发生恐惧以来,一旦有所触及,就感觉心悸加剧,睡觉时脉搏的跳动似乎震动了枕头,又似乎觉得全身到处都在搏动。越是经常测试自己的脉搏,越是感觉脉搏加速,这样一来,就越发促使脉搏变快。到了被这种恐怖的迷惑完全包围的时候,必然也已忘掉当初由于心情不安才感觉脉搏加速的体验。这时,只觉得头发沉,记忆力变坏,对任何事情也都丧失了兴趣,心惊眼跳,胸腔堵闷,口干舌燥,不想说话,遇到生人就满脸涨红等等。多种多样的病态,一古脑儿涌现出来,真是罄竹难书,而且认为全都是最近刚刚出现的。实际上,都是由于自己缺乏洞察能力和无知造成的结果。它和上述30岁的农村妇女只不过是五十步与百步的差异而已。

至于优虑和吃惊这类的事实,在我们和外界接触的日常生活过程中,是什么时候什么场合,由于什么条件、原因引起的,它的发生,在身体和精神方面又引起了些什么现象,对它们详细观察记录的话,真也是耗干笔墨,难能详尽。而且还存在着很多细微的多种多样的变化。这都是恐怖与忧虑引起的诸多现象。以上列举的都是其中的症状之一。患者则常常按照各自相应的情况、有的是普通神经衰弱状态的、则呈现心悸加剧等发作性症状,有的则成为赤面恐怖类强迫观念的症状。这些全看患者本人指向和固着的事态,而最后加以区分。

就医52人次的重度神经质患者

在拙著中列举的一位重症神经质患者,发病5年以来,曾先后接受过52名医生的各种治疗。从最初的通俗疗法直到精神疗法等。所有治疗方法应用殆尽。来我处时,枕着冰枕,上额敷了冰袋,还再用包头布包裹起来。已经20天根本不能抬头,躺在那里,也不能翻身。这种情况,是因为本人经医生在经历多种诊治造成这样的猝倒恐怖后带来的后果。这对于一般读者来讲是很难想象的。只看过书面介绍,对病情还未直接加以注意的人,可能纳闷“真能有这样的事吗?”而抱有即使相遇也不相信的怀疑态度。另外,现正自我苦恼着的患者,却总认为自己并没有这回事儿,更不记得自己是怎样逐步形成这种病的。虽然事实感到这般的苦恼,却总觉得这难道也应该算是病。尽管不是什么难以解决的问题,因为他就象在睡梦中被坏人追赶时的心情那样,病人本身实际上现正遭受着迷惘的痛苦和逼迫。

患者所说:“因为眩晕、理解力不好、健忘等,都是从未有过的情况,所以,不论情况如何,也只能把它看做是刚刚发生的疾病”等,这实际上也是患者本人感觉上的一种错误。实际上这些感觉或精神状态以前也曾有过,只因未曾引起本人的注意,便没有留下什么印象。

大难当前唯有舍车保帅

一旦出现上述情况,越发觉得当今面临的是生命攸关的重大事件。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命,只有舍车保帅,那里还管它什么职业呀、社会交往和个人前途等等呢!于是,历来一贯保持的兴趣和欲望丧失殆尽,看书也看不懂,看不下去,与人讲话也觉得心烦意乱,嘈杂难忍。想要消愁解闷,一活动、一散步,马上就又疲意不堪。这还得了!我命休矣!连一直喜爱的活动现在也索然乏味,只好提心吊胆,战战兢兢地摸着跳动的脉搏和加剧的心悸去医生面前倾诉症状,请求诊断。

缺乏经验,不太成熟的医生,听到如此主诉,感到和医学书中端端正正认真描述的神经衰弱症状十分符合,便立即把它诊断为神经衰弱。告知患者:“请注意身体,多多保重,但也不必担心。”于是,患者越是不想担心,却越是思念不已,越想放松自己,却越是对自己的精神不振感到悲观。这样下去,越忧虑,越发觉得病情加重,从而又更加忧虑起来。

另外,个别更甚者有的由于脉搏过速而被医生误诊为脚气并发症。虽被指定服镇静药,作各种注射,却也不可能奏效。对这种根源在于生理原因的普通感觉,却迷惘地把它当病看待,所以便铸成了精神上的后果。越是吃镇静药,生理性感觉和大脑的思维也越发迟钝,身体也果然疲软倦怠起来。治疗当然是毫无效果。还得强制自己放宽胸怀、切莫忧虑,因而使自己越发难堪忍耐。既然已经处在患者的境地,又怎能对它不忧虑呢!

关于疑病性学素质的学说

神经衰弱就象歇斯底里那样,它并没有什么非常明显而又十分危险的症状,只是神经方面的衰弱这样一般性症状。所以,历来的学者们都是只从生物方面追求它的原因。对它乃是精神方面的问题却从未引起注意。但是,照我来看,神经衰弱终归不能算是什么疾病。只不过当事者本人对于一般人在某种场合也难免出现的感受或心情,枉自执迷不悟,反复不断加以臆想,从而产生迷惑,把它们当成疾病,自己为自己制造恐怖,自我追寻苦恼。或者说把毫无问题的现象误认为疾病,把正常现象看做异常。这当然不是什么客观存在的事实,只是他个人在主观世界中制造而成的。

我对神经质的实质,提出了关于疑病性素质的学说和精神交互作用的主张,并解释认为神经质是由于过分看重疾苦、总是疑虑和担心患病这种基本精神状态引起的。从而将注意力经常集中在某种恃定的感觉上。注意越是深入,感觉越是敏锐,感受越是强烈,注意力便又更加集中于此,就这样恶性循环地逐渐将这种异常感觉增强起来、恶化下去。

例如,有的人看到新闻广告上说脑出血十分危险,血压高的人必须惊惕。或者熟人中有的患了中风。把这些见闻聚集起来后,就有可能成为他平日发生恐怖的原因。倘若某一时间因为学习太累,感到头脑有些涨疼,这时如果他不以为然,也还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在后来各种精神变化的转机中,一旦出现厄运的苗头,并触发到“中风猝倒”的意念,而受到恐怖与惊愕的包围时,这就是神经质表现的开始。越恐惧就越是害怕,早晨起床时,太阳照晒头顶时,突然被别人呼喊时,都会似乎感受到什么而晕晕哄哄。越是要观察、检查或测试自己大脑与心情的状况,越觉得大脑迟钝、思路糊涂,处处心不在焉,头顶上象似蒙了件什么东西,看东西时模模糊糊、摇摇晃晃。电车迎面走来时,觉得好象把自己朝着电车的方向吸过去。就这样,经常出现一些这样那样的感受,不断被一种莫明其妙的不快感纠缠着。

真正的神经衰弱症

这样说来,莫非所谓的神经衰弱这种病就根本不存在吗?不,有是有。只是没有以上我所否定过的,由历来那些学者们所主张的那种病。有的是神经方面真正衰弱这种意义的病。因为叫它神经衰弱这个病名,无论是医生,还是一般群众,都很容易陷入非常错误的偏见。所以,我特地用神经质这一命名将其涵义加以限定。对这一点,如果阅读一下拙著《神经质及神经衰弱的自觉疗法》,就会有所了解。

当今的医学观点,常常很单纯地被局限在生物因素方面。一说到头痛或疲劳等情况,就立即专心致志地去思考脑部是否充血或血液是否中毒之类的问题。对精神因素方面却不加考虑。对生活表现等动态状况更是置之不理。这显然就是那种只顾片面地探索生物因素的方面,而不注意全面了解其身心整体状况的机械思维模式。夏科(Team.Martin.Charcot,1825〜1892,法国神经病学者一译者注)关于歇斯底里的病理解释,就曾首先倡导了它是由于观念因素导致了疾病的学说。从这开始,医学界才找到了这种新的确切的着眼点。后来伴随着催眠术研究的进步,总算逐渐弄清了歇斯底里的病态心理。由于歇斯底里的症状如某部皮肤丧失感觉、手部产生运动麻痹等,都是因为所谓自我暗示,,由本人在某个时机形成的这样信念。例如通过催眠术被暗示的双手已经不能活动时,患者就会照此产生这样的错觉。在此,我虽然这样加以说明,但对当今专门提倡的潜意识学说,因它有陷入极端神秘的弊端而并不赞成。只是为了让大家对歇斯底里所具有的性格特征有所认识,所以我才作出以上的解释。对这一问题,因为拙著中已另有涉及,在此所作的说明,并未带有专题解释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