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年09月

尽人皆知的实例

在思想矛盾中,尽人皆知的最普通的例子就是人必然要死。无论你怎样害怕也不起作用,反正最后是必死无疑。恐怕越是担心忧虑,反倒缩短生命,促成早死。虽然担心害怕无济于事是人人皆知的一种常识,但实际上还是人人怕死。直到面临死亡的时候,仍然是难能不怕。犹如溺水的人,那怕遇到一根稻草也想抓住它。再如世界上并没有什么鬼怪幽灵,虽然不必怕它,也是人人皆知的一种常识,然而夜经荒凉场地时,便不知不觉地禁不住要发生战慄,这依然也是事实。

幼儿和白痴原来都不懂得害怕死亡或魔鬼。但是,对于某种疼痛或过分孤单和巨大的音响,却知道害怕。然而,这都是些非常单纯、仅仅限于此时此地的心理反应。而且只是反映事实原本的简单的本能。所以,它全然不同于思维这一概念。到了思想活动十分发达的青年时期,这些恐怖心情也相应地发展到了高峰。这时,对这类恐怖性痛苦,总是想将它取消,将它否定,或战胜它,或赶走它,以期达到抒散愁苦、安定精神的目的。然而,这都是不可能的。其中企图取消恐怖的思想和恐怖的事实之间,产生和存在着的精神冲突,就成为痛苦,成为苦闷。释加牟尼在期求解脱人生中“生老病死”这四大痛苦时出现的苦闷,也是如此。企图利用思维来解决这神痛苦和烦闷时,就会陷入这种思想矛盾之中,导致思绪如麻,无能为力的状态。这是因为思想扭曲了事实,出发点也错了。所谓恶智,就是在这种错误的基础上构成思想矛盾之后,再次构成多重矛盾的那种知识作用,就象要在墙壁上跑马那样,为了想把不可能变为可能,把白色说成黑色就要有相关的各种歪理。这也可以说知识越多越麻烦,越碍事。倘能一旦出现心机突转,不再拘泥于个人的情绪,舍弃自己原来的想法,就可以清晰明确地看到人生的事实。有了这样的出发点之后,既往所掌握的知识,也将完全变为良智。知识越多,就越能有效地发挥出他的积极作用。倘若从知识角度来讲,对同样一件事物,由于其认识的错误与否,既可能成为恶智,也可能成为良智。

思想和本来的事实有出入

所谓矛盾,是我对认为应该如此,必须如此,而实际上却和他想象的结果相反,出现矛盾时,暂且给予的命名。

谈起所谓思想,原本就是从事实产生的东西,它不外乎是对事实的记叙或说明,而正确的思想必然与事实一致。因为想按照个人的思想来创造或安排和改变客观事实,所以才常常发生矛盾。禅家的所谓『恶智』,般若新经所谓的『梦想颠倒』都可以说是这种原因引起的。例如,我们可以想象倘若加足劲头,赤手空拳也可以在空中试飞一番,我们只有在睡梦中才有可能。然而,那只是梦想,并不是事实。再如所谓凝念法,例如神经衰弱者,可以专心致志地沉思并默念自己身体非常健康,或可凝思默念自己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或者祈求观世音菩萨降福等等。这些不过是些只有在梦中才能实现的空想。这样想象是可以。然而,患者依然是患者。勉强的愿望,难以如愿以偿。事实也决不会按照某个人的主观愿望去变化,去运转。这只是凭着个人的想象盲祈求去应付虚伪的心理罢了。

象这的事情,那些受宗教邪说蒙蔽的人们,也许很难明白,但是真正有信仰的人们,却应该十分清楚。

与常人的毫厘之差

以上列举的各种恐怖,如果知道这是最初因某种契机而引起的精神拮抗作用,是在常态下,发生的普通心理现象,那就不会出现强迫观念。但如果认为它是异常的、病态的特殊心理,就会发展成强迫观念。也就是说,所谓常态与强迫观念症之间,仅仅是毫厘之差。只是这种错误思想,从此产生恶智作用的差异。

顺便还想说一点,有很多学者想把歇斯底里的偷窃行为或意志薄弱者离奇古怪的不良行为,用二重人格来加以说明。他们把本人没有欲望刺激能够判别善恶时的冷静状态叫第一人格,把因欲望促使产生品行障碍(违法犯罪)的叫第二人格。实际上这只是指缺乏精神拮抗作用时的冲动行为。而人格一词的使用,白白把事实弄得难以理解。因此,对这种病症的治疗便形成一种错误的见解。

相反精神作用的产生

所谓精神的拮抗作用,就是当我们有某种感受或欲望时,必然同时相应地发生与此相反的精神活动。这就能使我们的行动与日常生活相适应。例如当受到他人赞扬的时候,就会出现自我反省似的所谓内疚心理。受到人们指责时,也会不知不觉地产生反感。这些都可以看做是精神上的适应或保护作用。倘若我们想买东西或想唱歌时,如果没有与此对应的精神拮抗作用,没有利害得失的思考,没有期求和抑制这组相反观念的冲突,那么,便会立即形成一种直接行动,成为一种贪婪不止或嗜酒如命的人。而神经质者的行动却恰恰相反,由于拮抗作用过强,而经常处于一种抑制状态。

在强迫观念中有一种叫登高恐怖的恐高症,比如,当他站在悬崖绝壁的高处时,向下一看便出现一种似乎要从那高处跳下去的感觉。甚至到后来也存在那种害怕跳下去摔死而恐怖不堪的后怕,而不敢在陡峭的高坡或一切高处行走。应该说这本来是任何人都有的这种担心从高处掉落,发生危险的起保护作用的拮抗心理。但是,一般的人只不过是一闪而过的念头,随着精神活动的变化,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甚至几乎和自己根本没有发生过这种感觉相似。

如前所述,鼻尖恐怖的病例,看不见自己鼻子尖的人,只是感觉和没有鼻子差不多。这和完全不朝鼻子上注意便看不见是一样的。登高恐怖患者则执迷于一旦掉落如何是好的恐怖之中,并象鼻尖恐怖患者所执着的恐惧心理那样,很难说这是一种正常人的心理活动。而且当断定自己已出现病态,并越来越发展这种想法,最终就会形成一种走到高处马上就会出现跳下去的想法。这在意志薄弱者或歇期底里患者,如果有某种机会就不一定不发生这种情况。而强迫观念患者则无论任何场合也不会有这种情况。因为在精神冲突之中无论如何也始终没有达到付诸行动的决心。

另外,例如一个人突然担心精神状态失常,是否会踩死自己的婴儿;或者担心如果用气枪打中自己的妹妹可不得了;或者担心冒犯了什么高贵人物或神佛的等等恐怖之中。这些都是由担心出现上述问题而不得了的这种拮抗心理引起的。一般人有时候也会听任思绪飞翔,遐想联翩,但是强迫观念者却因为存在着这些恐怖,通过我所说的精神交互作用,便越发执着于此种恐怖中的状态。

再如,总担心自己是否偸了别人的东西,或担心自己是否因违背道义而受到他人排斥等,这些都是由为了保存自己这样的精神拮抗作用引起的。一般被称做有良心的人,当他把这个社会看做是善良时,精神上就得到满足,并害怕做恶的事物。这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拮抗作用。世上的人们有的常常由于这种精神冲突而陷入错误的善恶观念,这都是由于思想矛盾引起的。

拮抗肌的紧张与麻痹

这组拮抗肌在双方都过分强度紧张时,手臂就会发生震颤或痉挛现象。这是因为一方的肌肉突然出现强度挛缩时,其相反方向的肌肉也要以同样的强度收缩,而且相互之间交替反复。就象摔跤双方彼此相互推揉那样,当着在大人物面前敬茶时,手常常发生颤抖,是因为这时候的行动与自然状态的行动相反,由切莫疏忽大意这种反对心理的拮抗作用引起的。当着人们遇到特大的紧急事件又害怕又担心的时候,就会出出进进,坐立不安。就象人们惊慌失措、丧失理智时的情况,只是一味毫无目的地朝着相反的方向活动。神经质或者是强迫观念的精神冲突,和前述伸直手臂带来疲劳或在重要人物面前端茶肘忸怩腼腆、手臂震颤是同样的道理,是精神的拮抗作用出现了不必要的亢进的缘故。另如前述象机器人似地只用单侧肌肉活动的工作,犹如人的冲动行为,精神病患者或意志薄弱者及小儿和白痴都常有这种现象。这是由单纯的感知或欲望直接引起的行动。它是在缺乏对立观念和抑制心理,即缺乏拮抗作用的情况下发生的。它和神经质的精神冲突是一种完全相反的状态。

再如拮抗肌双方出现麻痹的时候,手臂便会聋拉下来,一受到外力的推动,便总是按照初始的动作摇摇摆摆地动几下。就象精神病或白痴的迟钝状态那样无神经状态。再如只有单侧肌肉发生麻痹的时候,手臂便只能朝向健侧弯曲,或伸直后立即强直。这就象有的人固着于某种感情,形成一种丝毫不能协调的僵直情感,或因执迷于某种思维后,出现失去常态的妄想,这都是由于精神上的僵化和丝毫没有发挥桔抗作用的缘故。强迫观念有的时候看起来也几乎象是妄想,但它在本质上与上述情况不同,它决不是拮抗作用的麻痹,只是精神冲突达到极点有些精神僵直而已。

精神的拮抗作用

下面需要稍加深入地解说一下我们人类的精神作用。虽说或许稍微有些难度,但愿能够耐心地坚持读下去,这是因为只要能理解领会强迫观念的原理就能不再发生强迫观念。这从我利用书信能治愈该症患者的经验也可得到了解。

首先,须要说明一下关于精神拮抗作用。宇宙间的一切现象全都是由相对关系、调节作用和保持均衡等法则构成的。精神现象也决不会离开这一法则,而且,它还是一种不断变化,霎那之间也决不会停止固定的现象。倘若地球一旦终止它的运动,它将会立即被吸进太阳之中去,倘若没有原子运动,各种物体的形状也要崩溃瓦解,这就是物体运动过程中所保持的引力与斥力的均衡现象。精神现象也是在不断变化之中才能取得均衡的。倘若想抓住精神现象打算将它固定在幸福或安乐的同一状态之下,那就象想把云彩踩碎,想和雾气摔跤差不多。

例如,对于肌肉,即将上臂屈肌和伸肌相互对抗的那一部分命名为拮抗肌。我之所以命名精神的拮抗作用也是模拟的这种情况。当我们屈肘,就象机器人那样只能会呆板地运动。只有当着这组拮抗肌彼此相互调节,协同地发挥作用的时候,才能使肌肉运动的形式、速度、强度和连续性等自由自在地进行。倘若将手臂按照一定方向或位置,例如向正前方伸直固定起来,那就容易疲劳,很难持续下去。这是因为拮抗肌双方持续不断地保持紧张状态,不能得到休息的缘故。平时用双臂进行一般工作或活动的时候,由于对应两方的肌肉交换进行活动和休息,因此,反倒不感觉疲劳。精神活动也是如此,倘能听其自然地活动便没有问题。倘若丧失自然,单纯固着于某一侧面的事物时,就会失去原有的那种自由自在。神经质之所以枉自保重身体、注重休养,却反倒越来越糟,就因为是与此同样的理由。

强迫观念是神经质的一种

那么,强迫观念和普通神经质的差异是什么呢?普通神经质对因为自己恐怖所引起这一点尚未加以注意,单纯对自身的痛苦或病态的异常忧心忡忡,执着不已。但是,强迫观念,虽然分别知道自己在害怕,也认为这种恐怖是自己糊涂,想对这种恐怖不再恐怖,却仍吓得心慌意乱,从而形成了精神冲突。这也可以说其差异就是单纯恐怖与复杂恐怖之差异。这种差异是与其恐怖对象的性质不同有关,其中至少直接与生命相关联,而强迫观念却主要是关系“自身的幸福与安乐。

所以,例如,强迫观念的肺病恐怖患者,如果是已经患了肺病,因为它最先最直接地面对着这种病的痛苦,所以,已经没有什么强迫观念了。大体上其他的强迫观念,例如患伤寒或胸膜炎等等,稍加严重、能威胁到生命安全的疾病时,因为这时患者的精神专注在这个方面,所以,在这期间过去的强迫观念也会暂时缓解。但当该病好转时,在身体衰弱或抵抗力脆弱等条件下,强迫观念就会再次重新抬头。看到这样的事实,也就会明白其中的理由,强迫观念的患者认为自己虽曾一度被置于必死的境地,却也有时偶然被治愈。普通神经质也同样如此。但特别是强迫观念,因为它是由思想冲突引起的。例如,当我将赤面恐怖症的治愈事例发表在医学杂志之后,为此却又引出来许多同症的患者。他们说过去只认为自己是个气量很小的腼腆人,看过这篇报道后,才知道自己也是个某种疾病的强迫观念症患者。这就是说,他这种情况是在懂得了赤面恐怖后才引起强迫观念的。在不懂得它之前就不是什么强迫观念。而且,一旦自己开始怀疑自己有病之后,越是想将它治好,却越发使强迫观念症更加恶化下去。

由此可知,我们医疗工作者对于在为患者治病的同时,另一方面,却又造成了许多患者的问题,必须给予极大的注意。这是因为把一知半解的知识传给人们后,使它起到了恶智作用的缘故。

形成强迫观念的原因

正如前面我列举的神经质分类那样,乍看起来,虽然会认为强迫观念和普通脑神经衰弱病或妇女病的性质完全不同。然而这却是些非常肤浅的看法。实际上它是由同样的病态心理引起的。这一点,还未能引起历来的医学工作者们的注意,而且也还没打算认真听取我的学说。按照我的观点,此种疾病,即神经质的形成,其基本原因全在于疑病素质,其症状的发展与恶化,则是由于精神的交互作用。这些,以前已有说明。无论强迫观念或普遍神经衰弱症,都可通过同样的治疗方法,在40天以内,住院治疗可以全部治愈。而且,已由大量事实得到了证实。象这样的治疗成果,过去的医学工作者都是做不到的。

说到“疑病素质”一词(Hypochondriae)的词源,“Hypo”是“在……之下”的意思;“Chondriae”是“软骨”的意思。此处所谓的软骨,是指胸骨尖端处。它的整个意思就是指在胸骨尖端以下的心口窝部分发病。当我们忧虑苦恼时,在心口窝处就会感到堵塞,心如刀搅般的苦恼。这种苦恼,被推断为疑病,以后逐步变化为疑病症。因此,如果说到所谓疾病的痛苦到底是怎么回事,首先,疾病将会威胁我们的生命。另外,即使不致于影响或威胁到生命,也会成为影响提高生活幸福的障碍。也可以说,正因为认识到它对生命和生活的威胁,才担心生病的问题。否则,就没有什么恐惧疾病的理由了。正是如此,还缺乏思维能力的婴儿,就不会患疑病症。他们只是当着患有某种实际的疾病时,才会只感受到那种病症本身的痛苦。他们非常单纯,绝不会发生杞人忧天,预期恐怖或强迫观念等症状。随着儿童知识的增长,才会象后面说明的那样,通过思想矛盾或恶智的作用,才会产生强迫观念。

神经质就是这样由各种精神性预期恐怖引起的。当害怕身体某部的痛苦和效能衰减时,便形成头痛或普通神经衰弱。虽然不是过分的痛苦,但却成为一种担心染上某种疾病的疑病倾向。害怕突发性暴亡、猝倒或苦恼时,则表现为发作性神经症的形式。进一步形成的强迫观念,虽然还不能直接关系到生命的安全,却如以上所列举的定义那样,因为是自己的感受或思想干扰着自我精神上的安宁。便会由于担心发展成对生活的障碍而导致发病。

所以,神经质可以说是从头痛,胃扩张等单纯的病症,乃至十分复杂的强迫观念等,都是由这种恐怖心理引起的。特别是我所说的发作性神经症,乃是一种恐怖性躯体的精神现象。

首先要制止一切错误疗法

不仅是强迫观念症,无论对什么病患,正如反复说过的那样,要想治疗,不首先弄清该病的实质或性质及其经过与成因,是不行的。

强迫观念症,被历来的学者们看作是一种精神异常的神经症或精神病,或者被一般性地列入神经症即神经病之中。由于对其病态心理未曾进行深刻的研究,所以只能这样十分暧昧地对待它。正因如此,历来对这种病的治疗,一般也都停留在按照物质疗法的习惯,釆取了只顾眼前的姑息疗法。即患者受强迫观念刺激而感到痛苦时,因别无他法,就只好给患者服用镇静剂。象这样下去,即使服用几个月或几年,强迫观念也不会消失。镇静剂只会引起身体的倦怠,使大脑迟钝,精神模糊。所以,随着日月的延续,患者会变得懦弱起来,丧失了身心的抵抗力。所谓姑息疗法,就象小孩子弄破风门上糊的纸以后,破了再糊,糊了又被弄破那样,如果听任儿童恣意地为所欲为,修补起来也就没完没了。风门上也就糊满了又厚又脏的乱纸。或者,当着强迫观念引起比较强烈的苦闷时,便采取所谓鸦片疗法。有的由于鸦片用量逐步增加,达到相当高的程度后,反倒给身体造成各种障碍,结果几乎是有百害而无一利。还有的认为是身体的新陈代谢功能失调,便使用了林格氏注射液,或试用其它各种注射液。也还有些医生设想通过电疗的方法,或者为了镇静,或者为了刺激,或者为了提高营养,或者为了增强身体的抵抗能力等等。只凭想象,频繁使用电疗。另外还有一些并非医生的人,标榜所谓气功或催眠术,诱惑那些可怜的患者。以上这些都不正确。医患双方缺乏常识到了这般的程度,又怎能会治好强迫观念。我还算得上是一个专职进行研究的医生,如果对我的著作或论文,也不肯稍垂青睐,那真是遗憾之极。

渎神恐怖的病例

赤面恐怖,不洁恐怖,和粹倒恐怖等,是最常见的恐怖症。在拙著《神经质疗法》中已列举很多。现拟列举渎神恐怖一例,作为这一专题的结束。这是一种因担心冒犯或亵渎了神圣、而恐怕自己遭受什么灾难或罪过的恐怖症。其心理状态犹如对梨偏偏不叫梨,而叫做“有实”(因梨的日语读音与“没有”谐音而犯忌故用“有实”当做梨的代称,这是一称忌讳的说法——译者注)。或说“丙午女”(我国古代拿天干的“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十个字和地支的“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戍、亥”十二个字,依序相配,共可组成甲子、乙丑、丙寅等60组,用它们周而复始地循环,来表示年、月、日、时的次序。开始用于纪日,后多用于纪年,现在的农历仍用干支纪年。而“丙午”为其中的第43组,因丙指火,故称丙午年多灾。又称丙午年生的属马的女人,鬼神作祟,背运倒霉,祸不单行,命主克夫等——译者注)命中注定终生倒霉。申日(地支第9位,俗指猴)爬树要摔下来等等。与讲迷信的人的心理是相同的。某小学教师,5年来受到这种强迫观念的苦恼。他有一次忽然发现某显要人物的照片,被人们胡乱糟蹋,象似踏得很脏。从那以后,便对此事悬念不已。虽然想了很多办法,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摆脱,以致后来又觉得象是自己踏过似的。虽然买来了新鞋,却不肯穿在脚上。走路时,这种想法也老是纠缠自己。好象一切行动都失去自由似的,自己经常受到罪恶感的责难。好像自己活在这个人间世界,对社会欠了债,对不起什么人。被这种自我遣责的想法所苦恼,到了几乎不能支撑的程度。再如某患者,由这种恐怖的想法发展成一旦看见佛像受到破坏,自己心里反倒会高兴起来;或者害怕自己一旦突然精神错乱,会不会杀死父母等;或者还有担心倘若自己这不干净的手去抚摸或脚踩了报纸杂志上某要人的照片,或某高贵者的姓名或国名等,因为破坏了上述大人物或国家尊贵崇高的名誉,而有可能惹出什么灾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