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度归档:2014 年6月

二、不靠直感来感受就会出错

香取:
我只是读了先生的著作,在人院前就治好了失眠、心悸发作。人院主要为了作精神修养。住院期间,为了一字不漏地记住先生的教诲,在笔记本上左一个、右一个全部记录了下来。在这之中,有一句“恶到极点”这种话可是生下来第一次听到的。

我在失眠时,总是琢磨怎样才能睡得着,越想就越睡不着。后来想通了,睡不着就不睡,那样一来却不知不觉地睡着了。心悸也是这样,如果想不让发作的话,反而屡屡要发作。相反,想使它发作,它倒不发了。同样,想做个善人吧,反而离善人愈来愈远了。反之,在想做个恶人时,才开始想成为善人了。这种意思不知怎样理解?

森田博士:
这种话,如用直感去听的话可成为治疗强迫观念的动机;但[……]

继续阅读

一、首先要知道自己的本心

后藤:
平时我一直想修养的原因之一是当自己不愉快的时候,总是不能以很好的心情去对待他人,因此使得他人也抱有不愉快的感觉。虽然我认为这是自己不对,但通过修养来治好它时要注意哪些方面才好呢?

森田博士:
要想不给别人以不愉快的感觉,确实是一件很要紧的事。从道德上来讲,也就是一定要经常抱着宽容来待人。

但是在这里不得不考虑的是,为什么不能给别人有不愉快的感觉,自己又是抱有怎样的目的才不给人以不快感呢?由此而来的,也就是说知道自己的本心是自觉的,就该从自觉出发来磨炼自己,这是少想错、少搞错的最好方法。

如果只是仅仅为了不给对方有不快感的话,比如说给孩子很多糖果,虽然孩子会很高兴,[……]

继续阅读

五、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

藤原(女):
5年前承蒙先生关心,住过院。症状是感到自己好像不是自己而痛苦万分。当时曾好转,可能我的治疗方法有问题,尚未彻底治愈。

森田博士:
这样的苦恼,若发生在他人身上会认为无聊得很,似乎是毫无紧要的事,而自身患上则会感到痛苦不堪。但是,认为自己的身体可能不属于自身这种想法实际上是不必要的,如果脑子要怎么想就让其去想,想得再荒唐也不过如此。有了这样一种观念,你就能治愈。比如进浴室洗澡,有否把他人的身体搞错当成自己的来洗呢?因此实际上完全不必担心的。

深入思考一下,谁都有困惑的体验,如搞不清自己现在到底在梦境中,还是在现实里;判断是梦,还是醒着,总好像认为现在醒着,实际在梦中[……]

继续阅读

四、微笑恐怖和狂犬病恐怖

堀部:
我因“狂犬病”而住院,在这之前则有社交恐怖。在与人见面时想笑脸相近,但又觉得老是笑嘻嘻地有失体统,内心矛盾,苦恼万分。患微笑恐怖的当时,连乘电车时也戴着口罩。

去年10月,不幸在日光(地名——译者注)被狗咬了。据旅馆的人说,那不会是疯狗,总算放心了一点,后来却又不安起来。去询问兽医,被告知绝对不会是狂犬病才打消了顾虑。过了2个月,又发生了对早发性痴呆和麻痹痴呆的恐怖,再加上麻风病恐怖,痛苦得实在受不了。只得去镰仓的圆觉寺坐了5天禅,情绪稍微好了一些。

有次去理发店洗头,理发师的手碰到我的嘴唇,心里感到很不舒畅。回到家,担心那家理发店可能有狂犬病病毒,会否从手上传染给我,特[……]

继续阅读

三、头脑里诵念词句的强迫症

加藤:
我已被强迫观念苦恼了15年,强迫观念的内容逐渐地有变化。最近为“人类和猿猴的区别在哪里”这个问题而绞尽脑汁,问题得不到解决,苦恼万分。现在不要说看到猿猴,连听到猿猴这个单词都感到恐惧。

这个苦恼,通过阅读向上的书治好了。这次不得巳住院是由于又一个强迫观念难以摆脱。现在的症状是,当内心中什么问题发生疑问时,为了解决它,头脑中会浮现出一些有关的字句,这些字句有时很长,那就要花上10分钟、20分钟,反反复复默念,直到字句满足为止,真是够哈。去京都时,火车上、旅途中,头脑中尽呈现这些句子,连去哪里,怎么走都心不在焉,不甚明白。

森田博士:
这里住院的中村君,也患与此相同的强迫观[……]

继续阅读

二、对灰尘耿耿于怀的强迫观念

友田:
我对灰尘介意得不得了,13年来被这种奇怪的强迫观念所苦恼。事情的起因在二十二三岁,刚戴上近视眼镜总觉得不舒服,从早到晚一直摆弄,后来发展到对眼镜以外的事情也特别在意起来。去理发店修面也非常害怕,走在路上担心灰尘会否吸进肺里;看见细小的尖东西,又毫无理由地担心会否钻到自己身体里面去,为此而惶惶不安。我告诫自己,这样下去太荒唐了吧,试图摆脱这种思想的纠缠。但越是努力不要去在意,而担心、恐怖之心却越发厉害,整天被心灵的苦恼所折磨。

那时的我,一旦在意细小的东西,就要推测这小东西到自己身体各部位的距离,待确定保持多少距离是安全、没问题后,方心安理得。看到榻榻米上露出的尖刺,也要确定不会[……]

继续阅读

四、不需作繁锁的解释

佐藤:
大约4年前,我患上了读书恐怖。起初学习成绩还在前二三名,但后来急剧下降,终于落到了不及格的地步。回想以前成绩好时的情形,感到十分悲哀,痛苦得坐立不安,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正当进退维谷之际,忽然幡然醒悟,决心不纠缠于弄清楚道理,重要的是投身于实际生活中,发挥勇猛奋进精神,奋不顾身地努力学习,结果成绩回升,成了第一名。

在我们的人生中,苦恼不安是接连不断的,除了甘心忍受外别无他法。我的读书恐怖虽已治好,但并非可以说能轻松地看书了,不过是能忍耐着苦恼,尽一个学生的本分努力学习。我体会到像仓田说的那样“强迫观念是不去治却治好了”。不去治疗,任其痛苦,总之去做应该做的事情。主观上想要顺其[……]

继续阅读

一、盗窃恐怖与不洁恐怖

吉田:
我的症状古怪得与众不同,也许大家难以想像。虽有多种症状缠身,但最后苦恼的却是盗窃恐怖。大街上看到烟蒂头,也会怕人怀疑着我想偷为己有。在学校里发现烟蒂头,虽能弃而不顾回家,也会于心不安,只好一直在学校蹓达到天黑。

说起盗窃恐怖的起因,当时在三越食堂吃生鱼片,吃完后把50元菜金放在饭盒里带了回来。我完全知道放在饭盒里的钱是自己的,然而担心被人讥笑吃饭不付钱。每天数着钱包里的钱,自己安慰自己“不要紧的,不要紧的”,才能定下心来。从那事以后,担心偷盗的恐怖心理发展到了对于各种各样的东西。在学校附近,看到人家晾着的衣服,担心会否去偷。回到家里还在怀疑自己有否偷走而惴惴不安,只好乘电车赶去[……]

继续阅读

三、这样治疗口吃恐怖

近藤(学生):
我是东京大学社会学系的学生,因口吃恐怖于前年春天住了40天左右的医院。起初,先生关照我们,要求住院的患者很多,治疗效果不好的,要转到分院去。我顾虑被转到分院去就难堪了,于是努力地完成任务。虽住院仅一星期,效果却很显著,受到先生的表扬。我属于喜形于色这种类型的人,不禁沾沾自喜起来,第二周效果就渐渐下降了。这时正值学校开学,未等完全治愈就决定出院了。出院前的晚上,形外会举行例会,我因不满先生对我的日记的批评,想提出我的理由。当我站起来一辩解,想不到竟说得意外流利。当初来医院就诊时,只能说清“是”与“不是”,全靠我父亲代为说明。通过那次形外会,可以说得到了心机一转的机会,像今天这样[……]

继续阅读